| 首页 | 中心介绍 | 社会现象 | 文章·争鸣 | 读书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学者家园 | 中心网刊 | Blog | WIKI | 网上调查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文章·争鸣 >> 经典文献
费孝通与江村(一)
邱泽奇  2005年4月30日 12:41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

费孝通与江村

 

邱泽奇

 

 

写在前面的话:2005423日我从四川调研回京,次日傍晚得知恩师费孝通先生病危的消息,随即赶往医院。先生入院一年有余,治疗中的几个重要时刻我都去医院看过,无论用什么方式,每次先生都能与先生有一些交流。但这次,当我急急赶到先生病床前时,无论用什么方式也无法与先生交流了。不祥的预感促使我留在在先生的身边,242238分,我从仪器上眼见先生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在随后的时间里,我作为无数对先生景仰的各界人士中的一份子,协助先生的家人、亲友和相关机构,料理先生的后事,直到今天下午把先生的骨灰供奉在八宝山革命公墓。

在前后六周的时间内,我先后送走了两位老人,一位是我的母亲,终年84岁;一位是我的恩师,终年95岁。按照中国人对生命的理解,两位都是高寿,两位的仙逝对于活着的人而言,都是白喜事。但在我而言,一位给了我生命和她终身的寄托和爱护;一位给了我享用不尽的精神财富;两位的离去,使我没有时间思考就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

为了悼念两位逝去的老人,我先把这本已经由北京大学出版社于200411月出版的《费孝通与江村》的文字稿贴的网上,表达我对先生的悼念。

关于《费孝通与江村》的写作由来,本书的“后记”已经有交代。关于本书的意图,我想用这样一段话来表述:一个学者把自己一生的追求献给了一个学科,一个学者把自己一生对这个学科的追求献给了一个普通的村庄,一个学者试图从这个村庄出发来谋求国家和人民的富强,他做到了。这个学者就是费孝通,这个学科就是社会学,这个村庄就是江苏吴江的开弦弓,这个国家就是中国。费孝通与江村之间的关系,昭示了社会学的中国理念,也昭示了学术与社会之间的血肉关系。

2005429日于皂君庙

 

 

1.“江村”的由来

 

1.1 太湖

 

在江苏省与浙江省毗邻的地区,有一个中国的第三大淡水湖泊,湖面海拔3.33米,水深最深达48米,面积2338平方公里,这就是古时所说的震泽、具区,又称笠泽、五湖。

湖中有48个大小岛屿,连同沿湖的山峰和半岛,形成了太湖的“七十二峰”。以洞庭东山、西山、马迹山、三山、鼋头诸为最著,山外有山,湖中有湖,山峦连绵,层次重叠。沿湖则有无锡山水、苏州园林、古吴名迹、宜兴洞天。难怪人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1.2太湖的传说

 

太湖的由来,至少有两个传说。

 

一个据说是范蠡讲给西施听的。

在盘古开天辟地以前,一年,王母娘娘要做寿。玉皇命四大金刚送去丰厚的礼物。王母看了,非常高兴,笑得脸上皱纹都少了好多。

原来玉皇送给王母的是一个大银盒,里面有七十二颗特大的翡翠,加上千姿百态、颜色各异、用玉石雕刻的飞禽走兽。这盆近看像一个聚宝盆;远望又像一个精美的大盆景。王母爱不释手。

为王母祝寿,照例设蟠桃会。发请柬的人因为喝了点酒,忘记了一个每年必请的重要角色,那就是荣任“弼马温”之职的孙悟空。

悟空一打听,该发请柬的都发了,唯独没有自己的,大为光火。心想:王母娘太过势利,看我官小,竟不请我参加蟠桃会。真是岂有此理!他扛起金箍棒,一个筋斗云翻上天宫,见东西就砸,把天宫砸了个天翻地覆。

他见到玉皇送来的大银盆,火气更盛,抡起金箍棒就砸了过去,银盆从天宫落下,跌到吴越之地,砸出了老大的一个坑。

银盆碎了,化作白花花的洪水,不多不少淹了三万六千顷的面积,汪洋一片的一个大湖。

这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天”字上面的一横,落在下面变成一点,就成了“太”字,所以此湖叫“太湖”。七十二颗翡翠,变成了七十二座山峰,散布在太湖之中;玉石雕刻的鱼虾,变成了太湖里的银鱼和白虾;飞禽走兽化作了太湖的飞禽走兽。

