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学界 | 社会现象 | 文章·争鸣 | 读书 | 学者家园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Blog | WIKI | 网上调查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科技·IT
Google斗法印度的背后:最强大的还是政府

  2007年2月27日 09:47  南方周末
  □本报记者 姚佳威

  “这简直是恐怖分子的帮凶!”——印度总统卡拉姆。

  “我不能理解,他们为何如此紧张,这在美国是完全合法的。”——Google发言人弗斯特。

  “在美国合法,可并不意味着在印度合法。”——印度军方代表。

  一国政府与网络“大腕”巨擘激烈“斗法”,双方各显神通,明争暗斗,而其缘起,只是一款信息服务系统。

  2月6日,印度政府与互联网搜索巨擘Google(中文名为谷歌)达成协议,Google将在其GoogleEarth系统中,按印度政府提供的清单,把清单上指定的“敏感地带”图片,包括军用设施和重要科研机构照片进行模糊处理。如今,与论坛上网友留下的清晰图像相比,现在班加罗尔等地的军事基地分辨率已经明显降低,无法辨认任何细节。

  这场争执以Google作出妥协而告一段落,然而其间的前后关节,折冲尊俎,尚存诸多未知。

  Google威胁国家安全?

  2004年6月,Google推出“GoogleEarth”服务(Earth意为地球),用户只要下载相关软件,即可免费浏览数据库中世界各地的卫星图片,其清晰度甚至能辨清公路上的车辆。GoogleEarth甫一问世,旋即受到全世界网民热捧,GoogleEarth的用户暴涨,点击次数迅速过亿。

  经过2006年的扩充更新,GoogleEarth的卫星照片数量扩大了四倍。此次更新引发网络上的下载狂潮,据Google透露,到目前为止,Googleearth仅下载次数就已超过了一亿次。

  业务蒸蒸日上,财源滚滚而来。但这些“完全合法”的卫星图片所带来的非议与指责,也随之出现。

  2004年夏,印度国防部一普通工作人员经朋友推荐,下载了“GoogleEarth”软件。鼠标稍动动,印度几个大城市尽收眼底。这名工作人员大约心血来潮,其手里的鼠标向着印度的“要害地点”移去……

  在首都新德里,印度总统府和国会大厦首先闯入眼帘。拉近距离,建筑布局清晰可见,甚至可看清窗户与阳台。在孟买的海军港口中,停泊与正在建造的航母都一览无余;在班加罗尔,甚至可见印度耶拉汉卡空军基地驻扎的战斗机、直升机和印度斯坦航空有限公司飞机制造厂的全貌。

  这位工作人员立刻向上级汇报,而他的上级几乎在同一时间,收到几个类似的“警报”。下情上传,须臾间,印度军界与政府为之震动。

  据《印度时代周刊》报道,印度总统卡拉姆随后在警务会议上郑重宣称,Google此款信息服务系统,已对印度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在当前恐怖主义“方兴未艾”的严峻形势下,Google此举无异于“雪上加霜”。如果恐怖分子想要袭击这些要害地点,这些图片几乎将是必备的参考地图。

  此后,印度政府向Google提出抗议,要求Google立刻撤掉这些图片,至少要“大幅度修改”,一些政府官员甚至私下里向当地媒体透露,要在印度“封杀”Google。

  被Google“得罪”的不仅是印度政府。2005年9月,GoogleEarth发布了韩国总统府和乌山空军基地的卫星照片。照片上,无论是青瓦台总统府,还是空军基地上的B—52轰炸机都一览无余。韩国外交通商部就此事向美国提出交涉,认为这将严重威胁到韩国的国家安全。韩总统府发言人金秀满表示,这些照片可能被朝鲜军方利用,韩国对此深感担忧。

