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学界 | 社会现象 | 文章·争鸣 | 读书 | 学者家园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Blog | WIKI | 网上调查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科技·IT
阿里巴巴PK周鸿祎:中国互联网第一口水战内幕

  2006年8月25日 14:04  南方周末

  本报记者 王小乔

  雅虎贴出“大字报”

  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雅虎竟然公开骂雅虎中国前总裁周鸿祎缺德,缺乏职业道德。更令人叫绝的是,这家公司随后几乎调动一切可以利用的媒体资源,对周鸿祎口诛笔伐,并号召中国IT界与周鸿祎绝交。周鸿祎作为中国IT行业的知名创业者,究竟干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值得阿里巴巴雅虎公司如此大动干戈?

  8月14日,雅虎中国网站的首页突然登出了一个“雅虎高管披露周鸿祎不道德行为”的专题,其中列举了雅虎中国前总裁周鸿祎的种种“不道德”的行为,比如:签订不正当合同、批评服务过的公司、盗用技术、不正当地拉拢人才等等。同一天,阿里巴巴雅虎总经理田健在北京召集众多媒体,揭露周鸿祎的“真面目”。

  8月15日,周鸿祎做出反击:“这让我想起了文革时期的大字报”、“雅虎中国炮轰我全是为了利益二字”。当天下午,雅虎公司继续回应,称周鸿祎是“伪君子”,周所控制的奇虎公司则请“田健不要再模仿泼妇骂街”。

  几番交火,各种难得从公司高管处听到的词语频频见诸媒体。

  而口水战最初的导火索,只是一款系统安全软件“360安全卫士”的发布,这个软件主要为网民提供电脑安全防护,主要功能是查杀恶意软件、杀毒、系统诊断。今年7月27日由奇虎公司推出,奇虎是周鸿祎离开雅虎中国后投资的一家社区论坛搜索引擎。

  直到8月16日,阿里巴巴表示“永远不和周鸿祎及其关联公司发生业务往来,并且呼吁业内公司和投资机构也如此”,双方都开始准备起诉对方之后,口舌之争才慢慢平息。

  至此,前后不足20天,一款系统安全软件的发布就这样升级成了一个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对一个前总裁的道德指责和封杀。

  田健“忍无可忍”

  事情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此次双方的冲突是几年来的矛盾不断累积所致。

  最新的矛盾来自于一篇新闻报道和两封邮件。

  7月27日,奇虎发布了“360安全卫士”,这个软件列出100多个可以被查杀的“流氓软件”,3721并没有被明显地放在第一位,同时在列的也不乏百度、搜狐等大型网络公司的插件。但在发布当天,北京某媒体的一篇新闻报道引用了去年北京市网络行业协会的调查结果——“十大流氓软件”中3721赫然位居首位。

  随后的两天,国内主流媒体的IT记者的邮箱陆续收到了两封邮件:

  一封附文《微软中止与雅虎中国的合作》,以微软公关公司“灵动视讯”的名义发送,但微软方面称并没有与这家公司有过任何的业务往来;

  第二封是匿名邮件,附有两篇新闻稿——《中国电信中止与雅虎中国的合作》和《马云遭遇合作门事件,雅虎中国拐点何去何从》。

  尽管消息确凿无疑,但当雅虎的公关人员发现这些文章的WORD文档都显示了同样的摘要——“国际顶级VC投资奇虎 看好Web2.0”,雅虎方面认为这是奇虎针对雅虎的一次阴谋。8月19日,周鸿祎否认此事与奇虎相关。

  “我们忍无可忍了!”8月20日田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起这个事情有一些激动。“这一年里,我们遭遇了太多的小动作,不愿多说。”

  “很多人劝我不要这么做,有损自己的名誉。我也知道,但是我现在不是为了我一个人,而是为了整个团队,我想给我们的团队一个良好的安心工作的环境。”田健解释自己站出来指责周鸿祎的原因。

  3721的价值

  三篇稿件为什么惹得田健如此暴跳如雷呢,其中另有隐情。

  周鸿祎开发出3721网络实名之后,3721一直是中国互联网最赚钱的业务之一。在周鸿祎离开雅虎之后,阿里巴巴进入雅虎,现在3721也成为阿里巴巴雅虎的主要收入来源。

  互联网调查公司iResearch的统计显示,2004年雅虎收购来的3721网络实名收入约为1.5亿元到2亿元左右,2005年的收入增长到近4亿元的规模,2006年开始出现整体下滑,但依然是“瘦死的骆驼”。根据田健的介绍,目前阿里巴巴雅虎收入前三名的业务是“3721、短信增值、搜索竞价”。

