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学界 | 社会现象 | 文章·争鸣 | 读书 | 学者家园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Blog | WIKI | 网上调查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学科·学界 >> 学术动态
中国宗教与社会高峰论坛主题论文摘要

  2008年10月28日 10:18  中国民族报
Keynote Abstract 主题论文摘要
 
Abstracts 论文摘要
 
  艾琳·巴克
  预备道路:概念性描述并理解当代中国的宗教与灵性
  概念的含义不仅在中国与西方之间差别很大,而且在各地区内部也是如此。我们首先要弄清楚所感兴趣的现象,其次要弄清对于来自两个不同传统的学者之间的交流,以及同被研究对象进行交流时,哪些语汇最为可靠。例如,祭祖应当看作一种宗教呢,还是文化信仰系统的一部份呢?“太极”应当看成一种灵性的实践活动呢,亦或只是健身之术?可识别的制度化是否存在不同层次?或者我们应当对“膜拜性的氛围”感兴趣?所谓氛围,是指那些人们可以直接拿来的现成资源,用于宗教的或灵性的时刻,这些资源可以包括流行音乐、艺术、文学、服装及其它媒介,它们并不具有明显的宗教性/灵性,却能提供构成新的世界观的成分,带有某种宗教性或灵性功能。
  只有澄清我们想要研究哪些现象、想要提出哪些问题之后,才能进一步决定如何着手研究。相对而言,了解信仰和实践活动的各种方法已经广为人知(观察法、问卷调查、访谈、文献搜索、内容分析),比较复杂的是通过比较来检验假设(需要使用非宗教变量,如地区、经济、性别、年龄)。多学科综合研究(历史学、人类学/民族志学和社会学)可能是最为重要的,但是心理学和历史学的角度和知识也是有用的。神学知识(广义上的)可以构成数据的一部分。
  探讨全球化过程正在对中国宗教性/灵性产生多大影响是理解中国的宗教/灵性状况可能有重要意义的问题。这种影响源自这样那样的传教士的到来和大众传媒,尤其是互联网传播开来的信息。与此相关的一个问题是我们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观察到对于全球化影响的本土的反应?而且,我们也许可以问,人们如何利用(并且创造)个人关系网络来传播信仰和实践;这些活动如何由一个中心控制,在何种条件下可能成为本土化的或者无首领的组织?我们也可以问,宗教社会学研究对信仰实践者和非信仰者、国家,以及其它官方机构等的影响是什么。
    本文将以作者过去四十年致力于西方新宗教现象之研究所获得的个人经验,来讨论以上问题,以及相关的问题。
 
 
  斐士丹
  基督新教作为“洋教”和“华教”在现代中国:自治、独立以及外国霸权的限制
  天主教(Catholicism)和基督新教(Protestantism)的中国样式的创建是一个长期工程。前者已经进行了400多年,后者则超过150年。这个过程是偏斜的,或者说是脱轨的,因为100多年的各种对外条约,致使当时中国的基督教(Christianity)被视作广义的帝国主义结构的一部分,被视为“洋教”——这个标签损害了基督教的可信性。我想做的是解开这个贴着“洋教”标签的包裹,并从中国业已存在的“宗教的”语汇和“宗教的”行为的传统中甄别出被基督教改良和利用的部分,这些部分使基督教与中国社会从最初粗糙的联系到最终成功地联系起来。什么样的仪式、崇拜、祭祀 和教义从中国的宗派或传统中转换到了基督教?“孝”、“忠”这样的社会伦理道德价值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它们是“宗教性”的吗?由此产生的结果又是什么?是中国的还是西方的?或者,从今天“世界基督教”(world Christianity)来看,这种区分还有意义吗?基督新教将来在中国宗教或灵性(religion or spirituality)的领域中位置何在?
 
