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学界 | 社会现象 | 文章·争鸣 | 读书 | 学者家园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Blog | WIKI | 网上调查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科技·IT
《新民周刊》文章:寻找虚拟电子货币的疆界

  2006年11月28日 14:16  新民周刊

  当虚拟货币向现实货币实现价值转移时,或许就会对现有的金融体系产生一定程度的冲击。

  撰稿/杨艳萍(记者)

  孙小蕾是QQ的老用户,1999年11月腾讯公司公布它的注册用户首破100万时,孙小蕾就是其中一员。在很长一段日子里,QQ对于她不过是个免费的网上即时聊天工具而已。她也知道腾讯不可能永远让大家“吃白食”,收费是早晚的事。

  孙小蕾在QQ上花掉的第一笔钱,是给自己的QQ头像买“衣服”。原来头像中的MM身穿三点式,让孙小蕾觉得“ 有损偶的光辉形象”。她在街边销售电信充值卡的小店买了30元的Q币卡,充到自己的QQ账号中,然后在网站里买来各色行头,把自己装扮起来。

  她买Q币的第二个用途,是让妈妈在QQ上打牌。孙妈妈的牌技相当一般,三天两头把自己打成负分,再上牌桌就没人爱搭理她了。按照游戏规则,负分可以用Q币来抵冲,所以买Q币给妈妈负分冲零,让她能在牌桌上继续“战斗”,就成了孙小蕾每月“孝敬”妈妈的一种手段。

  腾讯网站上,可以用Q币购买的商品不胜枚举,而在腾讯提供的服务中,无论是QQ会员、网络硬盘、QQ音乐、订阅杂志、QQ游戏、QQ宠物,都需要用Q币来支付,甚至在腾讯产品服务体系内,Q币与Q点、QQ游戏币等之间,都建立了等量交换关系。

  Q币的价值

  用人民币来购买Q币,再用Q币从网上买来各色虚拟的物品来装饰自己的虚拟空间,而且可能6个月后这些物品就会自动作废,这样的行为在许多人看来或许不可思议。

  腾讯的老板马化腾却从不这么看。他觉得这就像穿衣服,大家都穿免费的衣服那还有什么意思?如果你能找到一件绝版的衣服,你就一定肯为此付费。马化腾说,这就是用户的心理需求。

  腾讯的工作就像在开办一个超级娱乐城,QQ聊天工具就是一张进城的免费门票,你要在这里盖房子,腾讯就是装修材料供应商;你要在这里养狗养猫,腾讯就来负责宠物的衣食住行;你还可以在这里打牌下棋,看电影听音乐,只要你有Q币来付账,腾讯就会给你提供周到的服务。

  在腾讯营造的网上世界里,Q币的流通畅行无阻。所有的商品都是虚拟的,甚至这些商品在腾讯规定的时间期限里会化为乌有,但是Q币是真实的,它是QQ用户在现实世界里通过各种途径用人民币买来的,只不过不同的渠道Q币与人民币的比价存在差异,正轨途径最少是0.9Q币:1元人民币,在淘宝网上它可能是0.5Q币:1元人民币。

  根据腾讯的2006年中报,其2006年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长了112.9%,达到13.503亿元,而同期其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同比大幅增长了282%,在总体收入中占66.6%。这也就是说,腾讯2006年前6个月的13亿多的收入中,有将近9亿来自Q币的交易。

  用了不到8年的时间,腾讯拥有了5.5亿的QQ注册用户。如果把腾讯看作一个国家,它在世界上应该算是第三人口大国了,这个“国家”通行的货币就是现在名噪一时的Q币,根据腾讯提供的数据,Q币使用人数已经超过了2亿人,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Q币早已冲出了腾讯的“疆界”,可以用来购买其他网站游戏的点卡、虚拟物品,甚至一些电影、软件的下载服务。

  可以说在目前的网络虚拟货币中,Q币是流通性最好的品种。Q币这一特殊价值,让不少人从中看到了商机,在淘宝网、我有网、5173.com等网站上,有人开设出Q币与人民币双向兑换的“商店”,为虚拟货币与现实货币的对接,打开了一条网络通道。

  与现实对接

  Q币在网上通行多年,它是如何进行流通、怎样产生价值、与现实世界存在什么关系,对于这样的问题大多数人过去并未在意,直到今年超女比赛允许用Q币投票,粉丝们对Q币的疯狂抢购带来巨额交易量,才使Q币的运行方式和潜在的各种问题,引起了现实世界的高度关注。

  在超女比赛总决赛期间,按照新规则,粉丝可以用Q币为选手投票,一个QQ号充值15个Q币,就可以投15票。消息一经发布,商家手中的Q币顿时奇货可居。淘宝网上销售Q币的商铺,在一周内从3000多家增加到过万家,每天Q币的交易量超过50万元人民币。

