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现象 | 学科·学界 | 文章·争鸣 | 读书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网上调查 | Blog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文章·争鸣 >> 观点·访谈·讲稿
高红:公民社会组织的社会整合功能

高红  2009年2月24日 10:34  《学习时报》
  经典社会学家涂尔干认为,基于人的相似性而形成的机械团结是传统社会的团结类型;而有机团结是现代社会的团结类型,它是基于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依赖而形成的。改革开放后,随着中国社会结构不断分化,中国社会的有机团结需要建立新的平等主体之间的横向整合机制。公民社会组织就是这种契约性整合的组织载体。公民社会组织是各种非政府(NGO)和非营利(NPO)组织的总称,又被称为“第三部门”。包括公民的维权组织、各种行业协会、学会、民间的公益组织、社区组织、互助组织、兴趣组织和公民的某种自发组合等。公民社会组织在中国现代社会的整合功能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1、公民社会组织有助于实现社会的价值整合

  公民社会组织的非营利价值取向,使它们志愿涉足政府和市场所无力涉足的领域。例如很多公益性社团就以社会弱势群体或边缘群体为服务对象,致力于弱势群体自立能力和社会地位的提高,通过增加对贫困者的健康、再就业等方面的投资,为他们提供教育、卫生保健等方面的援助,开发他们的人力资源,提升他们对自身、家庭和社区的经营管理能力,同时通过推动一些结构性的社会经济改革,减少社会对他们的歧视,改善他们的处境。因此公民社会组织的存在对弘扬社会公正的价值理念、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有积极作用。

  同时,公民社会组织的发展有利于形成人与人的相互信任关系。对此,美国著名的政治学家帕特南提出社团作为合作的社会结构,社团成员在政治上更成熟,更有社会信任感,有更多的社会参与。因此,公民通过参与以自愿、无偿、服务他人、回报社会等为特征的各种志愿性的社团,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克服市场经济造成的人际冷漠、疏离及社会的原子化状态,有利于实现社会价值理性的回归。而一个社会当社会公正、社会诚信成为其主流的文化价值理念时,这个社会就可能克服其碎片化的状态,实现有机团结。

  2、公民社会组织有助于协调社会不同群体之间的利益矛盾,实现社会的利益整合

  公民社会组织提供了不同利益群体的利益聚合与利益表达机制。改革开放使中国由同质性社会向异质多元性社会转变,传统的一元利益格局分化为多元的利益格局,中国社会形成了具有不同利益要求的社会群体和阶层。公民社会组织的出现能够把公民分散的、单个的政治参与聚合起来,为这些利益群体的利益表达提供制度化的渠道,满足各种社会利益群体进行广泛政治参与的要求。

  3、公民社会组织有助于培育社会资本实现社会的制度整合

  首先,公民社会组织作为公民之间横向互动的组织结构,有助于促进互惠、信任等合作规范的产生。一般地,NGO被认为蕴涵着丰富的社会资本,按照帕特南的界定,社会资本是指社会组织的特征,诸如信任、规范以及网络,它们能够通过促进合作行为来提高社会效率。帕氏还认为在社会资本的三种成分中,公民参与的网络,即合作社、合唱队、俱乐部等社团组织既是社会资本的基本组成部分,同时可以促进普遍的互惠规范和社会信任的产生。从而相对传统体制下行政控制的垂直社会联系来讲,公民社会组织的发展促进了横向社会联系网络的发展,有利于实现社会不同阶层之间的合作,实现社会的制度整合。

  其次,公民社会组织作为“特殊公共领域”的组织,有利于实现对组织成员的社会化。相对于国家领域,社团是特殊领域;相对于个人领域,社团又是公共领域。有学者指出,社团组织不仅满足了社会公众的参政、议政的要求,为利益群体的利益表达提供了制度化的渠道;而且也成了社会成员获致合理角色、提高参与能力、培养秩序和合作精神的重要社会化和再社会化的场所。它不仅能塑造成员适宜的政治价值理念、政治角色意识及操作技能,还可以利用其组织协调活动,来加强其成员对公共权力、法律规则的普遍有效认同,提高社会成员与社会规范及国家价值目标的整合性。同时,公民社会组织是自由人自愿联合起来提供公共产品的一种自治化过程,社会团体的兴起构成了民间自律管理的重要力量,从而有利于社会自律性社会规范的形成。实行行业自律和内部自律,加强行业内部职业道德规范建设,有助于实现社会民间组织自我约束、自我完善、自我发展的自律性运行机制,也有助于社会自治机制的形成和社会自治秩序的构建,从而实现社会的有序整合。

  4、公民社会组织有助于形成国家与社会良性互动的社会结构

  改革开放之前我国总体性社会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国家直接面对公众,社会自治和自组织能力差,中间组织不发达,因而整个社会缺少中间阶层的缓冲作用,社会秩序的实现完全依靠国家控制的力度来实现。久而久之就会在国家与公众之间积聚起各种矛盾和冲突,影响社会的稳定。而公民社会组织的出现以及公民对政治生活的积极参与,就在国家与分散的社会公众之间形成一个中介力量,使我国的政治生活增加一个弹性因素,提高社会抵御政治动荡的能力。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阅读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