  因GoogleEarth而付出最惨重代价的要数驻伊拉克的英军了。自从英军进驻巴士拉营地,几乎每天都遭到武装分子迫击炮袭击,对方的炮弹如同长了眼睛,英军士兵吃尽苦头却不知其所以然。直到一天,驻伊拉克巴士拉空军总部的士兵打开了GoogleEarth,才真相大白。原来,他们的营地已经被某“热心网友”在GoogleEarth的照片上精确标注。英国陆军要求Google公司将营地的图片进行模糊处理。也许是人命关天,Google这次没有拒绝英军的要求。

  英军从在巴士拉逮捕的一名武装分子的家中缴获了驻伊英军阿拉伯基地的GoogleEarth照片。照片上,士兵宿舍、装甲车停放地,甚至卫生间都标注得一清二楚。还有报道称,这些图片已在巴士拉的黑市上出售给反美武装。

  除了在印度和伊拉克的军事设施,借助GoogleEarth,可以看到日本海军的潜艇,可以在台湾空军机场的照片上,把机场上的飞机数量与型号都搞得一清二楚。面对这个信息服务系统的强大能量,连“没有直接对手”的荷兰等欧洲国家,也对GoogleEarth发出“威胁国家安全”的质疑。泰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政府,也纷纷向Google提出抗议。

  不情愿的妥协

  在美国的Google总部里,是这样一番景象。舒适宜人的木质地板上,有员工光着脚丫踱步,旁若无人;大楼内健身房、按摩房设施一应俱全;甚至还有积木、玩具供员工任意取用,让人把办公室与休闲会馆甚至幼儿园混淆起来。虽有工作时间规定,但无论迟到一会还是早退些许,都无人干涉,员工们上班时间也可以听音乐,网络聊天,处处流淌着自由的气息。

  “Google总部的自由氛围,是全世界每个Google员工的梦想。”一个曾在Google实习的大学生介绍。

  “和政府机关甚至是一般企业有很大不同,Google的整体氛围,就是很不喜欢官僚主义,不喜欢强制行政命令。”Google公司的前员工对轻松氛围记忆犹新。

  “跨国公司一般都有自己的文化,而这种文化难免会让跨国企业对投资目标国政府的一些政策产生抵触情绪。”一家法资国际咨询公司的分析师妮可介绍,她曾帮助多家跨国公司制定“与政府关系分析报告”。

  大国政府与跨国公司,二者产生抵触的,还远不止于此。

  颇多GoogleEarth的追捧者们认为,印度政府的要求与Google的基本理念相悖,因为Google倡导信息自由流动和共同分享。“我们的理念,就是要为用户提供最高质量的服务。”佩奇在公司上市之初的演讲中提到。“但是,如果把一些图片的清晰度调低,就意味着Google主动降低服务质量,对这款软件的收益可能造成影响。”

  “我们的照片都是民用卫星拍摄,是几年前的旧照片,是合法的,并不涉及泄密问题。”Google面对印度政府的指责,最初也是自信满满。

  2月12日,记者借助GoogleEarth查看印度的“敏感地带”,与论坛上网友留下的清晰图像相比,现在班加罗尔等地的军事基地分辨率已经明显降低,无法辨认任何细节。此前的2月6日,Google与印度政府达成协议,Google将在其GoogleEarth系统中,按印度政府提供清单上的“敏感地带”图片,包括军用设施和重要科研机构照片进行模糊处理。

  也许“胳膊难敌大腿”,但Google是否曾经抗争过?是否曾求助“外力”?记者致电Google在印度的分部,但其员工的回答简单而且直接:“情况有点复杂,不方便透露”。随后,就挂断电话。

  美国政府袖手旁观的背后

  “为维护本国公司利益,美国设有美国总商会、美中贸易委员会等组织,虽然是民间组织,但其在美国国内的影响力不容小视。这些组织会定期邀请跨国公司开会,了解近况。美国的跨国公司在国外遇到知识产权、贸易壁垒、不公平竞争等问题,都可以通过这些组织向美国政府和国会反映”。汪杰(化名)曾在美中贸易委员会供职,了解其内部运作过程。