  3721卖给客户的价格取决于流量(网民的使用量),而流量主要来自三块,微软的IE地址栏、电信的域名纠错和插件。

  经常上网的人应该记得,只要在IE地址栏里输入中文“雅虎中国”就可以直接到达雅虎中国的网站;如果输错了,还会出现一个电信报错的提示和3721的搜索框,继续引导你使用中文搜索。但现在,微软和电信都取消了与3721的合作,在地址栏输入中文后出现的是微软自己的搜索结果。

  “微软和电信,都是正常的合约到期,目前都在与我们商谈一种新的业务范畴。”田健解释说,“微软的业务大概只占全部流量的5%,肯定有影响,但影响不大。”

  但两封来源不明的公关信无疑使得阿里巴巴雅虎本来不愿多谈的事情走到了前台,扩大了负面的影响。

  在消息公布的第二天,8月3日,就有四地的渠道商联合进京,向田健寻求解决方案,坐在记者采访田健时坐的沙发上,四五个人把田健围在中间,不停地追问:“是真的吗?我们怎么办?客户怎么办?”田健除了安慰他们,没有办法。

  而最后一个流量来源——3721插件,恰好又被“360安全卫士” 高调列为“流氓软件”,如果网民都使用该软件,这等于让3721的流量可能为零,而阿里巴巴雅虎目前最赚钱的项目就因此一文不值。这直接影响阿里巴巴雅虎的报表和田健个人的工作业绩。

  这让田健和阿里巴巴雅虎接受不了,“怎么能说杀就杀,你说要对得起全中国的网民,那你要不要对得起当年跟你签合同的企业和渠道商?”田健说。目前3721的很多合同都是周鸿祎时代签署的,合同期限从1年到15年不等,有的甚至是终身合同。

  周鸿祎的旧恨

  在3721纳入雅虎麾下之前,双方的关系并不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

  2002年的北京玉兰花节,阿里巴巴CEO马云、3721老板周鸿祎还曾同现任6688董事长的王峻涛一起在北京大觉寺赏花后通宵促膝长谈。这个场景,王峻涛怀念至今。

  2003年互联网的冬天以及和百度不断升级的竞争促使周鸿祎主动去寻求合作方和收购方。众多收购方中雅虎开出的条件让他非常动心——提供搜索技术的支持以此增加对百度的竞争力

  对于雅虎开出的1.2亿美元的收购价格,周鸿祎当时也很满意。双方签订了一个为期两年的协议约定:雅虎首次支付50%的金额给周鸿祎,同时周鸿祎执掌收购了3721的雅虎中国,如果第一年能完成利润和收入,再行支付25%,第二年则要实现双倍的利润和收入,才能拿到最后的25%(具体的利润和收入金额因保密条款的限制目前尚不得而知)。这个签署于2003年11月21日的协议为日后周鸿祎和雅虎美国的冲突埋下了伏笔。

  “我有虚荣心,如果别人都做不好雅虎中国,而我能做好,那证明我很棒。”周鸿祎说。

  于是,外界看到的2004年的雅虎中国,风云迭起。

  6月份,推出了独立于雅虎域名的搜索品牌“一搜”,主打MP3搜索市场。7月份,紧随google,把雅虎原来只有6M的邮箱扩容到1G,搅乱了国内的市场。紧接着,免费为小公司制作有他们自己后缀名的邮箱,只要求登陆页面显示雅虎邮箱。

  但外界看不到的是,对于周鸿祎的经营方针,“雅虎总部都不满意。”一位雅虎中国原高层透露,“一搜”的计划用了6个月的时间,仍然没有得到总部的批示;雅虎和中小企业的合作,被认为丢了“根本”——后缀名。而且文化的冲突也导致了技术上的不合作和不支持。2004年4月时,雅虎中国计划扩容邮箱,但负责邮箱的高级工程师拒绝提供任何合作,因为他有情绪,觉得雅虎中国被一个野蛮人接管了。周鸿祎一怒之下给雅虎总部写信要求开除,结果反而是这名工程师被调到了美国。同一件事,网上流传的版本是为了开除一个员工,周鸿祎给总部写信,他不走,我就走。

  “雅虎中国想做什么,我自己也做不了主。”从雅虎中国离职以后,周鸿祎曾对媒体倒过这样的苦水。

  更大的矛盾还在后面。2004年年终,虽然经过普华永道的专业审计,证明雅虎中国的利润和收入达到了合同上既定的目标,但雅虎总部负责收购的部门还是在其他问题上提出质疑,比如放弃雅虎后缀名的邮箱有损品牌形象,比如要求员工人数第一年350人,第二年400人,但第一年周鸿祎就已经招了500名员工。收购部门的逻辑很明确:用最少的金额买最好的公司。

  这时,周鸿祎开始意识到2005年的双倍利润收入的目标可能是一个“陷阱”。“周鸿祎告诉我一个金额,问我2005年能不能达到,我很肯定地告诉他达不到,即使只做赚钱的业务。”当时还是副总、主管雅虎中国经营的田健回忆。

