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学界 | 社会现象 | 文章·争鸣 | 读书 | 学者家园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Blog | WIKI | 网上调查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文章·争鸣 >> 典藏文献
费孝通与江村(七)

邱泽奇  2005年4月30日 12:55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

8.“左右开弓,两个市场”

 

8.1乡镇企业的又一次历险

 

1988年下半年的经济过热,造成社会总需求大于总供给和通货膨胀等等。为此,党的十三届三中全会制定了“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全面深化改革”的方针。

这个时候,一部分对乡镇企业的情绪又上来了。有人认为“整顿就是要砍乡镇企业”、“要保住全民企业,就要限制乡镇企业”、“乡镇企业的发展影响了农业”、“发展乡镇企业是走私有化道路”等等。

恰在此时,国家采取了财政、信贷双紧方针,进一步加强了宏观控制,对一些生产资料实行专营,压缩基建投资等。乡镇企业在信贷、物资、市场等方面一度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一些地方甚至把调整搞成了针对乡镇企业的大砍大杀,把整顿搞成了大批关、停乡镇企业。

 

8.2乡镇企业的下一步

 

尽管整体的环境不利于乡镇企业,但在乡镇企业基础好的苏南,早在一年以前就已经开始考虑乡镇企业发展的下一步问题了。

19875月下旬到6月上旬,费孝通第12次访问了开弦弓村等地,在吴江县机关领导干部会上,他指出:“乡镇工业第二步发展有两条出路;一、搞技术改造,在上水平、上技术、上规模方面做文章;二、搞好产品销售,可以请进来,也可以走出去,以优质服务和利用地域性的时间差、地区差把产品推销出去。”

1991年,费孝通再写文章《江苏乡镇企业的下一步》,指出,20世纪是机器工业大发展的时代,21世纪是电子、信息大发展的时代。这个时代要比智力、比头脑,能者居上。总的说来,我们在经济上是落后的,要追上世界的形势,一定要赶紧补课。首先要把劳动力从农业里转移出来,再从劳动密集型转向技术密集型。

谈到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型的问题,必须要想到市场问题。

而要开拓市场,就要有意识地发挥江苏的智力优势,靠自身的科技知识和生产结合,大力发展外向型企业,大胆闯进国际市场。

19914月,为纪念三访江村10周年,费孝通第15次来到了开弦弓村。他曾经讨论的住房问题解决了,草房变成了瓦房,一层变成了多层,联门接户变成了别墅式的小楼房;他曾经提出的乡镇企业上台阶问题已经看到苗头,不仅有新建的厂房、先进的设备,也有了一批头脑敏捷、视野宽阔的青年农民企业家。为反映他看到的这些变化,他写了《吴江行》。

在《吴江行》里他告诉读者们,当地农民的生活已经从温饱转向了小康,

 

我三访江村时,该村的人均收入还刚接近300元,这次一问已达到1300元,增加1000元。从吴江全县平均数来看,1980年的人均收入是230元,1990年是1176元。全县的工农业总产值1980年是9亿元,1990年是59.2亿元,10年增加了六倍多。

 

在这个过程中,农业与工业的关系也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在工业总产值超过农业的情况下,由于这里生计传统中工农业之间的密切关系,农民毫不犹豫地“以工补农”,一直发展到“以工建农”,工业对工业的反哺,在苏南农民那里就是一种义务。正因为如此,农、副、工三业的协调发展,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促进了农业稳定、副业兴旺和工业发展。

 

如果我们再深人一步观察还可以见到,吴江工业化的特点:一是主要以乡村为基地发展起来的,直到目前乡和村两级所办的工业产值还占工业总产值的74%;二是主要以农副产品为原料进行加工的基础发展起来的,以丝绸为主的纺织品产值目前已接近工业总产值的一半。

 

不仅如此,《吴江行》还告诉我们,苏南乡镇工业的快速发展中,对流通和市场的开发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抓流通的过程中,更主要的是左右开弓,同时开拓了国内、国外两个市场。1982年吴江外贸收购额突破1亿元大关,到1990年竟达到10亿元,不到10年增加了9个亿。