  白诗朗
  从北京到波士顿:新儒全球化之未来贡献
 
  毋庸置疑,被称为“新儒学”的当代哲学运动将会对中国社会及其它社会的伦理发展产生影响,虽然该影响的性质仍属于推测性的预示范围。更令人困惑的问题是:对于一个迅速全球化的世界,新儒教伦理的本质、范围、和冲击会是如何?例如,一个正在经历深刻的内部变革、更新、再生的传统,如何能够影响那些没有任何“儒家” 经历的历史记忆或社会记忆的文化区域呢?现代“新儒学”——我们必须牢记这是一个倍受争议的概念——能够传播到象波士顿那样的陌生环境中去吗?许多学者相信儒学的现代转型只是一部怀旧的大戏,由主观历史产生的幻象推动着,而这主观历史是凭着缺乏充分理由的盲目乐观精神建构出来的。其他的人则恰恰相反,他们深信复兴的儒家具有内在价值。但是,即使东亚新儒学的某些内容能够传播到波士顿,波士顿儒学能为北美伦理生活作出什么贡献呢?而且,北京新儒学与波士顿儒学之间又会有怎样的对话联系呢?在修复东亚学术母体的阐释工作方面,新儒学全球化的问题已经非常复杂,遑论与不同历史观和文化传统的人士进行对话。
  不过,全球化所驱动的正是这个关于儒教伦理未来角色的讨论。
 
 
  丁荷生
  中国东南地方宗教仪式传统:对宗教定义和仪式理论的挑战
 
  这篇论文以对福建省兴化地区近期元宵节期间的一个乡村宗教仪式的描述开始。文章首先概述不同仪式传统的多个历史层面,这些仪式传统在这个每个村民都参与演出的喧闹的仪式活动中结合在一起。在仪式中,道士与三一教经主同时主持完成平行的科仪(三一教是一个结合了儒家自身修养,道教内丹和佛教坐禅的地方教派)。仪式过程中,被神灵附体的灵媒被用轿子抬着巡游村界。另有仪式专职人员架设祭坛,引导祭祀人群奉祀食物、香火、祈祷、纸钱和烟花。本文将展示此仪式包含多层科仪架构及活动整体的多个不同视角。文章不仅讨论这类仪式活动对大多数宗教定义提出的诘难,并且探索这种地方仪式传统对仪式理论所包含得意蕴。村庙的领导者可以说在一些区域构成了中国的第二政府,他们在进行颇具技巧的现代性磋商。他们组织的仪式活动在制造地方差异性世界的同时吸收流入的资本和国家的象征符号。
 
 
  范丽珠
  西方宗教理论下中国宗教研究的困境
 
  中国宗教的学术性研究从一开始就存在著由於中西文化差异所造成的隔阂和困难,近代以来,中国知识分子一直努力地使用西方观念、理论来诠释中国传统文化与信仰,於是我们在理解中国宗教方面就无法避免地出现了各种问题和困扰。正如近年来哲学界反思“以西观中”做法的“反向格义”那样,是明显地用不熟知的观念来诠释我们应该熟悉的思想,这种讨论实际上昭示出对已经成为套路的社会科学研究路径的省察,表现出中国学术的一种觉悟。本文在思攷反向格义在中国宗教研究中的存在及其影响,目的是希望中国宗教的社会科学研究能够有更顺畅的发展。随著对中国宗教研究的深入与细致,发现运用来自西方的“宗教”概念以及各种不同的宗教理论对中国信仰与实践的解释,常常出现中国文化主体不吻合的问题;但目前的现状是,由於宗教社会学以一种普世性解释框架移植中土,带著理论叙述的强势,已经成为学术研究的指导性原则和普遍采用的方法。毋庸讳言,在西方理论的影响下,中国才有了真正意义的宗教学研究,中国知识界对中国宗教的认识和基本态度自觉或不自觉地为西方的价值观念所左右。中国宗教能够进入实质性研究不过是近十几年的事情,显然透过对以西方理论来诠释中国宗教路径的反思,有助於我们更加准确地认识中国宗教,不再将中国宗教作为一种孤立於世界宗教的特殊现象来看待,推动中国宗教研究的深入。本文将从“宗教”这个词汇在中国学术研究应用开始入手,来反思西方宗教理论下的中国宗教研究的某些困境,以便使我们未来的研究能够突破困境,在学术自觉的前提下获得全新的进展 。
 
  方立天
中国佛教哲学的现代意义
 
  本文从现代社会中人与自我、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等矛盾出发,认为传统作为反思现代性的资源是十分重要的。讲演中通过对佛教的一些基本观念的分析,使我们体会佛教的生存智慧。
 
