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学界 | 社会现象 | 文章·争鸣 | 读书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Blog | WIKI | 网上调查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文章·争鸣 >> 观点·访谈·讲稿
何星亮:中国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需着力加强四方面建设

何星亮  2009年1月5日 08:54  人民网
  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的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不过也存在不少问题。总结成绩,可以增强自信;找出差距,可以弥补不足;反思过去,记取教训,可以少走弯路。今后,中国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需着力加强以下几个方面的建设:

  进一步完善和发展学科体系。完善和发展民族学与人类学学科体系,需要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理论和方法体系。理论和方法既要“中国化”,也要“国际化”。笔者认为,“中国化”包括四个方面:一是深入研究西方各学派的理论和方法,只有对别人的研究成果了如指掌,才能真正做到推陈出新;二是借鉴西方的科学的理论和方法,并与中国传统的优秀的方法结合起来,分析中国各民族的社会和文化现象;三是对西方理论和方法进行修正或改造,使之更适合研究中国人和中国社会;四是在中国各民族历史和当代社会文化基础上,或在世界众多民族社会和文化的基础上,加以比较和归纳,创立与西方不同的新理论和新方法,使之既适合中国人及其文化、也适合世界各民族及其文化的研究。“国际化”也包括四个方面:一是加强国际学术交流;二是加强合作研究;三是加强学术对话,敢于提出不同的意见;四是把中国学者的研究成果推向世界。发展中国特色的民族学与人类学,既要重视引进,也要注重输出,两者有机地结合,才有可能提高我国民族学与人类学在国际学术界中的地位。此外,必须吸收其他社会科学及自然科学的理论和方法。不借鉴和吸收其他学科的精华,学科既不可能得到发展,更不可能提高其在全国学术界的地位。

  提升田野调查的科学性。如何使田野调查更加科学化,是当前人类学和民族学面临的重要问题。我们既要重视民族志式的调查,更要注重区域比较调查、专题调查和跨文化比较调查;既要继承参与观察、深入访谈的优良传统,也要借鉴人类学和心理学的科学的调查方法;既要重视回答“是什么”的描述性调查,更要重视回答“为什么”的探索性调查;既要了解前人的调查资料是否真实、可靠,更要调查前人没有了解到的新材料、新现象;既要调查当地熟悉的各种社会和文化现象,也要了解当地人意识不到的深层次的结构、模式、功能及意义等。充分利用现代化和信息化工具也是田野调查科学化的一个方面,它可以帮助我们以最小的成本获取大量准确可靠的信息。

  提高科学研究水平。发展和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民族学与人类学,关键在于培养一批学贯中西、融通古今的高水平人才,撰写一大批高水平的著作,提出高水平的理论、观点、建议或意见。创新是学术研究的基本原则,一篇论文、一本专著,如果没有新的材料、新的分析或新的观点、新的理论,也就没有价值。要鼓励在占有大量科学资料基础上的创新,反对没有科学根据的标新立异。创新必须用科学的理论分析,用科学的方法研究,用科学的材料论证。创新只有在前人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必须首先掌握国内外有关的研究情况,熟悉有关的观点、方法和资料。创新必须善于发现问题,善于准确地抓住和及时地提出问题,只有发现问题并提出问题才有可能进行创新性研究。创新必须对现有的一切持怀疑态度,有怀疑才有可能发现问题,无论国外学者还是国内学者的理论或观点,也无论是否权威学者,都要问个“为什么”?怀疑是一种批判性质的思维方式,没有怀疑就不会有创造性思维,就不会有科学的发现。提出新理论、新观点做出新的分析,必须有充分的证据,应从多方面论证,必须经得起推敲,在没有新材料发现之前,别人无法驳倒,才是真正的创新性成果。

  应用研究是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重要的一个方面。民族地区现代化和文化保护,十分需要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人员从事相关的应用研究。应用研究也包括多种形式:一是对策性研究,主要回答“怎么办”的问题,也就是为了解决社会中存在的各类问题所作的研究;二是预测性研究,主要回答“将怎样”、“会怎样”的问题,它是揭示人类社会各种现象发展趋势的研究;三是制定政策和法规等的研究,主要为科学制定各种政策和法规服务。从事应用研究,应严肃认真,一丝不苟,既不夸大事实,危言耸听,也不隐瞒真情,错失解决问题的良机。

  普及民族学人类学知识。民族学与人类学知识和理论,对于扩大人的视野、丰富人的知识、提高人的素质具有重要意义,对于加强民族团结、维护国家统一、建设和谐社会、保护文化遗产具有积极的作用,对外交、外贸和军事也具有借鉴意义。应该通过各种方式,普及民族学人类学知识。在西方发达国家,许多大学都把民族学人类学列入大学本科必修课程,此外还有不少一流大学设有人类学系或人类学专业。我国的台湾地区多数大学也设有人类学概论课程,而我国大陆只有民族院校和几所大学的人类学系或社会学系把人类学概论作为基础课,普通大学并没有开设人类学概论课。高等院校的本科生十分需要民族学人类学知识。我们应该通过各种方式,呼吁在适当的时候把“人类学概论”列为普通高校的必修课,在全国普及民族学人类学知识。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中国民族报》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阅读
  • 庄雅仲:人类学与社会运动研究 (2006-03-30)
  • 走向人类学——人类学学者徐新建访谈录 (2006-03-07)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