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学界 | 社会现象 | 文章·争鸣 | 读书 | 学者家园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Blog | WIKI | 网上调查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科技·IT
《新民周刊》封面文章:盛大:文学寻梦

  2008年10月24日 09:27  新民周刊

  盛大:文学寻梦

  王朔去年复出时虚晃一枪,说以后不出纸质书,要在网上推出收费阅读,结果他还是被高额版税吸引到了传统出版领域,而且一出就是三本。真正在网络上做收费阅读,并且有志建立电子版权中心的另有其人,他就是盛大网络的CEO陈天桥。

  网络改变了我们的阅读习惯,盛大文学将这种改变进一步深化,阅读—付费,文学—产业,这是他们在尝试的一条大文化产业之路。或许在网络文学十年之际,新的改变又开始了。怀揣着梦想,这次,他们不仅要改变网络文学的命运,更梦想着改变整个文学的命运。

  (钱亦蕉)

  文学,“梦”开始的地方

  盛大文学公司CEO侯小强专访

  在成功利用创新的互联网模式推动网游业发展之后,盛大就一直在思考,同样的思路和模式,能否复制到其他传统的文化产业中去?新成立的“盛大文学”将是这一思想的最好的实践者。

  撰稿·钱亦蕉(记者)

  在今年的“世界读书日”,第五次国民阅读调查显示,互联网阅读率为36.5%,图书阅读率为34.7%,网络阅读首次超过图书阅读。文化评论家王干认为,网络阅读取代传统阅读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但网络阅读的主流化是一种趋势。

  不知不觉中我们对网络的依赖已经越来越大,网络也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习惯,包括阅读习惯。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严锋曾说道:“我是一个研究文学的人,在同行看来,我的阅读习惯是非常变态了。家中平时购买的、赠阅的各种文学作品堆积如山,我视而不见,却常在各大手机、笔记本和PDA论坛寻找阅读的方向。信不信由你,我这些年来读到的最有趣的书,都是在那些数码论坛里发现的。”

  是的,并不是80后、90后的新新人类才热衷网络阅读,包括严锋在内的很多60后、70后也已经开始“蜕变”,他们更愿意通过数码屏幕而不是纸张去阅读一部文学作品。所以,当我听说有网络公司致力于搭建电子出版平台,丝毫不觉得惊奇,好像这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事。不过,当听说业内的领头羊、中国第一大小说门户网站“起点中文网”已经成功走向收费阅读,并且实现盈利,我还是不得不感叹线上出版的脚步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得多。

  3个月前,盛大文学有限公司宣布成立,继2004年盛大网络收购“起点中文网”之后,这是盛大CEO陈天桥又一次将目光聚焦在文学领域。“盛大从收购‘起点中文网’之后,一直没有放松在文学这块的投入,第一年是整合完善服务平台系统,去年盛大又向‘起点’追加投资1亿元,盛大的介入和推动,为其商业模式顺利运转并走向成熟,提供了有力保障。今年盛大又战略投资‘晋江原创网’和‘红袖添香网’,同原来的‘起点中文网’一起成立‘盛大文学有限公司’。”盛大网络新闻发言人诸葛辉说,“继对‘盛大游戏’(SDG)和‘盛大在线’(SDO)两个事业部进行企业化管理之后,盛大的新业务板块——‘盛大文学’浮出水面,标志着盛大正式进入集团化发展的轨道。‘盛大在线’是技术、服务支持,成为数字内容的出版平台,‘盛大文学’将逐渐成为与‘盛大游戏’并重、齐头并进的数字内容一部分。”

  这是否意味着以游戏起家的盛大网络,已经重新布局,文学将成为它的“另一只翅膀”?现在这么说还为时过早,与动辄十几亿、几十亿的游戏收入相比,文学公司年收入数千万只是“毛毛雨”,但是谁知道将来怎样呢?反正陈天桥已经先知先觉地看中了“文学产业”,谁又能说线上阅读不会成为下一个“网络游戏”呢?

  陈天桥表示,盛大的定位不是游戏公司,而是做“大文化”产业。在成功利用创新的互联网模式推动网游业发展之后,盛大就一直在思考,同样的思路和模式,能否复制到其他传统的文化产业中去?“盛大的使命是用新的技术和新的模式去改造、推动传统文化产业发展,并形成新的运作机制”,陈天桥说。新成立的“盛大文学”将是他这一思想的最好的实践者。

  在盛大网络的上海总部,我见到了刚刚上任不久的“盛大文学”CEO侯小强。面前的侯小强激情四溢、精力充沛,经过一两个月的熟悉和酝酿,侯小强已经准备好要在“盛大文学”这块试验田里投放几颗“重磅炸弹”。

  网络与传统的交融

  《新民周刊》:你是怎么与盛大产生交集的呢?