 

1990年出口创汇的企业已超过200家,包括服装、针织、轻工、工艺、食品、土产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吴江发展了一批出口创汇的乡镇企业,他们的外贸收购额已达6.13亿元,超过全县总额的一半。23个乡镇都有出口产品,有6个镇外贸收购额比上一年翻了一番,有3个镇超过5000万元。

 

8.3开发长江三角洲

 

从内外两个市场的开拓中,费孝通看到家乡经济发展的下一步,他自觉到乡镇企业的兴起,除了内发的因素外,外联的关系也是很重要的。企业的发展不能离开技术,要技术就要有城市的依托。在《吴江行》的最后,费孝通指出,

 

乡镇企业发展初期城乡联系的事实大多是偶然的结合,后来才逐步有意识和有组织地予以加强,从技术、管理、融资、市场多方面把城乡企业结成相互不能分离的关系,出现日趋壮大的横向联营和城乡一体化。

 

事实上,从1984年开始,吴江就支持和鼓励了这种联合,并且依靠横向联营,使许多过去比较落后的镇蓬勃发展起来。

 

企业间密切的横向联系在长江三角洲已经形成了一个经济网络。也就是说长江三角洲事实上业已形成了一个关系密切的经济开发区,如果得到国家承认,给予相应的发展政策,这个经济开发区就可以发展得更顺利,更迅速。这样,三角洲地区在今后10年里,生产力再翻一番,带动全国实现小康经济就有了保证。这次吴江之行更加强了我这种看法。

 

他的具体设想是,首先在长江三角洲建立一个新外贸格局,从货郎担式的零敲碎打,上升为赶集式的上交会,然后更上一层楼,以浦东为基础,加上一个“坐贾”式的服务层次,在上海建一个大陆上的香港,形成一个包括江浙两省腹地工农业在内的长江三角洲开发区。

 

 

9.“草根”长成了“大树”

 

9.1乡镇企业的新台阶

 

经过10年的发展,乡镇工业已经成为苏南农村的主要产业,农村劳动力的绝大部分都成为了乡镇工业的工人,农民和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也是乡镇工业,不仅农业依靠乡镇工业来反哺、社会公益事业依赖乡镇工业筹集资源,政府的正常支出也主要从乡镇工业中来。乡镇企业已经从草根中拔地而起,长成了大树。

实际上,进入90年代以后,乡镇企业的意义除了原来的多种经济成分、资产积累、吸收劳动力就业以外,更为重要的是,其经营绩效对国民经济的增长直接构成影响。就全国而言,根据测算,乡镇企业的速度每增减3个百分点,就会影响国内生产总值1个百分点;工业增加值每增减2个百分点,就会影响全国工业增加值1个百分点;在今天的国家政策制定中,乡镇企业已经与国企相提并论。

但与其它类型的工业一样,乡镇工业中的企业也有生命周期。1992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期间,费孝通来到江苏组,特别指出了乡镇企业所面临的困境:第一,江苏的乡镇企业已经有点老化,厂房、设备、机械和零件老了,应当更新了。乡镇企业要上一个新台阶,设备必须更新。第二,要提高人的素质。这是乡镇企业的软件,人的技术、职务、知识和企业机制都要更新,目的是提高经济效益,对于现有企业的经营管理要先整顿一番。在《乡镇企业的新台阶》中,他进一步指出,

 

乡镇企业要上台阶,我看首先要提高企业的效益,不提高效益,企业上台阶就是一句空话,上台阶就要加大资金投入,更新设备,提高技术。要培养一批精通现代科学技术和管理方式的企业家。

 