  方文
政治体中的信徒--公民困境:群体资格路径
   
  对作为宗教徒的公民而言,他们对跨国家的宗教共同体的忠诚可能超越对政治体的忠诚,从而成为政治体的离心力量。而这就是信徒—公民困境。在叠合认同构念的基础上,论文以行动者的多元群体资格为视角来分析和解释宗教徒的信徒—公民困境。
 
  高丙中
  从一个庙会组织看草根社团迈向公民社会的历程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一个方面是要重塑国家与社会的关系,这种关系从两端来看是民主的国家和自由的社会,从两端的结合面来看则是公民社会。中国近三十年的改革是从单位社会转向公民社会,社会的公民属性是在持续的生成之中,并且这种生成是由国家与社会互动、社会的不同部分之间互动的过程所集聚而成的,那么,在这个过程中看待民间宗教组织的兴起与演变是有助于理解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的。我们的个案是河北乡村的龙牌会。龙牌是雕绘着龙的图案并在中间写有“天地三界十方真宰龙之神位”的木牌。“龙牌会”既指一个以祭祀龙牌为中心活动的庙会,也指一个由村民组成的负责供奉龙牌的组织。龙牌会初看起来与中国学界关于公民社会的常识有很大的距离。但是,过去十多年对于龙牌会的跟踪观察让我们见证了传统草根社团迈向公民社会的历程。我们在多年的观察和思考中认识到,恰恰是够远的距离让这一个案具有更大的理论潜力和更强的说服力。
 
  高师宁
宗教信仰与市场经济——中国天主教老板信仰与信任问题调查
 
一、调查对象状况
1、基本情况
2、共同特点
3、受访者在市场经济活动中的人际范围
4、宗教信仰与企业
二、调查研究分析
1、不同人际关系中产生的信任
2、宗教信仰与公共价值
3、宗教活动不可低估的重要性
三、结论
1、受关系制约的信任与信任的扩展
2、信任与社会结构、社会制度的变迁存      在着明显的互动关系。
3、以宗教信仰为基础和核心的人生态度
4、私人信仰可以转化成为社会资本
 
  杜磊
中国伊斯兰教与灵性: 世俗化还是极端化?
 
  这篇论文考察的是中国的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的灵性。这不仅是因为作者的大量研究都集中在这个领域,还因为作为东亚最大的穆斯林少数群体,中国穆斯林在自我保护和保持其伊斯兰身份上受到的威胁最大。通过研究两个穆斯林群体(维族和回族)与中国政府的融和及最近的现代化规划相互影响的历史,作者认为穆斯林在中国成功地使自己适应于其少数民族身份这一现象可以用来衡量穆斯林调和其伊斯兰教灵性和其居住地文化的能力。这个观点与一些中国伊斯兰评论家的观点背道而驰。这些评论家认为伊斯兰教在这些地区几乎不可避免地成为反叛力量,而且穆斯林作为少数群体生活在非穆斯林国家在本质上尚有疑问。伊斯兰教在中国1300年的历史说明在穆斯林群体内部和穆斯林民族之间,除了世俗化和极端化之外,都还存在许多别的选择。
 
  宫哲兵
中国道商的宗教经济学分析
 
  从2006年到2007年,我们对50名道商进行了半结构式访谈,录音,并整理出访谈文稿。对道商资料的分析,我们尝试运用了宗教经济学的方法,即将宗教视为一个市场,信徒与潜在信徒是需求方,教派、教会等宗教组织是供给方。供给方提供宗教的产品,需求方消费宗教的产品。
 
  何光沪
中国宗教学三十年
引言:凤皇涅槃
一、历史的经验
1、中国宗教学的产生与消失
2、中国宗教学的复兴与发展
3、历史的经验
二、观念的进步
1、从“批判”到“研究”
2、从“鸦片”到“文化”
3、从 “消极作用”到 “积极作用”
三、面临的问题
1、观念的混乱——以“儒教”问题为例
2、方法的缺失——以“宗教社会学”为例
3、条件的限制——以大学的制度为例
结语:前途漫漫
 