  “一般像Google这样的大型跨国企业,都设有专门协调与政府关系的部门,在国外,负责了解外国政府的政策,与当地政府协调,在国内主要是和在国会会有一些‘议员朋友’,必要时,这些都是可以影响美国政府决策的重要资源。”汪杰介绍。

  但从Google与印度政府“斗法”的前后过程来看,美国政府这一次似乎没有运用其影响力来为Google“助拳”。

  “美国总商会和美国政府,一般只在涉及贸易壁垒和知识产权问题上过问较多,但对于本国企业对外投资,一般不会直接加以庇护,即使是国会,也要考虑国际舆论的压力。”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李敏老师介绍,“印度与美国政府近年来关系良好,这件事如果在前几年,美国可能会有不同的态度。况且,事关别国国家安全,‘9·11’之后,美国也一直强调本国国家安全。”

  网上流传,恐怖分子在发动“9·11”袭击前,就利用微软一款名为“模拟飞行”的游戏来练习驾驶飞机和熟悉曼哈顿空中交通。

  另据印度媒体报道,美国政府也曾要求Google对白宫和国会山等重要地点进行“模糊处理”,认为这些卫星图片会帮助这些恐怖分子。

  记者还试图借助GoogleEarth寻找太平洋上两个广为人知的美军基地:关岛和冲绳,照片上固然能找到相应的岛屿,但照片上分辨率极低,模糊一片,难寻军事基地的踪影。在月光博客的GoogleEarth专题论坛中,一位网友发帖提问:“各大国的军事基地都看得清清楚楚,怎么就看不见美军的军事基地呢?”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美国政府向印度施压,就等于抽自己耳光。”Google论坛上一位网友分析。

  最强大的还是政府

  实际上,即使不通过Google,清晰的卫星照片也同样可以获得。最早,美国航天局就提供民用卫星照片,用于商业与科普。

  据了解,GoogleEarth的前身是一家名为“钥匙眼”的公司。它将地球表面的卫星图像和航拍照片结合,形成三维世界地图,供电脑公司开发游戏软件。2003年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直播美军进攻巴格达时,就曾使用钥匙眼的三维软件,精细勾勒出美军轰炸巴格达市区的具体方位。后来,Google看重其潜在经济价值,将其收购。

  广州一家网站的编辑吴先生是Google的老用户,他告诉记者:“美国目前有多家销售卫星照片的公司,区别仅仅是会收费。尽管卫星照片有很多来源,但99%的网民并不知道,甚至连批评Google的政府与军界人士都不清楚,而Google名声在外,于是很不幸的成为‘众矢之的’。其实即使解决了Google,恐怖分子只需多花几美元即可得偿所愿。”

  “从国际法上看,目前没有条约规定,不允许民用卫星拍摄地面建筑,也没有国际条约禁止这些照片的军用还是民用。如果这些国家认为这样不安全,可以一起制定一个条约,来对发布民用卫星的军事基地照片加以禁止,但是在这样的条约出现之前,Google的做法就是合法的。”华东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副教授管鉴强认为Google从法律上并无理亏之处。“实际上,这就是一个情理和法理的问题。从法理上,Google并没有错,但是拍摄别国要害地点的照片,为可能的恶行创造机会,只是从情理上有点问题。Googleearth就像一把刀,恶人可能用刀来杀人,但刀本身和刀的生产者并没有错。”

  “今天,跨国公司掌握的资源越来越多,力量越来越大,这是全球化的一个表现,但不可否认,现代社会最强大的还是政府。”美国加州大学的政治学教授摩根这样评价。

  在合法的前提下,Google还是接受了妥协。不过,似乎博弈的赢家不只一方。印度政府日前宣布,欢迎像Google这样的跨国公司,并承诺增加对大型外企的优惠政策。Google高层亦宣布要扩大在印度的投资。目前来看,似乎受损的只有普通网民的好奇心。再有,如果真有人按照改动后的Google地图冲进某要害部门,可能会发现,面对的不是某要人的舒适卧室,而是满是荷枪实弹的卫兵。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