 

另一个传说没有出处,但也同样流传甚广。

也是在很久以前,东海边上有个山阳城。山阳城的人们勤劳节俭,日久,库满物足,繁华非常。

不知从哪年哪月开始,山阳城的人们开始好吃懒做起来,商官勾结,巧取豪夺;百姓以邻为壑;处处歌楼酒店,人们吃喝嫖赌,乌烟瘴气。

天宫派人巡视,报得玉帝知晓,天颜大怒,命地藏王于某月某日陷落山阳城。地藏王行得半路,被观音碰上,告之原由。

观音悲天悯人,不信山阳城里没有一个好人,遂请地藏王少安毋躁,待她先去看个究竟。

观音扮成乞丐老太,进城来沿街乞讨,果然未得分文。

正要出城,蓦地看见一青年后生,挑了一担柴禾远远行来。观音上前乞讨。后生说他身无长物,待他先进城,卖了柴禾回来再给她。

片刻之后,后生果然如约而来,手里捧着两个烧饼。见得观音,拿出一个,说道:“家有老母,今日尝未有东西果腹,只能给你一个了”。事毕,转身离去。

观音感念,叫住后生:“快快回去,待夜半时分,去城西桥头仔细察看,若那石狮的眼珠充血,速回家背上你那老母径往西奔,不到跑不动不得停步。”

后生半信半疑。半夜起来,跑到城西桥头一看,大吃一惊。只见真有血从石狮眼中汩汩流出。急忙回家,背起老母,急急西奔,至精疲力竭,瘫到在地。

良久,两眼悻悻睁开,回头一看,啊,汪洋一片!这就是“太湖”

 

如此美妙的传说,如此深寓的故事。一说太湖的美丽,一说太湖人民的品格。

 

1.3开弦弓

 

在太湖的东南一角,有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村子。

村子被夹在两个有几百亩面积的水荡之间,水与太湖相通。村里有三条河流,两条不大的支脉在村子的边缘合流,进入村子,与最大的小清河相遇,形成了一个“丁”字。小清河弯弯的,从天上看去,就像是一张拉开的“弓”。故此,人们给这个村子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开弦弓”。

至于这村的人们是否就是传说中后生的后代,无处可考。

可以考证的是,开弦弓周围地区出土的文物包括了纺轮、骨针、丝带、绸片和蚕纹陶罐等,养蚕、缫丝、织绸的历史可以上溯到4700年前。

千百年来,这里的人们耕田、养蚕、纺纱、织布,辛勤劳动。唐朝陆龟蒙曾有诗描述当时人们的生活情景“尽趁晴明修网架,每和烟雨掉缫车”。

准确地说,开弦弓位于北纬…………,东经…………,属于江苏省最南端的吴江市庙港镇。

 

 

1.4“江村”的由来

 

现在,开弦弓村因为有了另外一个名字——“江村”,而变得不再普通。

这名字出自当时中国高等学校的一位普通学生——费孝通。

19358月至12月,费孝通偕新婚妻子到广西瑶山调查。在调查途中,他们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寄给他们在北京的“社会研究社”的朋友们,与朋友们分享,称之为《桂行通讯》。

19367月,费孝通依《桂行通讯》的办法写了《江村通讯》。

这是文献中最早出现的“江村”,此时的“江村”是一个尚未选定的、将要被研究的村子,并不就是开弦弓村。

说到这个名字由来的时候,费孝通回忆说:作所以叫江村,是因为被研究的将是吴江的一个村子,也是江苏的一个村子,我自己的另外一个名字(费彝江)中也有一个“江”字,这样就叫“江村”了。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江村不再普通,给开弦弓村取这个学名的普通学生也不再普通。几十年里,曾经普通的村子、曾经普通的人,因为了各种机缘,使两者的命运被牢牢地拴在了一起,而变得不再普通。

(待续)

页面功能: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文章

频道搜索
| 中心简介 | 网站介绍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站点导航 | 请您留言 | 网站地图 | RSS聚合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