  何其敏
探索中国民族与宗教关系的经验
 
  自上世纪90年代,中央民族大学的宗教学研究团队一直致力于结合中国民族与世界民族的实际,以民族的信仰问题和以民族为载体的宗教作为学科建设的切入点,研究民族与宗教的互动关系,探讨民族的宗教性和宗教的民族性。在2004年和2006-2007年对中国民族地区比较广泛的调查研究和学术探讨的基础上,得出了(1)中华民族的民族格局是多元一体,中华民族的信仰格局是多元通和;(2)在民族群体中,以一种宗教为主要特征的混合类型更为多见的基本认识。为揭示民族与宗教之间的多重交织关系,揭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在思想文化领域的历史的和现实的具体体现,进而阐述民族宗教对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广泛作用,提供了新的视角。
 
  菲利浦·詹金斯
新兴的亚洲基督教:性别角色及家庭结构转型
 
  在过去一个世纪,基督教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等“南半球”广为流传。许多针对此现象的社会科学研究把焦点集中在性别角色上。在基督教的传播过程中,女性一直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她们经常成为新建教会的领导者,主要皈依者,平信徒活跃分子。虽然许多很成功的教会从神学上说是保守派,新的宗教形式却常常具有一个非常强的进步的成分。我们发现在很多国家里,在学院派或知识女权主义得到发展的同时,有大量证据表明,新的宗教意识形态和结构对普通信徒产生很大影响,正在经历快速现代化的社会尤其如此。此外,这些变化并非源于复杂的女权主义理论,而是来自“草根”对《圣经》和基督教传统的解读。拉美学者提出“男子气概的变革”,其他人讲述了女性在教会中如何获得“火烈舌”。许多人希望新型的灵恩派基督教能产生持久影响力,强化家庭结构,加强经济上的责任感,甚至可能为全新的公民社会打基础。本文旨在指出促成性别角色转型的各种力量,并且引发人们思考在中国和海外散居华裔族群里新兴的基督教可能带来的影响。
 
  康晓光
当前中国大陆传统文化复兴现象研究
 
  传统文化日趋衰落是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基本特征。尽管文化保守主义势力的反抗从未间断,但无法改变这一“历史趋势”。1976年之后,随着“批林批孔运动”的终结,官方有组织地反传统文化活动停止了。但是,传统文化的厄运并未结束。伴随着新一轮对外开放,民间自发的反传统思潮开始泛滥。这一思潮在20世纪80年代达到高峰。1989年之后,政府开始有意识地推动传统文化复兴。20世纪90年代初期出现了所谓的“国学热”或“传统文化热”。但是,好景不长,这一缺乏民间基础的思潮很快无疾而终。然而,在21世纪到来之际,由民间力量主导的、得到政府支持的、旨在复兴传统文化的“现象”悄然兴起,并在短期内获得了迅速发展。
  本文旨在回答下列问题:这场运动为什么会兴起?有没有深刻的原因?如果有,这些原因是什么?它们有没有广泛性、深刻性、持久性?什么人参与这场运动?什么问题促使他们采取行动?面对这些问题他们作出了什么反应?他们如何界定这些问题?如何确定这些问题的成因?他们提出了什么样的解决方案?他们采取了哪些行动?行动是如何发展和扩散的?他们动用了哪些资源?运用了什么方法动员这些资源?他们是铁板一块,还是多元化?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如何?这场运动将带来什么可能的后果?对中国的文化有何影响?对中国国内政治有何影响?对国际政治有何影响?对中国和世界的命运有何影响?
 
  梁景文与卢云峰
宗教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及环保主义:初步分析及对中国社会的应用
 
  严重的环境问题越来越成为国际上及中国的政策辩论的中心。有些分析家和宗教领袖提议在处理这些议题上宗教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宗教信仰是否真的影响人们的环保知识及态度?宗教是否在本质上与环保的辩论有相关?宗教领袖是因为宗教原因而谈论环境问题或只是选择和解释经文及教义来配合他们与环境相关的议程?为了展开比较研究,我们提议一套用以检测宗教差异对环保议题的态度的可能影响的主要变项,从宗教的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开始。接着我们回顾国外及台湾做过的调查,探究宗教信仰和环保态度的可能关系。我们也以台湾及中国的一些例子来回顾一些宣称佛教或儒教与环保行为有关系的说法。我们尝试性的总结是,宗教没有直接或本质上的相关性,但一些宗教领袖及信徒用经文及教义来推广或合理化环保活动。但是,我们需要针对中国做更进一步的研究,以探讨宗教及世俗信仰体系对环保态度和行为的影响,并更多地记录在宗教和世俗领袖中出现的支持环保的领导风格。本研究的目的是希望更好的了解宗教信仰及宗教领袖在处理环保议题及这个时代的危机上所促进的贡献。
 