  侯小强:陈天桥年初来北京开两会,约了我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有没有兴趣来盛大?”我说“有”,就这样定下约定。我觉得最终打动我做出决定的是一个细节,有一次陈总约我去他那里聊天,门打开着,我进去时他背对着我,正从窗口看着楼下。他转过身,对我说:“如果中国的文学也能像北京的交通那么四通八达,一个平台能输送各种各样增值的东西,那该多好啊。”我就觉得这是一个很专注的人,也是一个很有理想和情怀的人。我想我也是这样的人,也想做这样的事。

  《新民周刊》:这次“起点中文网”大张旗鼓地搞30省作协主席小说巡展的活动,是想把传统作家这一块资源也整合进来吗?

  侯小强:我原来在新浪分管过读书和博客,文化圈的朋友比较多,所以我来到“盛大文学”以后,就一直在想我能利用原来的资源为“起点”做些什么?有一次,我跟辽宁省作协副主席刘元举,还有山西省作协副主席哲夫一起聊天,我问他们愿意来我们这儿写吗(指在起点网上发表作品)?他们说好啊。我想,两个人来写,可能还不成气候,如果能把全国30个省的作协主席或副主席都请过来,那该多好啊。实施起来,真的比我想象的要顺利得多,大概不到3周的时间,30个人就都谈妥了。传统作家对网络这块其实了解得挺多的,并不排斥,另一方面7月4日盛大文学有限公司的成立,让这些作家对“起点中文网”已经有了一定的印象。

  30省作协主席集体亮相起点中文网,将会极大地推动中国网络文学的繁荣。使传统文学与网络融通,强化传统作家与网络读者的交流。

  《新民周刊》:这次“巡展”最后会根据点击率和投票来评奖,这和“新概念作文竞赛”参加的都是无名后辈不同,他们都是已经成名的作家,对输赢会有顾虑吗?

  侯小强:我觉得这不用担心。首先,他们都是一个系统内的,一个等量级的,所以输了也不是那么丢人。就像跨栏,刘翔和罗伯斯比,水平差不多,输赢都很正常。第二,我觉得这个活动的意义并不在比赛上,这不是严肃的竞赛,它的意义在于这些传统作家去体验了网络写作的方式,网络文学引进了新的元素。对“盛大文学”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传播。

  《新民周刊》:“巡展”结束以后,你们会不会与一些作家签约?

  侯小强:有可能,不过我们一般签的是线上的版权,电子出版。

  《新民周刊》:这次你们与80后作家郭敬明签约,获得了他的最新作品《小时代》的线上版权,这是否预示着“起点中文网”将全面与传统作家(包括畅销书作家)合作?

  侯小强:我们会打造一个网络的版权创作和交易基地。“盛大文学”将专注于线上版权,“起点中文网”的第一次革命是它的商业模式的创新和用户规模的形成,现在应该是它的第二次革命——把平台的作用发展起来,让各种各样的读者和作者都来这儿,让每一个会写作的人都来这儿发表作品,让每一个喜欢阅读的人都能在这儿找到感兴趣的文字。

  说到与传统作家的合作,我们目前正在与这次茅盾文学奖的24部入围作品洽谈线上版权,现在已经谈了20多位作家,基本都愿意把入围作品的线上版权签给“起点中文网”。我觉得茅盾文学奖入围作品应该说都是传统意义上的优秀作品,但它们在网络上缺乏被认知,而这些作品的作者收入原来也是单一的。我们把这些作品放到线上,一方面更有利于好作品的传播,一方面也使传统作家的收入多元化。

  另外,畅销作家方面,除了郭敬明,我们还签了《马文的战争》的作者陈彤、《士兵突击》的编剧兰小龙、《暗算》的小说作者麦家,还有海岩、兰晓龙、沧月、慕容雪村、当年明月、严歌苓等21位一线号召力作家,他们的作品都会在“起点中文网”上全文连载。

  《新民周刊》:现在的新浪、搜狐的读书频道也已经有图书的线上连载,“起点中文网”上的连载有什么不同?传统出版机构会同意作品同时在线上出版吗?

  侯小强:新浪读书等原来的线上连载都是部分的,不是整本书的连载。而我们获得的是全本版权,而且“起点中文网”是收费阅读,所以可以说基本是独家。从出版社来说,应该也可以达成共识,第一,线上和线下针对的人群还是有很大不同,喜欢买书的人还是继续会买的;第二,网上连载,会扩大书的影响力,反而可能增加销量。当初我在做新浪读书时,一开始与出版社谈连载,他们也有些顾虑,后来上线了之后,发现有不错的传播效果,应该是双赢的。

  《新民周刊》:那么对于这些传统作家的作品,你们将采取怎样的定价策略?跟原来网上小说一样每千字几分这样收费吗?

