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学界 | 社会现象 | 文章·争鸣 | 读书 | 学者家园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Blog | WIKI | 网上调查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焦点评论
胡泽国 :立足长远的土地制度改革确保社会稳定

胡泽国  2008年11月13日 09:08  价值中国

  在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之际,关于土地改革的问题不仅提上了全会的议事日程,也成为全体公民异常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并且成为很多人争论最多的一个话题。中国的土地改革将怎样继续推进?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面貌如何?怎样才能将确保粮食安全、提高农民收入与农村城镇化等矛盾协调解决?

  关于土地改革,提得最多的恐怕就是土地私有化,或者是公有制之下的私有化,即确定土地的自由交易权。对于土地的自由交易权,我们应该承认它可以加速土地的自由流通,同时也可以加快土地的集中化经营,这对于解决当前很多土地被搁置,许多耕地无人耕种无疑是一种解决方法。但我个人认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经济的风向标忽然一转,纷纷戴上私有化的帽子,这与在改革开放之初,特别是八、九十年代,中国很多私营企业纷纷戴上公有化的“红帽子” 有很大的不同,现在很多私有制企业已经不用再“挂羊头卖狗肉”,这既说明了中国国内投资环境改善和公民对私有制财产保护意识的加强,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中国社会的进步。但中国人似乎往往很容易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倒是现在很多企业和干部在发展公有制经济的时候变得缩手缩脚,仿佛发展公有制经济是推动社会倒退,显示个人保守,于是中国又出现一种奇特现象,许多公有制企业倒纷纷戴上“私营企业”的白帽子。这种现象带来的危害我想就不用多说了,这也许从侧面印证了当前中国面临的一系列令人困惑的社会问题。诚然,高度集权的公有化向合适的私有化转变也许是社会的一种进步,但任何事情不顾客观规律,只强调眼前的政治利益和政绩工程,这无疑是一种极其严重的短视行为,也许能带来一时的利益,但总的来说是弊大于利,既不符合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也会加速社会的两极分化速度,甚至会为未来的社会动荡埋下伏笔。
当前中国广大农村,劳动力大量流向城市,土地严重荒置,农业生产极剧下降,国家粮食安全一再敲响警钟;农资价格过高,粮食价格过低,农产品市场化水平较低;还有就是农村城镇化与粮食安全的矛盾,农村建设用地与农业生产用地之间的矛盾都十分突出,所有的这些问题都严重地困扰着中国农村,所以中国农村改革势在必行,但怎样改?作为个人观点来说,我认为应该立足未来,面向长远,本着社会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本着未来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本着解放和发展农村社会生产力的角度,进行农村土地改革。

  作为农村未来的发展,农村公有化的股份制合作社经济已经是一种发展的必然,因为大量农村劳动力的流向城市,但他们并不希望失去土地,土地还将是他们未来生存的希望,为了适应未来社会化大生产的需要,以土地入股合作社,年终实行土地股份年终分红,用城市经济建设的经验,用先进的公司制度的管理是一个发展的必然,这样既能保持土地的公有制性质,对于指导合作社的建设有着制度上的保证,但如果允许土地的自由卖买,他们一旦销售出作为生活必需的生产资料—土地,那么不知道他们的未来又将如何呢?

  作为建设用地与农业生产用地的矛盾,我个人认为,山东省的经验我认为可以在全国推广,就是用农村的宅基地,按一定的比例(通常为40%—50%)进行置换,这样既加快了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建设,又节约了大量的土地资源,然后集中进行改土改田,加速机械化和农业自动化建设。这个经验特别原本不适合机械化的丘陵地带,经过大量的改土改田和宅基地置换,既保证农村生产用地的面积,也加快了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发展,同时也加快了机械化的发展。而农业人口的集中、城镇化建设的加快以及机械化的发展,也就推动了农业产业化的发展,农业公有化的股份合作制也就成了未来农村经济发展的必然。

  农业公有化的股份合作制经济既有利于解放农业人口,也有利于实现农村的共同富裕,防止已经越来越严重的两极分化现象,私有制的过度发展必然加速两极分化,共同富裕也不可能实现。

  而土地的合法转让,危害有三:1、必然让许多人不计后果大量转让现有土地,将国家土地转化为资金,我们暂且不论在农民自动转让土地中有可能出现的各种强卖强买等违法活动,就是一旦这些农民一旦破产,那将演变为严重的社会问题;2、土地的自由流转可能造成国家土地的大量流失,特别是生产用地向建设用地领域的流失;3、不论土地的自由流转与否,土地的集中经营已经成为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但农村土地的自由流转,在某种程度上可能阻碍这种集中的趋势,而一旦经过市场和经济手段集中的土地资源,必然加速私有化的发展,造成农村严重的两极分化,也必然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综上所述:农村的土地改革,自由化的土地流转并不符合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也不利于新农村建设共同富裕的政策,更不符合科学发展观与建设和谐社会的要求,必然会给未来的中国带来一系列深重的社会问题。而发展公有化的股份合作制农业经济才是必然之路,不论大家认可与否,最近席卷全球的世界金融危机从另一方面说明了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制度必然灭亡,就连法国总统萨科齐也不得不会议上这样承认。而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制度必然代替资本主义,这就成为一种必然,当我们的农村需要这种公有化的股份合作制经济的时候,我们本来就是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当政者还有什么理由对发展公有制讳莫如深,不去选择明智的道路,还要推动土地的私有化进程呢?我们的土地改革,重心不应该在土地的自由合法的流动上,而应该是加强公有化合作社的建设,农村城镇化与改土改田的推进,还有就是国家粮食收购高进低出的保护政策的实施等制度的改革。来源:价值中国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 闫周秦:中国农地制度变革之目标及途径 (2008-11-13 09:07)
  • 陈锡文:改革三十年农民仍在“单打独斗” (2008-11-13 08:50)
  • 瞭望新闻周刊:农村改革30年得失启迪未来 (2008-11-12 11:17)
  • 改革分割城乡的土地制度正当其时——激辩中国农地制度改革 (2008-11-12 10:29)
  • 李昌平:论扩大农民地权及其制度建设 (2008-11-12 10:25)
  • 韩俊:健全严格规范的农村土地管理制度 (2008-11-10 14:10)
  • 学者解读农村发展决定:拉动内需根本动力在农民 (2008-11-10 12:32)
  • 郑永年:土地流转制度与中国政治社会的改革 (2008-11-10 09:35)
  • 毕诗成:释放农民话语权就是解放农业生产力 (2008-11-09 09:49)
  • 丁关良: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方式之内涵界定 (2008-11-07 10:45)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