  李向平
新教伦理与社会信任的中国建构——以当代中国的“基督徒企业”为中心
 
  新教伦理与专业信任的内在关系,我认为是新教伦理在中国的主要实践模式之一。实际上,马克斯·韦伯提出的新教伦理,是建立在基督教新教的教派伦理基础之上的。一个有信誉的教派,就是一份信誉良好的资格证书,进而涉及到该教派成员在日常生活、社会生活、经济活动中的诚信程度。在当代中国,就“基督徒企业” 而言,一个信誉良好的公司或企业,同时也是新教伦理实践结果比较稳定的现代企业组织。所以,就基督教信仰与市场、社会、人际关系之间的信任关系而言,新教伦理与社会、市场等层面的信任问题发生了格外紧密的关联。尤其是基督徒企业中的专业信仰,与个人信任、制度信任、特殊信任、普遍信仰之间的特殊关系,成为当代中国老板基督徒信仰与信任问题研究的基本问题。
 
  刘澎
关于宗教进入社会服务领域的机制问题
 
  宗教参与社会服务是当今中国社会不可回避的、涉及千百万人利益的重大问题。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宗教是慈善事业的重要力量,应该参与社会服务。但目前宗教进入社会服务领域发挥积极作用不是“应不应该”的问题,而是“如何能够”的问题。不解决“如何能够”的问题,即使有再多关于宗教参与社会服务的呼吁,宗教也无法发挥其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为此,本文从影响宗教参与社会服务的关键问题(包括宗教进入社会服务领域的合法性问题、宗教慈善事业的机构问题、宗教开办慈善事业的资金问题、宗教慈善事业的监督管理问题等)入手,分析了宗教为何无法参与社会服务的原因,提出了以通过完善有关宗教与慈善的法律法规,建立一套保障宗教顺利进入社会服务领域发挥积极作用的机制为目标的解决方案。
 
 
  马戎
传统中华文明的宗教包容与外来宗教的本土化模式——以伊斯兰教为例
 
  中国传统文明主脉的确立是周朝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时代,以孔子儒家、老子道家、韩非子法家等为主要学术流派,这些学术流派严格地说不能算是西方文明意义上的“宗教”。第一,没有关于“创世传说”;第二,没有关于人类转世轮回的观点;第三,没有“神”在凡世的世俗代表人物。他们关注的是人生在世时应当遵循怎样的纲常伦理和道德规范。孔子对各种学派、各种观点,包括宗教的态度都有极大的包容度。汉朝以后,儒学逐渐成为中华文化的主脉和中国人的主要道德规范。修身和做事,即对世人日常生活的道德要求,对政治人物的评价,都以儒学为标准。科举考试也以四书五经为主要规范。在以儒学为社会主要伦理规范的同时,儒学对其他宗教的宽容态度,使得在不同朝代,其他宗教也可以得到蓬勃的发展。因此,在中华帝国的社会制度和文化传统中,外来的宗教如何能够传入中土?传入后在中华文明的大文化氛围中如何演变?各种外来宗教与本土文化(儒家、道教、民间宗教)之间如何相处共生?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文化对话和宗教共存的研究案例。本文试图以伊斯兰教为例,分析在不同历史时期伊斯兰教作为一个外来宗教是如何进入中国以及其在中国传教和发展的特点,希望以此揭示在中国这一文化氛围中外来宗教与本土传统文化之间的对话历史,以及皇朝和士绅政治集团对这一对话特点的影响,从而帮助我们理解中国传统文化与外来宗教之间的互动。
 