  “当时双方已经陷入了一种相互不信任的状态,这是合作中最要不得的。”王峻涛说。

  2005年能不能达到双倍的利润和收入,当时是一个未知数,但至少如果要继续发展2004年的长线业务,必须加大投入,并且只能向雅虎总部申请。

  周鸿祎透露,他当时提了两个方案——收购金额不变,长线的邮箱和搜索业务再拨一笔额外的费用;或者双方都退一步,协议提前结束,最后支付的金额不按照当初设定的利润收入目标来确定,而是直接确定一个比原定收购价格低的金额,但雅虎总部都不同意。

  这个谈判就此陷入了僵局,2005年上半年,雅虎中国的业务几乎停顿,员工人心惶惶。当时的一名雅虎员工如此说。

  据一位雅虎中国原高层透露,2006年5月,在越洋电话里吵了5个月后,性急的周鸿祎摔了电话,直接飞去了美国总部,向杨致远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要钱不给钱,要人不给人,没法干了。”雅虎总部也给周鸿祎提了一个方案,请周鸿祎和他的团队留下,按收购金额原价支付属于周鸿祎的那部分股权,但周鸿祎不要介入支付给其他股东的金额,这一次,换成了周鸿祎不同意。7月,周鸿祎正式对外宣布离职。

  令所有人吃惊的是,在周鸿祎宣布离职后不到一个月,雅虎就宣布了和阿里巴巴的合作,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连带3721也成了阿里巴巴的产品线之一。“这个消息,你可能比我知道的都早。”周鸿祎对记者说。

  对于这个结果,周鸿祎并不讳言他的愤怒,尤其是对8月11日的阿里巴巴入主雅虎中国的员工大会上,马云所表示出的拿下3721的喜悦。当时的雅虎员工在情绪上也很难接受,从一个国际化大公司的员工变成了本土公司职员,马云的讲话引来的是一阵倒彩,即使是今天非常欣赏阿里巴巴文化、欣赏马云的田健,当天也只听了十分钟就愤而离席。

  但周鸿祎透露,收购前马云曾经电话咨询过他和国外公司谈合作的注意事项,周鸿祎提醒他一定不能签署当年3721和雅虎这种协议,当时周鸿祎并没有想到马云正在谈判的国外公司正是雅虎美国。

  周鸿祎离职后,田健执掌的阿里巴巴雅虎在很多业务上进行了调整:取消门户专注搜索;3721更名为雅虎助手;调整渠道策略,将渠道商从周鸿祎时期的五六千家锐减到目前的五六百家。对此,周鸿祎均提出质疑。双方的矛盾也开始越积越深。

  周鸿祎究竟做了什么?

  带着不满离开雅虎中国之后,周鸿祎究竟做了什么,成了今天这场口舌之战争论的焦点。

  当当网总裁李国庆认为这就是一场攻心之战,是阿里巴巴最擅长的策略——从心理上打垮对手。但他觉得争论的问题本身有待商榷,“企业的道德边界从来就是模糊的,更不用说互联网行业的道德边界。”不管怎么说,李国庆还是认为阿里巴巴雅虎的攻击有些“过了”。

  周鸿祎离开雅虎中国之前,向员工发放了一笔奖金,当时作为公司高管的田健拿到了250万元,这笔钱的所有权以及是否悉数发放成为争论的一个焦点。阿里巴巴雅虎指责周鸿祎混淆了这笔奖金的所有权,用本来属于雅虎总部的钱收买人情。周鸿祎的解释是:“雅虎这种国际大公司,有独立的法物财政体系,不可能直接授权个人发放。”

  周鸿祎离开雅虎中国的前后,有100多名员工先后离开。阿里巴巴雅虎称有证据显示周鸿祎威逼利诱员工离开,周鸿祎回击时藉此批判阿里巴巴雅虎:“数百人在一年的时间里面陆续离开一个公司能把责任都栽到我头上吗?这一年来,企业多次调整战略,每一次撤销一个部门必然伴随着一些员工的离职。”

  所有这些争论和指责,在8月16日阿里巴巴雅虎和周鸿祎互相宣布“不往来”以后,渐渐停止。17日,周鸿祎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称其损害名誉权,要求赔偿360万元。阿里巴巴雅虎公关人员介绍,目前他们也在法律证据的收集阶段,不日即将提起诉讼。究竟孰是孰非,目前只能等待进一步的法律判决。

  但这场口舌之争给互联网业带来的震动远未平息。处于事件漩涡中心但一直未公开发表言论的马云私下对记者感慨道:“这样吵闹下去,海外的投资人会怎么看中国的互联网业?”马云也因此不愿意站出来披露更多的细节。

  “归根结底这是一个商业利益的问题,但非要搞得这么难看,这个商业模式本身是不是就有一些问题。商业竞争上比互联网竞争激烈的行业多的是,为什么只有互联网出现了这种现象?”王峻涛对此深表忧虑。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无相关文章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