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学界 | 社会现象 | 文章·争鸣 | 读书 | 学者家园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Blog | WIKI | 网上调查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 >> 科学的文化理论 >> 正文
分类导读
社会学
人类学
社会工作
社会科学综合
1.作为科学研究对象的文化

图书名称:科学的文化理论
图书作者:B.马林诺斯基    ISBN:
出版社: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1999年

将“人的研究”(study of man)用作现在这种学术人类学(academic anthropology)的标签,纵然不是荒谬,也肯定略显狂妄。各种学科,无论古今新旧,都致力于探究人类本性、人类工艺,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有这些学科,都有权要求被视为“人的研究”的合法分支。最古老的当然是对道德哲学、神学、略带传奇的历史,以及古老法规和习俗的研究。这些研究可以追溯到仍处于石器时代的文化。在中国和印度、西亚和埃及的古老文明中,它们当然早已兴盛。经济学和法学、政治科学和美学、语言学、考古学和比较宗教研究,则是后来加入到人文学科中的新内容。约两个世纪前,研究人类心智的心理学,随后又有探究人类关系的社会学,被列入正式的学术研究名录。

人类学,作为广义的人的科学,作为人文研究中最宽泛的“无论所”学科,是一位姗姗来迟者。因此,它必须得在范围、对象、方法等方面见缝插针,挤出空间。它搜罗别人的剩余,甚至要悄然挤占老学科的一些领地。它现在的研究包括史前史、民俗学、体质人类学和文化人类学。这使它危险地接近其他社会和自然科学,如心理学、历史学、考古学、社会学和解剖学的合法研究领域。

这门新学科诞生在热情的进化论。人体测量方法,以及史前史诸多启示性发现的星光之下。难怪它的最初兴趣集中于构拟人类起源,寻找“缺失环节”(the missing link),探究史前史发现与民族志资料之间的衔接点。回首上个世纪的成就,我们不免沮丧,因为它不过是拼接零碎古董、炫耀民族志知识、计量头颅与骨骼,以及搜集有关半人祖先的耸人听闻的资料,如此等等。然而,这种评价肯定会漏掉比较人类文化领域的先行学者的最卓越贡献。这些先行者,包括赫尔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和阿道夫·巴斯蒂安(Adolf Bastian)、E·B·泰勒(E·B·Tylor)和L·H·摩尔根(L·H·Morgan)、皮特-里弗斯将军(Ceneral Pilt-Rivers)和弗里德雷克·拉策尔(Frederik Batzel),以及W·G·萨姆纳(W·G·Sumner)和R·S·斯坦梅兹(R·S·Steinmetz),E·杜尔干和A·G·凯勒(A·G·Keller)。所有这些思想家,以及他们的一些后继者,都曾为创建人类行为的科学理论,为更好地了解人性、人类社会和人类文化而逐步努力。

于是,在撰写人的研究的科学方法时,人类学家就有了一项虽不甚轻松,但颇为重要的任务。他有责任界定人类学现存各分支之间实际存在何种关系。他必须确定人类学在人文研究众多学科中应占据的位置。他也不得不重新讨论一个老问题,即人文学科(humanism)在何种意义上才算是科学?

在本书中,我试图表明,人类学所有分支汇聚的真正场所是对文化的科学研究。一旦体质人类学家承认“种族所为即种族”(race is as race does),他也会承认,除非和直到我们能在种族的体质类型与其文化创造力之间建立相关性,否则,他就得承认任何测量、分类或体质类型描述都是无稽之谈。史前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任务是根据由物质遗存得到的部分证据,构拟过去文化的完整生活现实。再者,试图用今日各原始或较先进文化,从进化(evolution)或播化(diffusion)的角度构拟人类历史的民族学家,只有真正理解了什么是文化,才能将其论据建立在坚实的科学资料基础之上。最后,除非民族志田野工作者知道何者相关和重要,因而能够摒弃偶发和偶遇的事件,否则,就不能观察。所以,任何人类学工作的科学标准都包含在文化理论之中,并要参照田野中的观察方法及作为过程与产品的文化的意义。

其次,我认为如果人类学能为其合法研究对象,即文化,贡献一种更为科学的见解,它就能为其他人文研究提供必不可少的服务。文化作为人类行为的最宽广背景,其对心理学家的重要性,不亚于对社会学家、历史学家和语言学家。我斗胆放言,未来的语言学,尤其是语义科学,将变成文化场景中的语言研究。同样,探讨财富和福利、交换和生产方式的经济学,将来也会认识到,不再将“经济人”(economic man)与人的其他追求和思虑完全分开考虑,而是将其原理和论据建立在按人的真实存在来研究人的基础之上,进入到复杂、多维的文化利益场境(medium ofcultural interests)中去一展身手,会十分有用。确实,经济学中的绝大多数现代流派——无论打出的旗号是“制度的”(institu-tional),“心理学的”(psychological),还是“历史的”(histori-cal)——都因将“经济人”置于其多重动机、利益和习惯的场景之中,也就是认为人是由其复杂的、部分理性、部分情感的文化环境塑造的,从而充实了旧有的、纯经济的理论。

法学也正逐渐地倾向于不再将法律看做自立自足的话语世界,而是看做几个社会控制系统之一,其中除了由法典、法庭、警察组成的纯正式设置之外,还必须考虑动机、价值、道德约束和习俗力量的概念。所以,不仅人类学,而是广义的人的研究,包括所有的社会科学,所有新兴的以心理学或社会学为导向的学科,都应该,也必须齐心协力建立一个共同的科学基础,它当然必须对人文研究的所有多样化追求具有同样的意义。

【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 中心简介 | 网站介绍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站点导航 | 请您留言 | 网站地图 | RSS聚合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