  赵文祠
中国与台湾的世俗国家与宗教社会
 
  查尔斯·泰勒在其著作《世俗时代》中区分了“世俗化”的三种含义:政治世俗化,指国家相对于宗教的中立;社会世俗化,指宗教性的信仰和实践的衰落;以及文化世俗化,指信仰条件的变化,使得宗教性的信仰只是众多选择中的一种。这种区分至少可用于北大西洋社会(North Atlantic societies)。在本文中,作者尝试使这一框架适用于中国。作者认为,尽管不是完全适用,但这个框架可以用来理解当代中国的许多发展。而且,即便是不完美,其不适合之处也有助于揭示处于政治和宗教转换时代的中国所面对的独特困境。
 
 
  梅尔敦
中国宗教社会科学研究中的历史因素
 
  社会科学研究方法走到了中国宗教研究的前沿。在运用社会科学方法研究中国宗教时,中国漫长的历史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了解历史的社会学家在研究中拥有更广阔的视野,对于一些一开始不易看清的现象更富有洞见,能从近期采集的数据中洞察趋势。宗教总是地方性的,但通常又不仅限于一地。浏览中国的历史提醒我们,宗教一直以来都是在传统文化背景之下成长、发展,并历经沉浮的。即便是通常被看作存在于“无时间的”世界里的传统文化,其实也被卷入了更大的历史事件之中的。
 
    同样,当上个世纪历史的脚步加快的时候,大环境里亟需改变的压力也成为了我们研究对象意识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即使最偏远的乡村地区也被卷入了一个被现代交通、通讯和信息系统联系在一起的全球化的世界里。现在,多种文化影响可以在全球化环境中自由流转。
 
    具有历史意识的社会科学家在研究中将会把研究主题置于大环境里。比如,起源于印度的佛教在好几个世纪里经过多次传递而进入中国。在翻译旧经文,撰写新经文的过程中,佛教发展出一种本土特征,此后的历代又经历了新的社会集体的出现以及由此产生的知识建构(intellectual constructs),这些都与佛教徒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地位相互影响。一些人强化了教派的独特性,而另一些则倡导统一性。当不同形式的佛教相互竞争时,就出现了胜者和败者以及在不同区域里不同程度的成功。
 
    任何当前研究课题都既是历史的产物,又受到在现实中起作用的同样的历史力量的影响。当现代的宗教团体沿用代代相传的传统时,他们同时也在迫切要求认同或者甚至是创造新的社会集体和新的知识建构,以此达到了解他们自身状况的目的。
 
 
  牟钟鉴
中国宗教文化的多元通和模式
 
  中国宗教文化形成自己特有的模式,即多元通和模式。它有四大特点:第一,主体性与多样性的统一;第二,连续性与阶段性的统一;第三,神圣性与人间性的统一;第四,民族性与开放性的统一。形成多元通和模式的原因:一是中华民族的“混血”,造成宗教信仰的“混血”;二是孔子儒家和老子道家温和理性的人文主义主导了中国人的精神方向,形成宽容、平和、重人的品格;三是长期的农业文明与家族社会促成了天人一体、务实达观的心态,积累了群居的智慧和经验。
 
  南乐山
跨越社会障碍:儒家“仁”的概念
 
  南乐山是波士顿大学哲学、宗教与神学教授,Albert and Jessie Danielsen 研究所执行主任,波士顿大学神学院荣休院长与波士顿大学马恕教堂荣休主任牧师。他曾任美国形而上学学会、美国宗教学会 、国际中国哲学研究学会主席。著有论文多篇,著书二十部,其中《在上帝面具的背后》与《波士顿儒学:晚期现代世界可移植的传统》两部已译成中文。另外两部著作《仪式与尊重》与《宗教中的现实主义》即将出版。他目前的研究项目包括从神学角度探讨性别身份认同,以及比较跨文化的哲学与神学所引起的系统性建构。
 
 
  丹尼尔·欧森
各国宗教区别之理论解释对中国的适用性
 
  本文旨在考察针对不同国家,以及国家内部不同历史时期,宗教实践活动各个层次之间的区别的几种解释,包括经典世俗化理论,国家参与压制或者扶植宗教的理论,以及社会上不同程度的不安全感和不平等理论。作者考察了哪些现有的经验证据或支持或反对这些理论解释。在本文结尾部分,作者扼要讨论了这些理论是否适用于中国,以及如何用中国的数据来检验这些理论。
 