  侯小强:会有些不同,比如包月,或者其他方式,现在我们正在研究,盛大成立了文学研究所,这也是研究所的研究项目之一。因为网络小说一般每天更新,一部小说字数都在百万以上,这是传统作家和作品做不到的,所以在定价上肯定要做调整。

  把文学作为产业

  《新民周刊》:“起点中文网”目前是国内运作得最成功的网络文学网站,而另一家曾经很有影响力的网络文学网站——榕树下,现在反而转向了线下出版,对此你怎么看?

  侯小强:“起点”与“榕树下”不同,“榕树下”在它最红火的时候也没有形成盈利模式,所以它后来回到了传统出版这一块。但“起点”不同,“起点”很早就解决了收费问题和盈利模式,并且形成了一定的用户规模。我们每天有200多万付费用户,超过800万独立用户访问“起点中文网”——这个数量是新浪的4倍,每天的PV(点击)超过3亿。这是我们打造线上版权平台的基础。

  我们做过调查,“起点中文网”的用户60%-70%都是男性,69%是大专以上学历,这在中国互联网中是首屈一指的,远远高于CNNIC调查的互联网平均水平。由于“起点网”的用户年轻白领比较多,习惯网上阅读,而且参与性强(我们曾设计了一个30个问题的调查,3天内就收到了15000人完整回答的问卷,一般网上的调查问题都是个位数的,因为网络用户没有耐心回答),有商业意识(他们中有不少是付费用户),所以广告投放效果特别好,这在喜欢“免费午餐”的中国互联网当中也是很罕见的。

  《新民周刊》:请你解释一下“起点中文网”的盈利模式,它目前的盈利状况怎样?

  侯小强:我们每年能产生10个收入上百万的作者,100个收入上十万的作者,1000多个收入上万元的作者。这是靠2分钱/千字的规模积累起来的。当然整个商业模式还要复杂一点,但基本可以理解为前半本不收费,后半本收费,最低2分钱/千字,作者一半、“起点”一半。整个商业模式上将来或许还会有微调,现在包括“起点中文网”在内的“盛大文学”年收入数千万,其中付费阅读就占了60%-70%,剩下的是广告和线下版权的收入。我们的最终目标是要实现主流化、商业化、社区化。

  《新民周刊》:你们与作者签约,包括以后比如电影的改编权吗?以后会尝试手机收费阅读等新模式吗?

  侯小强:一些优秀的作者我们会与他们签全约(包括线下出版和改编权),一些作者则只代理他们作品的网络版权,我们总共有4000个全约作者,全部作者大概有15万。是否签约,签怎样的约,都是由我们人数众多的编辑通过阅读和点击等标准衡量的。如果掌握了作品的全部版权,那么再创作改编为电影、游戏等等延伸作品,也是完全可能的。比如在“起点中文网”运作得比较成功的《鬼吹灯》系列,就已经形成了产业链。《鬼吹灯》不但实现了线下出版,而且还出版了漫画版,它也被我们自己旗下的游戏公司改编成游戏,它的电影版权卖给了杜琪峰。再比如像现在影响力比较大的《回到明朝当王爷》、《庆余年》等作品,将来都可以走产业链的运作。

  网络文学有着超强的群众基础,庞大的作品库则为其他文艺形式提供了支持。响应国家倡导的网游本土化战略,“起点”已经成为网游上游素材资源最重要提供者之一,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热门网络游戏。另一方面,只要我们搭建了电子版权中心,那么实现手机、阅读器等等的出版阅读,只是渠道问题。手机、阅读器的模式,是文学产业化的一环。

  《新民周刊》:像“起点中文网”这样的产业运作方式,在国外的网站中有借鉴吗?

  侯小强:国外没有。“起点”是民族产业,“起点”的模式是原创的。其实中国互联网很发达的,国外没有阿里巴巴这样的电子商务网站,也没有新浪这样的门户,这和国情差异也有关系。

  《新民周刊》:2004年,盛大网络全资收购了“起点中文网”,今年为什么又战略投资了“红袖添香”和“晋江原创网”?

  侯小强:刚才我提到了,“起点”的读者偏男性化一点,而“晋江”和“红袖”恰好是两个偏女性化的网站,用户有重叠,但更可以达到互补。原本“起点”的市场占有率排第一,现在我们收购了排第二、第三的两个网站,这样我们在网上收费阅读这块已经处于绝对领先的地位。

  文学的命运会被改变吗?

