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学界 | 社会现象 | 文章·争鸣 | 读书 | 学者家园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Blog | WIKI | 网上调查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科技·IT
网络社区:未来20年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改变因素

  2007年8月3日 08:54  互联网周刊

  作者:董晓常

  不了解网络社区,你未来20年的生活和商业会承受巨大的机会成本

  1882年,德国邮政总局在德国组织召开世界上第一届管理大会,大会的邀请对象是各地邮局首席执行官,而大会唯一的主题则是如何不畏惧电话。最终的结果让德国邮政总局尴尬不已,竟然没有一个邮局的首席执行官出席该次管理大会。原因是受邀者都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他们完全不能接受自己将来还得使用电话这种“低级”工具的提案,因为当时只有公司里下属员工才使用电话。

  没有人意识到他们拒绝的是一次革命性的进步。

  看看现在商业社会的从业者们对电话的依赖程度,我们可以深刻理解要接受一种革命性的新趋势是如何困难重重。

  现在,在我们所处的21世纪,又有一个革命性的新趋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它就是网络社区。但这次它被主流商业人群接受的难度丝毫不亚于电话在19世纪所经历的。

  无论是YouTube、Myspace,还是猫扑、腾讯,这些目前网络社区的代表都无一例外地指向同一个群体——25岁以下的年轻人。而这些年轻人的表现同样将社区的属性引向同一个方向:轻浮、狂躁、无聊、搞怪。

  如果现在重新组织一个议题,让我们的首席执行官们如何不畏惧网络社区,他们的侮辱感丝毫不会亚于当年德国的邮政局高管们。

  但是,请相信,网络社区的确已经深刻地影响到当下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作为一个网络实名制的国家,韩国的社区网站赛我网的用户已经高达2000万,而整个韩国的人口也只有4800万。这意味着除了老年人和幼童之外,95%以上的韩国人都在参与网络社区。而在欧洲,仅2006年通过严肃交友社区Meetic找到另一半的人数达到100万。在中国,几乎每一个年轻人都会有一个腾讯的QQ号码,并享受到腾讯各种网络社区服务。

  一个基本的判断是,随着年轻人的成长,这一人群不可避免将成为未来20年中国商业的主力人群。如果不了解这一人群的各种新特征,无论是作为投资者还是管理者,恐怕都会面临巨大的沟通成本,甚至损失。

  但这还远远不是网络社区的全部。

  腾尼斯在其社会学经典著作《社区与社会》中总结道,“人需要社区,也需要社会——个体从社区中获得地位和归属感,在社会中发挥作用。”

  但在过去几个世纪的城市化中,传统社区几乎已经被破坏殆尽。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曾断言,“城市之所以吸引人,就是因为它能让人摆脱强制性和限制性。但同时这又是一种破坏性因素,因为它没有自己的社区,城市里人与人互不相识。现在世界各大城市均已陷入一团混乱之中,当务之急就是建设新的社区,而这是政府或者商业组织都力不能及的。”

  网络社区无疑是传统社区角色的延伸,然而伴随网络社区而来的也许不仅仅是延伸,更多的可能是革命性的改变。

  德鲁克有一个独特的观点是蒸汽机并不是工业革命的标志,而铁路才是工业革命至关重要的因素,并史无前例的改变了我们的经济、社会和政治生活。原因在于蒸汽机仅仅是使原有产品的生产速度提升,而铁路的出现不仅创造了新经济区域,也迅速改变了人类的“心智地理”,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拥有移动能力,第一次拓宽了平凡人的眼界。

  在我们看来,网络社区的革命意义犹如铁路。如同铁路一样,网络社区也同样迅速改变了人类的“社区心智地理”,让普通人在社区上有了不可思议的选择权和参与感。

  无论就生活还是商业而言,网络社区都将是未来20年最具影响力的改变因素。而无论你在这个社会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你都有必要了解和接受这种改变。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