  宗树人
从地方传统到全球灵性:对现代道教之社会科学研究的若干思考
 
  在二十世纪中叶,绝大多数学者和知识分子都认为道教已成为一个事实上已经死亡的传统,只是一堆乱七八糟的迷信,其最后的残余注定将很快被现代化的强大力量扫进历史的垃圾箱。五十年后证明这个结论下早了:尽管道教在制度上仍然衰弱,但它的仪式传统不仅在中国乡村得到复兴,并且被整合在将中国人及其海外华人社会连接在一起的宗教实践和思想的跨国圈内。与道教相关的身体修养传统不仅在中国掀起新一轮普及热潮,在欧洲和北美吸引的人群也在日益增长。这篇论文将提供一个从社会学的现代性和全球性概念出发,对道教自二十世纪来的演变的全面回顾。本文将展示注重身体培养的道教传统要素如何重铸为一个现代的追求,既追求基于身体经验的个体自我和真实(authenticity)。 由于缺少强大的正统制度,这些道教传统中的象征和技术要素被中外大量团体和灵性企业家任意利用,道教因此正成为全球现代性宗教产品的文化资源储备。
 
  孙尚杨
世俗化与去世俗化的对立与并存
 
  近30年来,在国际宗教社会学界,去世俗化理论对世俗化理论的清理与批判成为“新范式”与“旧范式”之争中最引人注目的论题之一。本文要探讨的问题是,世俗化势力和以此为基础的世俗化理论是否真的像去世俗化理论所宣称的那样将全军溃败?去世俗化势力和以此为基础的去世俗化理论是否会势如破竹地获得一军独霸的地位?是否还有更贴近经验实在的理论或路径,能更令人信服地描述和解释近现代以来宗教之态势的本真面目?
 
  谭慕尼
儒学的韧性
 
  本文采用现代化/全球化理论,试图解释儒学在当代的发展。今天,所有的道德的或宗教的传统均以两种方式应对现代性:一是否定以个人价值为基础的分化的、多元的社会,即传统主义的反应;二是顺应这样的社会,即现代主义的反应。此外,作为全球化的一种结果,某些特定社会的传统正在受到其它社会中同类传统内部发展的影响,以及与其它传统相竞争所带来的冲击。本文使用中国大陆、新加坡和台湾的数据,来考查两种儒学传统的发展:哪些因素有助益于一种儒家传统而非另外一种,每种传统对社会发展产生的影响如何?本文结尾对未来的研究提出一些建议。
 
  汪昱廷
相信谁,安拉或人?—论中国穆斯林商人中的信任问题
 
  这篇论文汇报的是初步分析与北京、郑州和广州三地53位穆斯林商人进行的深度访谈的结果。基于这些穆斯林商人对宗教和商业之间关系的看法,我们归纳出五种类型的穆斯林商人。接着我们讨论他们对宗教和商业之间关系的看法对他们在商业活动中确定对方是否可信的影响。我们发现这些穆斯林商人确认对方是否可信并不主要由他们的宗教信仰程度决定,而与他们对宗教和商业之间关系的看法相关。
 
  魏德东
当代中国佛教徒的信仰与信任研究
 
  本文以对60位中国佛教商人的访谈为基础,探讨当代中国佛教徒之宗教信仰与信任之间的关系。基于佛教徒对佛教的不同理解,本文将佛教徒信仰与信任的关系分为不同的类型,分别分析其内容与特点。本文的基本结论是:在总体上,佛教信仰对佛教徒的信任没有明显的促进作用。
 
  魏乐博
中国的宗教、仪式和公益
 
  此文探讨中国宗教研究的几个方向,关注的焦点是宗教对社会建构的贡献。论文的一部分考查宗教慈善活动在中国的发展,这部分集中在三个核心问题上:(1)宗派的影响 (特别关注的是地方寺庙、佛教徒和各种形式的基督教),(2)规模的作用(大规模机构的作用相对于地方以及制度化程度较低的团体的作用),以及(3)不断变化的政府或社会关系的权力和能力对宗教公共作用的影响。论文的另一部分着眼于宗教仪式的复兴,及宗教仪式在处理个人、团体、和多元化背景之间的社会关系中的意义。
 