  这样的结果,使人们重新审视虚拟货币在现实社会中的作用。事实上,早在腾讯与电信、移动进行合作,用户可以用座机和手机给Q币账户充值起,Q币对现实货币可能带来的冲击就在网上引发了争议。腾讯一直强调Q币与现实货币的一个关键性的区别,就是它的单向流通性,即只能用人民币购买Q币,而Q币却无法兑换成人民币。

  在腾讯发行Q币的官方渠道,自然是不能反向兑换。不过现实就是这样,有需求就会有市场,需求越大市场越活跃,不论交易的方式是白还是灰。比如买Q币给超女投票,买Q币去下载一个瑞星杀毒软件,用Q币给论坛的版主支付工资,在网吧用Q币代替上网费,这些都需要Q币有一个双向兑换的渠道。

  在这样的背景下,网上Q币的双向兑换平台应运而生,有些人甚至专门做起了买卖Q币的生意,每月的收入在2000-5000 元。从某种程度来看,Q币已经成为互联网上除人民币之外最通行的一个“币种”。

  腾讯官方的Q币充值方式,包括用Q币卡、银行卡、电话等来充值,除此之外,网上商铺售出的Q币,又是从哪里获得的呢。

  王奕雷在网上使用Q币多年,不过他从来没有自己买过,都是网友赠送的。QQ秀里买衣服这样的事情,在王奕雷看来都是女孩子干的事,他的Q币都是用来打游戏,买道具。因为Q币可以用座机和手机充值,有的人就用单位的座机电话充,手机能报销的就用手机充,自己用不完就送网友送朋友。没条件的人还动起来歪脑筋,买来手机卡给自己的Q币账户充值,充到欠费不能用,把卡扔掉了事。

  真正做Q币买卖的人,这样小打小闹收集的Q币毕竟有限,他们一般有固定的上家供货,几个论坛版主,或者游戏玩家,更有身份不明的网络黑客。

  在腾讯的网络游戏中,Q币可以和游戏币按照比例进行兑换,比如1Q币:15000个游戏币。有人借此打主意,注册两个QQ号上去赌博,赌的金额还相当大,他一家能看到两家的牌,基本是包赚不赔。赢来的游戏币换成Q币,再到网上以4—7折的价格兑换成人民币。除了超女投票这种特殊情况,Q币买家一般是些有钱又没时间玩游戏的人,他要跟高级别的游戏伙伴过招,或者要配置更好的游戏装备,这些想法有Q币就能办得到。

  目前来看,黑客用木马盗取的Q币,很可能是网上Q币交易最大的来源。今年5月广州就曾破获一起盗窃Q币售卖案,一家电脑公司的维护员用黑客技术侵入腾讯在线销售系统,窃取账户内3.2万个Q币,然后在网上低价销售,为买家的Q 币充值。黑客团伙作案偷盗Q币的方式更为惊人,网上消息说,有人通过木马程序搜索有价值的QQ账号和密码,然后将里面的Q币转到自己的账号上,有时一天盗取的Q币高达150万个,数量之大令人瞠目。

  政策风险

  在网络世界里,游戏玩家之间虚拟物品和现实货币的交易早已非常普遍,比如《剑侠》的玩家想买一把“奔雷枪”,就可以支付1500-2500人民币向另一个玩家购买。不过网上已有的诸如Q币、网易币、百度币、酷币、UU币等虚拟货币中,真正能与现实货币进行兑换而且数量达到相当规模的,还是首推Q币。

  除了网络游戏衍生出的点卡、装备外,数字图书、音乐和影视等虚拟商品的出现,使虚拟货币日渐显露出它在现实社会的商业价值。在这场虚虚实实的竞争中,谁的支付渠道更通畅,谁的应用范围更广泛,谁就能更早确立在虚拟交易中的强势地位。腾讯近期推出的拍拍网、财付通以及更为简便的Q币划转方式,无不是在强化Q币的各种功能。

  中国互联网已具备了每年数十亿虚拟货币的市场规模,而且正在以每年20%的速度快速增长。这种极具市场潜力的交易使网络世界产生了某种可能:强势虚拟币种的发行单位有可能成为“虚拟央行”。在这种情况下当虚拟货币向现实货币实现价值转移时,或许就会对现有的金融体系产生一定程度的冲击。

  Q币为腾讯创造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商业价值,同时也为它带来了政策风险。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李超近日称,央行将从明年起草制定电子货币相关的管理办法,包括虚拟货币在内的电子货币将成为继电子支付后又一个监管重点。-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