正如他所言,这个阶段,乡镇企业的发展开始进入了低谷期,也是乡镇企业改制的开端。

1994年开始,乡镇企业的发展开始急速减缓。到1997年年底,尽管乡镇企业仍然具有骄人的业绩,却仍然不能抹去人们对其前景的忧虑。根据农业部的资料,1997年乡镇企业的各项指针与1993年相比均有相当大的距离。第一,乡镇企业产值增长幅度明显回落,1991年的增长率为22.4%199252.3%199365.1%199435%199533.6%199621%199715.4%。第二,效益平均水平持续下降,从1994年开始,资产报酬率、资本收益率和营业额利润率均逐年下滑,到1997年,总资产报酬率由1996年的12.8%下降到11.7%;资本收益率由1996年的25.1下降到22.4%;同时,企业的债务偿还减弱、资金周转速度减缓。第三,亏损呈日益严重趋势,与1995年相比,乡镇企业的亏损面不断加大,亏损额增加了0.7倍,达到806亿元。

 

9.2发展中的困难还要在靠新的发展来克服

 

在提出乡镇企业要上新台阶之后,费孝通没有马上看到乡镇企业的新飞跃,却看到家乡面临与全国其它地区一样的难题。1996年春天,费孝通第19次访问了开弦弓村。在那里,他了解到了乡镇企业所面临的难题,在《吴江的昨天、今天、明天》一文中,他写到,

 

乡亲们告诉我,眼下是乡镇企业面临问题最多、最困难的时期,吴江也不例外。根据统计,现在乡镇企业产品滞销现象严重,收不回货款,欠账达到37%,效益下降。同时,面对各种经济成分(如个体、私营、三资企业等)的竞争,却由于乡镇企业丧失了税收、廉价劳动力等方面的优惠而无力应付,市场打不开。再加上内部机制发生不利变化,甚至出现“厂长老板化,实权亲属化,行为短期化,分配两极化”。这样的极端现象,虽属少数,但有些企业确是“厂长负盈,企业负亏,银行负债,政府负责”。而且各种名义的摊派收费,加在一起竟有五六十种。再加上乡镇企业的先天不足、科技含量较低、管理缺乏经验等因素,造成了今天的困境。

 

对于这样的问题,除了警醒自己以外,费孝通认为,发展中的困难还要靠新的发展来克服。

 

希望乡亲们千万要保住这发家的宝贝,尽快走出新的路子。其实所谓明天的新路子在吴江今天也已经产生了,只是还需要快点长大。

 

到底是什么样的路子呢?他再次提出了对“水”的利用问题。

 

我首先想到,家乡的先民靠着太湖水、运河水的滋养和利用,才蠃得了“天堂”之誉。水是“天堂”的本钱。吴江的明天,照样需要我们多注意利用这个本钱,下力气整治太湖,开发太湖,整治运河,利用运河。

 

除此以外,他还提出,应该在贸、工、农一体化和产、供、销一条龙上做文章,而要做好这样的文章,就离不开技术,要不断用科技来提高已有的企业,用新科技来开拓更新的乡镇企业。

 

9.3乡镇企业也要“抓大放小”

 

1998年,当费孝通如常回到自己家乡的时候,抓住他思绪的仍然是发展中的乡镇工业。在《乡镇企业也要“抓大放小”》中,一个年近90的老人写到,

 

车沿着太湖边行驶,湖面上一艘艘渔船在眼前掠过。我蓦然感到七都镇迅猛发展的电缆业,正像这渔船一样,鼓满风帆向前急驰。这些乘风破浪前进的“满帆工业”不正是乡镇企业跃上新台阶,继续向前发展的排头兵吗?

一头精心爱护,培养“草根工业”,稳住阵脚;另一头努力创造良好的环境,促进“满帆工业”更快地发展起来。乡镇企业,也需要“抓大放小”。

 

9.4真正的生产力蕴藏在农民中间

 

经过几年的努力,到20世纪90年代末期时候,和全国主要地区一样,苏南的乡镇企业基本上完成了改制过程,政府从企业的经营活动中退了出来,除了集体经济以外,多种经济成分都成为的农村工业的有机组成部分。1999年,费孝通在《回家乡谈发展》就说,

 

我看到现在家乡农民的经济活动越来越丰富多彩。近几年来,家乡的乡镇企业出现一种从集体经济向多种经济成分转变的趋势。

 