  《新民周刊》:传统出版门槛比较高,编辑做了筛选,出版的书具有一定质量。我们都知道网络写作门槛比较低,面对这么多良莠不齐的文章,读者怎么来选择呢?

  侯小强:解决这个问题有两个办法,一个是WEB1.0的办法,一个是WEB2.0的措施。前者是指按照传统互联网一样用分类、搜索、排行来提供选择,未来我们还会采取2.0的举措——我们会培养中国最大的独立书评人的队伍,他们就来自于读者之中,他们的点评推荐也比较公正可信。

  《新民周刊》:从《第一次亲密接触》发表算起,网络文学已经10年。“盛大文学”现在的一系列运作把传统文学引入网络,会对文学产生怎样的影响?

  侯小强:我一直认为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都是文学,不该有太大的差距。早期是因为有技术鸿沟,传统作家有一些不能熟练运用网络,所以最早的网络写手好多都是学理工的。还有就是传统文学有其审核标准,网络文学相对宽泛。但是随着上网变得越来越普及随意,网络写作也越来越被认可,我觉得两者的界限逐渐模糊并消失。没有什么传统文学、网络文学,文学就是文学,所谓的“网络文学”可以退出历史舞台了。将来文学将完成在网络平台上的统一,这就是“盛大文学”正在做的。我们已经与中国作协取得合作,进一步获得主流认可。

  《新民周刊》:这是否意味着文学全面商业化?

  侯小强:不同的人对文学有不同的看法,我觉得它本来就是同时拥有艺术性与商业性的。我认为文学要“有病呻吟”,文学形成一个作品,它发表出来,就有了商品属性,它会引起共鸣,为作者带来价值。当它出版成图书(或者像我们这样线上出版),它就是一个商品。商业化不是耻辱,我们要面对现实,就算评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作品也会带来销量上升。不能过于纯精神化,如果完全否认文学商业的一面,才是对文学的伤害。曹雪芹确实在落魄中写下了不朽名著《红楼梦》,但是让作家过上体面的生活,不是更好吗?这是社会应该承担的,而且也没有损害它的艺术品质。

  《新民周刊》:最近“起点中文网”在举办重建中国神话谱系的活动,wiki写作是你们下一步发展的创作形式吗?

  侯小强: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国家之一,中国拥有悠久历史,文化底蕴深厚。但数量庞大的神话人物,和《山海经》、《搜神记》、《封神演义》等优秀神话传说,却自古都没有能形成一个系统的神话体系,至今也没有像好莱坞那样为影视作品所借鉴形成一个产业,这是一个巨大遗憾。而中国神话谱系的编撰,则是对这个遗憾的弥补。邀请网民编撰中国神话谱系,是起点中文网作为中国网络文学重要阵地当仁不让的责任,wiki则是实现这个目的的手段。

  之后,我们将推出中国第一个家族史(家谱)写作系统,也是使用wiki的方式。我奶奶是九十几岁去世的,在她八十几岁的时候,她曾经对我说很想写传记;我父亲今年66岁,退休了,也想写自传。所以,我想一个人到老都会产生回顾一生的想法,那我就来为他们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写作个人历史。大家不但可以在线编辑家谱,而且还会为家族成员写作故事;不但可以自己写,而且还可以邀请家族成员一起来写;不但可以写自己家族的故事,还可以写一个单位,甚至一个地方的地方史。对于中国人来讲,这么大规模的有主题的记录行为是第一次,所以无论怎么评估它的价值都不为过。

  这是Web2.0时代的写作,很多人参与,可能还会发展出新的文体。

  《新民周刊》:这些都是很有创意的大型活动,除此以外,你还有什么新的想法呢?

  侯小强:我们正在搞一个“买梦”活动,来丰富小说素材库。潘石屹梦见家里的乡亲们给他娶了一个媳妇,一定要他回老家去生活;海岩梦见自己与人合伙抢劫飞机,“同案三人,面皆陌生,手中各执大号短枪一柄,酷态凛凛”;陆毅梦见他在北京潘家园开了个“洛阳铲”收藏铺,他设计的“洛阳铲”被航天部作为登陆火星、挖掘异星球原始文明、古墓文化专用产品……

  当然我们的活动不仅针对名人,也面对千千万万的网民。梦是文学的起点,而中国一直是一个缺乏想象力的国家,希望通过这个活动,能激发大家的想象力和写作热情。无论是神话谱系、家族史还是“买梦”,我们的目的都是要建立一个故事素材库,既然现在无论影视还是游戏都缺乏好的故事,那我们就来做这个收集积累工作。-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