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现象 | 学科·学界 | 文章·争鸣 | 读书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网上调查 | Blog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文章·争鸣 >> 观点·访谈·讲稿
朱晓阳:回到老旧城:挡不住的世界趋势

朱晓阳  2012年8月21日 07:39  个人新浪博客

不出10年,我们会为几年之前有过拆平旧城区和“城中村改造”这样的事情而觉得不可思议。事实上,今天的北京人已经不能设想二环路以内的锣鼓巷等地方会被当作危旧房拆掉。北京人也不能想像如今享誉世界的798、草场地和宋庄艺术区应当被拆掉。人容易健忘,实际上这些地方直到七八年前还属于按计划必拆的范围。2003年,我有一个朋友在798工厂里的一家咖啡厅定期演奏爵士乐,那时侯我听到他谈论最多的是“这个地方仅有两年租期,明后年就要拆了,要搞房地产开发了”这样的话。可是今天站在798at Café外面看着熙来攘往的游客,看他们用昔日旧工厂的车间墙壁作背景拍照,有谁能想到798工厂居然要被拆掉这种事?事情就是变得这么快。

最近20年,全世界大城市的老城区都在人们不注意的时候复兴了。纽约、巴黎、伦敦、芝加哥、巴塞罗那和墨尔本等等都出现了奇迹般的城市老旧区复兴。昔日被中产阶级弃如撇履的旧城区在不知不觉之间成了城市最有人气和活力的地方。为什么说这是一种“不知不觉”的复兴呢?一个原因是很多出版于二十世纪90年代末以前的城市规划研究的书籍,今天仍然在书店里摆放着。这些书的内容时空错位,都还在认真讨论着郊区化是城市发展的不可改变趋势、老城市中心区正在衰落和有钱的人都要到郊区去住等等。在中国,政府和开发商还在利用这些过时的城市规划和城市研究出版物,为拆掉城市中心区的老旧街区或城中村的“城改大业”张目。

但是,当大城市老城区衰败的说法仍然不绝于耳的时候,所有“世界城市”的老城区已经复兴起来。

北京的情况也是一样。虽然本地报纸上的楼市报道或广告版面仍然被“郊区豪宅”所占据,但是三环以内的烂房子不需宣传,不知不觉成了天价。据报道过去两年楼市限购期间,北京5环路以外的房价有所下降,但3环以内一直在升。

北京的旧城区改造在不知不觉之间变成了对老旧房子“居住功能综合提升”。这个项目对中心城区的老旧建筑进行新包外墙、增强抗震和改善上下水、电路等基础设施的功能提升。在提升改造中多增加的面积(一般有五六平米)由业主按成本出钱,其他成本则通过多渠道解决。这实质上是一条政府和居民共建城市的道路。北京市走到这一步也是一步一步倒退着走过来的。

旧城区复兴需要条件。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以丁克家庭、单身家庭、IT业者等新一代对于城市街道生活重要性的领悟为前导,引领了对于高密度城区生活的需求。一些著名城市如巴塞罗那、巴黎和墨尔本的城市管理者和开发单位(经常是业主和开发商协作)利用当地特点搞了一些“城市插针”改造,即在一些老旧城区内,对一些关键性的场所进行或者保存性修复,或者填入一两处新建筑。这种被保存性修复或插进老旧城区的新建筑使周围的老街区焕然生辉,昔日的老旧小区的价值突然显现出来。到了这一步,过去认为老旧街区不可克服的问题,如排污下水、灾险通道、室内设施等都是些容易解决的小问题,而迷宫式错综的狭窄街巷则成了这些地方彰显人文价值之所在。

除了上面这些导致大城市老城区复兴的原因,老旧城区的业主/居民对这些地区作为家园的信心提升是最重要的复兴条件。有了这种信心,他们对以各种“改造”为名的拆迁的抵抗就变成自觉的行动,老旧城区就变成不可出让的“家园”。这正是最重要的复兴条件。正是这种抵抗逼使北京市的老旧城区改造走上“居住功能综合提升”这条政府和居民共建城市的道路。

<WBR>

中国大城市的旧城区复兴已经是渐行渐近,快来到眼皮下的事实。在这个时刻千万不要听信什么旧城改造办、城中村改造指挥部,甚至棚户区改造项目办等伙同开发商打着拆掉旧房子,打造CBD的忽悠了。

<WBR>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阅读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