有与国外企业联营的大型企业集团、联合起来的小企业,也有家庭作坊。多种类型的企业形式之所以都能够获得自己的发展空间,其基础还是原来的乡镇企业。

 

同时我也注意到,这些村里家庭工业的老板就是家里的户主,他们中间有不少人原来在乡镇企业里干过供销员一类的工作,对市场情况比较了解,懂得经营,所以他们能很快成为与市场直接打交道的营销者,可以说,如果没有过去积累下来的老本,他们的进步不会这么快。

 

通过这个例子,费孝通再次提出,农民的创造值得总结。从家庭副业开始,农民创造了社队工业、乡镇工业,现在,在市场的推动下,农民再次发挥了自己的创造性,发展了适宜于不同产品的生产组织形式。他呼吁我们的政策指定者们、学术界要重视这样的创造力,因为,

 

苏南农民的这些实践告诉我们,农村真正的生产力蕴藏在农民中间。

 

 

   

 

 

这是三年前就接受的一项工作。199911月,按照南方人的习俗,是费孝通先生90华诞。这本书本该在那个时候就与读者见面的。拖到今天才完成,一方面有负众望,应该受到责罚,另一方面,我似乎应该强辩,如果那个时候就匆忙脱稿,也许会让我留下终身的遗憾。

尽管费孝通先生是我的老师,但我并不认为我对他的思想和一辈子努力的理解能够超过其他人,尤其是在1999年。

第一个原因是费孝通先生一生著述丰富,从1924年直到现在,近70年的时间里,他笔耕不断,即是是在“干校”期间,也仍然用家书的方式在从事自己的写作,仅收入《费孝通文集》的文字就多达600多万言;此外,费孝通先生发表的文章涉及各类的平面媒体,那个时候,《费孝通文集》尚未编辑出版,凭一个人的能力很难搜集到他所有已经发表的文字。可是,如果不通读他的文章著作,又何敢妄言“费孝通与江村”。

第二个原因是,费孝通先生经历了中国满清以后几乎所有重要的社会变迁过程,他的著述又以讨论现实问题为特征,尽管开弦弓村是他学术活动的基本点,但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他的著述又有特别的关注,由此使得他的文章尽管“天马行空”,涉及面之广,但几乎所有的文章之间有有所联系。因此,如果不细读他的各类著述,就很难理解他在涉及开弦弓村的讨论中所阐发的思想。

第三个原因是我不愿意把“费孝通与江村”写成另类的“费孝通传记”。费孝通在涉及开弦弓村的文章中讨论了不止一个主题,如何对待这些主题就是一大难题。如果不有所选择就难免让本书落入传记的套路,可真要到做选择的时候,却又很难取舍了,因为各种主题之间的相互关联。举一个例子,乡镇企业和小城镇问题就是如此。可只要把问题展开,就很难避传记之嫌。

有了《费孝通文集》的便利,三年里,我再次温习了费孝通先生的文章。最终选择了他近70年里追求的一个主题,那就是“如何让老百姓富起来”进行讨论,而撇开了其它的主题包括对“小城镇”的讨论,希望通过这个侧面讨论一个学者的“致用”之路和一个村庄的世纪变迁。

正因为费孝通先生是我的老师,在写作的过程中,难免会渗入个人的情感因素,尽管我始终希望自己能够把费孝通先生当作一个客观的研究对象。我想,这也是由我来写这本书的局限性,同时,也是我迟迟不敢动笔的原因之一。不过,经过三年的磨炼,我相信自己已经克服许多难以克服的情感困境,尽量用事实来表达一个学者治学之路的一个侧面和一个村庄求富发展的苦难历程。

在此,我要感谢……。

 

邱泽奇

20027月·燕东园

(本书的图文版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阅读
  • 费孝通与江村(六) (2005-04-30)
  • 费孝通与江村(五) (2005-04-30)
  • 费孝通与江村(四) (2005-04-30)
  • 费孝通与江村(三) (2005-04-30)
  • 费孝通与江村(二) (2005-04-30)
  • 费孝通与江村(一) (2005-04-30)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