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学界 | 社会现象 | 文章·争鸣 | 读书 | 学者家园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Blog | WIKI | 网上调查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学科·学界 >> 学术动态
新兴宗教运动:第一代成员的宗教运动——访巴克教授

  2008年10月28日 10:20  中国民族报

  作为世界上最有影响的新兴宗教研究专家,巴克教授曾担任第一届中美欧宗教学暑期高级研讨班主讲教授。10月,她又将来到北京,参加中国宗教社会科学高峰论坛。笔者就她对新兴宗教的认知与界定采访了她。

  问:巴克教授,您对于“新兴宗教”的研究有30多年的经验,请您介绍一下您最开始是怎么对研究“新兴宗教”产生兴趣的?

  巴克:人们如何相信那些在我看来不可思议的东西,并且选择了一种我永远不会去选择的生活方式,对这些问题我一直感兴趣。同时,我认为我们应当有能力去理解其他的人,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是人。对于我来说,理解一个人为什么加入了一种新宗教是个强有力而又令人兴奋的挑战。

  问:在您看来,决定一个群体是“宗教”还是“邪教”的主要标准是什么?

  巴克:“邪教”(cult) 和“宗教”(religion)都有着许多不同的定义。有句俗语说:某个人的“宗教”就是另外一个人的“邪教”。因此,在使用术语时必须非常明确我们赋予它们的定义是什么。宗教社会学者使用几种技术性定义,将“邪教”或“膜拜团体”(cult)同“宗派”(sect)、“教会”(church)或“教派”(denomination)加以区别,但是这些定义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尤其是在非基督教语境里,通俗用语中的“cult”已经成为贬义词,附带着一大堆否定性评价。出于这个原因,宗教社会学者更多地使用“新宗教运动”(New Religious Movement,简称NRM)一词,但是这个术语也有问题。我认为,重要的是描述在特定时间、地点内每个团体活动的具体细节,而不是通过一个标签来暗示一些特点。如果不另作解释,我认为一种有效的做法是把新宗教运动描述成具有第一代成员的宗教运动。这里的宗教是广义的,即对于终极关怀问题给出解答的信仰体系,而终极关怀的问题包括上帝存在吗?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们死后会发生什么?等等。

  问:您创建的宗教运动信息网络中心与邪教团体观察组织之间有哪些区别?

  巴克:我创建宗教运动信息网络中心的目的在于利用社会科学的方法,通过提供尽可能客观、公允、可靠、及时的信息,来帮助人们。

  在西方,被称为“邪教团体观察组织”的机构有3种类型。一类是一般所说的“反邪教组织”,他们的主要关注点是将宗教运动的害处公诸于众。他们通常游说政府,期望官方控制或者禁止某些宗教运动,他们在建构宗教运动的形象时往往强调其消极方面,而忽视其积极的、正常的方面。另一类是“对抗邪教组织”,这类组织更关注于揭露他们所认为的信仰上的谬误而非行为的不端。第三类是“膜拜团体护教组织”,此类组织关注于描述宗教运动的好的方面,而不理会其可疑、有害的方面。

  宗教运动信息网络中心与这几类组织都不同。虽然网络中心的描述会包括这些组织所介绍的某些方面,也会描述某个宗教运动的信仰与实践,但是,网络中心不作道德或者神学意义上的判断。网络中心的工作可以划分为3个阶段:收集、评定和传播信息。评定信息的方法遵循了社会科学方法论,我们努力从一系列不同的视角收集数据(包括宗教运动的成员及其反对者),同时试图超越仅仅转述所获知的不同观点。比如,我们也许会从媒体报道得知一个不争的事实,即几个新宗教运动成员自杀了,于是,我们开始琢磨是该宗教运动的哪些方面导致其成员自杀,并通过对该新宗教运动的自杀率与一般人口的自杀率相比较,来追问这个宗教运动的哪些方面阻止或者导致了人们自杀。

  问:近年来,您一直致力于研究苏联解体后前苏联国家的宗教状况,请问这些国家的宗教有哪些重要变化?

  巴克:1989年柏林墙倒塌,自由的理想在东欧各地广为称颂。一时间,来自西方的新兴宗教,包括东方宗教,涌入前苏联国家,本地新兴宗教也开始自我兜售,这些国家简直像个新开放的宗教超级市场。不过,蜜月期很快结束了。几十年来受到压制的传统教会认为自己处于不公正、不利的地位,许多此类教会开始宣称,皈依任何其他宗教与其说是异端行为,不如说是叛国之举。有些国家采用立法的形式,使少数派宗教难以注册,甚至不能注册,这意味着少数派宗教信徒无法自由实践自己的信仰。不过,各国的情况不同,这一点很重要,而且,任何根据一两个国家的情况得出的概括总结,都必定会被其他社会的经验所否定。

  问:您对中国宗教社会科学研究的建议和希望是什么?

  巴克:现在的中国是社会、文化、经济、政治快速变革的时代,而中国又是一个巨大而多样的社会,这为研究宗教信仰、精神信仰及其如何在变化的社会条件下得到发展提供了极好的机会。我希望在与其他国家的学者交换信息和想法的时候,中国发展出自己的宗教社会学研究。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 中国基督教是中国社会和文化历史的组成部分——访裴士丹教授 (2008-10-28 10:19)
  • 中国宗教与社会高峰论坛主题论文摘要 (2008-10-28 10:18)
  • 中国宗教与社会高峰论坛主题讲员 (2008-10-28 10:16)
  • 中国宗教与社会高峰论坛暨第五届宗教社会科学研讨会日程安排 (2008-10-28 10:13)
  • 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宗教社会高峰论坛举行 (2008-10-28 10:11)
  • 深度与广度:从社会学角度看宗教——中国宗教与社会高峰论坛暨第五届宗教社会科学国际研讨会综述 (2008-10-28 10:08)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