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现象 | 学科·学界 | 文章·争鸣 | 读书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网上调查 | Blog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文章·争鸣 >> 观点·访谈·讲稿
郭于华:普世价值本是常识

郭于华  2009年3月5日 10:47  天益网

关于普世价值的探讨、争论甚至大批判已经好几轮了,这当中有引经据典的探源头,有心平气和地讲道理,当然更不乏意识形态化地扣帽子和大张其鼓地搞阶级斗争。双方交锋之激烈致使已有学者上书中央,要求叫停有关普世价值的争论。原因是“中国改革开放仍在发展期,需要维护安定的社会环境。普世价值在理论上是站得住脚的,党内还要来打恶仗、混仗,不利于安定团结”。

我也觉得,普世价值其实真没什么好争论的,但与上述叫停者不同的是,在我看来,普世价值,原本就是常识,既不需要高深玄奥的理论,也用不着纷繁复杂的举证,以现实为基础,用常识来思考,是人人都能明白的。说明三个简单的问题就行了:

一、普世价值需要讨论吗?

文革中有个说法,叫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在今天看来这就违背了常识,对种地的农民来说,苗就是苗,草就是草,不受阶级、主义的限定;为了收成好吃饱肚子,就是只能要苗不能要草。

按照普通人常识性的理解,“普世价值”是指人类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形成的共同价值观和创造的文明成果,大体包括自由、民主、科学、法制、人权、平等、博爱等等理念。既然是“普世的”,说白了就是人人都需要人人都喜欢的价值观,有人说得极端些,就是连流氓都不能公开否认的东西。是啊,流氓都得承认的理,强盗都得遵守的道,还用得着讨论么?除非我们根本就是苗草不分、黑白不明、事非不论的一群。

二、普世价值为什么让一些人恼羞成怒?

到目前为止,已计有来自教育部、中宣部、中国社科院和高校的领导、教授、专家、学者和“科学卫士”等在各主流媒体上猛批普适价值,其驾式完全称得上大张旗鼓、其势汹汹、声色俱厉、不依不挠。究竟普世价值碰痛了他们哪根神经?又是什么让他们气急败坏、肝火大炽?说穿了无非就是其中的自由和民主。

他们的论点之一是“普世价值是西方价值特别是美国价值”,是“上帝赋予”资本主义的民主、自由、人权、公平。在我看来,非要把属于全人类的美好东西归为美国或西方的专利,偏不许中国人民享有,真不知安的是什么心?

他们的另一主张是以“阶级斗争”武器批判普世价值,认为“超阶级的普世价值不存在”,要“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剖析资产阶级的普世价值”。而这一点,表明他们把“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当然也是普世的喽)的马克思主义与普世价值对立起来,置马克思主义理论于不仁不义之地,又不知是何居心?

说到底,正是因为普世价值中的自由和民主威胁到某些人的既得利益,但在当今时势下他们又无法直接攻击民主自由,所以只能拿普世价值作为靶子了。

三、这回你们怎么不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了?

早在抗战胜利之前,我们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就指出:“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应在所有领域贯彻民主”;“中国人民非常需要民主,……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我们希望于国民政府、国民党及各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主要的就是这些。中国共产党所已做和所要做的,也就是这些”。(《解放日报》1944年6月13日)

在新时期我们的领导人也多次肯定包含民主自由在内的普世价值:

胡锦涛主席2006年4月在耶鲁大学的演讲中说:“我们将大力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依法保障人民享有自由、民主和人权,实现社会公平和正义,使13亿中国人民过上幸福生活。”

胡锦涛总书记在2008年的新年贺词中说:“我们衷心希望各国人民自由、平等、和谐、幸福地生活在同一个蓝天之下,共享人类和平与发展的成果。”

温家宝总理在2007年2月对普世价值全面阐述说:“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

温家宝在同年全国人大会上答记者问时,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的名义再次重申:“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

我们的领导人对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的表述,被视为中国社会向现代文明全面回归的标志。这本来会成为真正落实“以人为本”的主张、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强大动力,但却遭遇狂犬遇水般的反应。所以这里必须问一句: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你们怎么忘记伟大领袖的教导了?你们怎么不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了?

2009-3-1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阅读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