  杨美惠
温州模式”缺欠了什么?:仪式经济及乔治·巴塔耶的“主权”观念
 
  中国学者和研究中国问题的国际学者一直在讨论经济发展的“温州模式”。大多数讨论着眼于温州人的创业精神、家庭工业、专业化商品市场、农村小城镇的发展和传统的私人银行信贷系统。但很少人注意温州经济奇迹的一个显要特点:即“仪式经济”的复兴与扩张包括神灵崇拜、修建庙宇、生命周期家庭仪式、传统农历节日、社区宗教游行活动、佛教道教仪式、基督教教会、祖先祭奠、由宗教激发的为社区项目和慈善事业筹款活动、占卜和风水。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阶层和政府官员一向认为所有这些仪式花费都是“封建迷信”,“毫无用处”, “浪费”。但是,这些仪式花费在抗衡温州经济造成的个人财富积累,促进财富再分配和社区建设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且,温州的仪式经济体现了乔治·巴塔耶所谓的追求“主权”的自由和权利,也就是通过直接接近神圣的世界,来超越人世的羁绊。
 
 
  袁岳
2007居民精神文化生活项目介绍及重要结果
 
  零点研究咨询集团于2007年5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中国居民精神文化生活调查研究项目”,力求凭借专业的调查手段来揭示目前中国社会民众的信仰状况。当前的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而从研究结果看,人们的精神信仰亦正经历着调整与适应。信仰在中国公众生活中尽管占有一席之地,却尚未获得如西方社会般普遍性的公众支持,社会力量而非信仰更多塑造中国人的价值观和幸福感。但是,在物质生活逐渐优化的同时,人们在精神世界方面的探询开始增加,以趣味性的态度接受多元化信仰。中国人的信仰体系中既有对系统宗教的信仰皈依者,也有对泛化宗教的信仰繁杂者和对超然事物的信仰者,还有无神论者;信仰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和行为方式,对信仰的实践行为广泛而深刻地存在于中国公众的日常生活之中。本次调查采用多阶段随机抽样方式,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20个城市,山东济宁邹城、浙江宁波余姚等16个小城镇和广东广州从化、河北保定定州等20个农村,对7021名16岁至75岁的常住居民进行了入户访问。
 
 
  张志刚
宗教与国际热点问题——宗教因素对冷战后国际热点问题和重大冲突的深层影响
  
  冷战结束后,诸多国际热点问题和重大冲突越来越深受宗教因素的影响,这一点已在国内外理论界渐成共识。然而,如何阐明宗教因素的此种广泛而重要的影响,这在目前尚是一个有待深入研讨的重大课题。通过考察时下有代表性的两种关于“冲突原因”的理论解释倾向——“综合因素论”和“文明冲突论”,本文借鉴宗教学基础理论研究的晚近成果,并联系实际情况和诸多例证,着重阐释了宗教因素及其影响的三个主要特性,即弥漫性、渗透性和深层性,以期从方法论上为这一重大课题提出一条富有潜力的研讨思路、特别是一些值得深思的疑难问题。本文是我负责主持的“中国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当代宗教冲突与对话研究”(2003-2008)的部分研究成果。借此次“宗教社会科学高峰论坛”与中外同行交流,肯望大家批评指正。
 
  卓新平
全球化的宗教与当代中国社会——以中国古今政教关系为例
 
  “全球化”时代的宗教有了重大发展与变化,而且对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也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本文将根据“全球化”时代的宗教特征及其对社会的影响来分析宗教与当代中国社会的关联,如宗教的现实存在,在当代社会的意义和作用等,主要论述当代中国社会中的政教关系,宗教与法治,宗教与社会,以及宗教与文化的双向互动,由此对宗教在当代中国社会的适应及发展做出相关评价和阐述。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 中国宗教与社会高峰论坛主题讲员 (2008-10-28 10:16)
  • 中国宗教与社会高峰论坛暨第五届宗教社会科学研讨会日程安排 (2008-10-28 10:13)
  • 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宗教社会高峰论坛举行 (2008-10-28 10:11)
  • 深度与广度:从社会学角度看宗教——中国宗教与社会高峰论坛暨第五届宗教社会科学国际研讨会综述 (2008-10-28 10:08)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