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学界 | 社会现象 | 文章·争鸣 | 读书 | 学者家园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Blog | WIKI | 网上调查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人物
马胜利:企业承包第一人

  2008年11月27日 10:38  搜狐

  在石家庄造纸厂门口,马胜利竖起了一个1.5米高的大牌子,上面写着“厂长马胜利”。这个看起来有点搞怪的事情发生在1986年,人们提及20多年前红遍中国的“企业承包第一人”马胜利时,总会随之想起这样的细节。 巅峰时期,马胜利是“勇于开拓的改革者”,全国的造纸企业排着队等他承包,他车轮转似地来回作报告,人们听得如痴如醉;而当其托拉斯梦碎,拥有100多家企业的集团轰然解散后,他竟“沦落”成了一位守着几百块退休工资度日的普通老人。2008年3月,记者在石家庄一幢普通民房里听马胜利讲述当年的故事。

  1.“我请求承包造纸厂”

  1984年,人们将之称为中国现代公司的元年。日后很多驰骋一时的公司均诞生在这一年。这年的3月28日,石家庄造纸厂门前突然出现一份《向领导班子表决心》的“大字报”:

  我请求承包造纸厂!

  承包后,实现利润翻番!工人工资翻番,达不到目标,甘愿受法律制裁。

  我的办法是:“三十六计”和“七十二变”,对外搞活经济,对内从严治厂,关心群众生活……“大字报”的作者是该厂46岁的业务科长马胜利。

  大字报贴出后,领导说他要“抢班夺权”,“野心大暴露”……而厂里的工人则拍手称快。

  时任石家庄市长的王葆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当时石家庄造纸厂的境况是:当年国家下达的年产利润计划17万元,虽然石家庄造纸厂是一个拥有800多人的大厂,当时的厂领导却不敢接下来,讨价还价说还得亏损10万。“结果马胜利杀了出来,他说:"要是我,把17万掉个个,实现利润70万。"”最后,王葆华等市领导拍板鼓励马胜利承包。

  业务科长出身的马胜利主要在产品结构和销售激励上下了工夫。造纸厂生产的是家庭用的卫生纸,马胜利根据市场需求,把原来的一种“大卷子”规格变成了六种不同的规格,颜色也由一种变成三种,还研制出“带香味儿的香水纸巾”。一系列的措施让厂子顿时有了活力。

  结果,承包第一年就为厂里盈利140万元,承包4年,利润增长21.94倍。1985年7月26日,全国的报纸都刊登了新华社的长篇通讯,题目是《时刻想着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好厂长马胜利》。

  马胜利很快成为炙手可热的新闻人物。

  “马胜利走马上任以后,做了很多新鲜的东西,现在饭店厨师戴的那种白色的帽子,那是马胜利发明的;妇女用的卫生巾,以前辞典上没有这个词,也是马胜利搞起来的。”高梦龄对马胜利的评价就是:“他是一个很有商业头脑并不断创新的人。”

  2.开创“马承包时代”

  上世纪80年代末,摇滚歌星崔健的一曲《一无所有》风行南北。用马胜利自己的话讲:“那是一个张扬个性的时代。”

  也就在这几年中,马胜利的声音响在各种场合的座谈会或讲座上。他提出的“三十六计”和“七十二变”承包思路成为国营企业摆脱困境的灵丹妙药。1986年年底,马胜利获得“时刻想着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好厂长马胜利”和“勇于开拓的改革者”称号。

  1987年,马胜利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的科学技术专家。

  1988年,马胜利和鲁冠球、汪海等20人荣获全国首届企业家金球奖。

  1986年和1988年马胜利两次获得五一劳动奖章。迄今为止全国只有他一人两次获此荣誉。

  一位有名的经济学家说过,世界上最难的事,是做前人没有做过、不知怎么做的事;而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事,也是做前人没有做过、不知怎么做的事。

  1987年,马胜利开始“放眼全国”,决定承包20个省、100家中国造纸企业,这是一项带有“中国”名头的工程,全称叫“中国马胜利造纸集团”,他一人担任100家分厂的法人代表。没有人怀疑他的托拉斯梦想,毕竟这是一位曾4次受到邓小平接见的,头上顶着众多荣誉光环的人物。

  作家高峰曾在作品《马承包新传》中真实地记载了马胜利所到之处引起的轰动和马氏的魅力:“他谈笑风生,话语幽默而又风趣,会场内外鸦雀无声,听得人们如痴如醉,长达三个小时的报告,竟无一人走动,有人憋着尿也不去厕所。”

  一次次地演讲,一个个地承包,一场场地签约,马胜利似乎成了一根神奇的救命稻草。

  3.下坡与上坡一样快

  “中国马胜利造纸集团”成立的日子是1988年1月19日。“而马胜利在成立集团公司的鞭炮声中就注定了他要失败了。”高梦龄直言不讳。

  这一天,时任石家庄市长王葆华出席集团成立大会,但是之前他批了马胜利一顿。“集团成立的前天,马胜利来找我,邀请我去参加。这么大的事情之前他连个招呼都不打,没有给市里汇报,这家伙等于逼着我们干嘛。”王葆华回忆。

  山东菏泽的造纸厂是马胜利第一个跨省承包企业,开始效益还不错。接着马胜利转战贵州、云南、浙江“旋风般”地承包当地造纸厂。“因为承包工厂就要派出干部。到最后,原来石家庄造纸厂的班组长都派到其它造纸厂当厂长、总经理去了。”从1989年下半年,很多隐藏的问题暴露出来,马胜利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了。

  1990年石家庄造纸厂亏损300多万元,马胜利危如累卵;1991年5月,马胜利造纸企业集团解散。1994年,挂在石家庄造纸厂门口那块“厂长马胜利”的铜字招牌被勒令拆除。1995年,当时56岁的马胜利被免职退休,在上报材料中他的年龄是65岁,这一笔误被解释成“写错了”。1995年石家庄造纸厂资不抵债申请破产;1997年,破产企业石家庄造纸厂被朝阳企业集团公司接收。

  马胜利的下坡速度和上坡速度几乎一样快。

  4.“马承包”被“承包”

  马胜利退休后躲在家里,三个月没有下楼。此后,他在石家庄火车站北边的清真街上开过“马胜利包子铺”,生意还不错。他的一位旧部与几十名下岗职工搭起了一个造纸厂,让马胜利承包。马胜利给公司的产品起了两个很古怪的名字:援旺和六月雪。但是这家企业几年后便渐渐消失了。

  2004年,杭州,10位年过半百的老人“西湖论剑”,他们都是中国首届优秀企业家。

  此时,马胜利已经沉寂了10年,已经成为一名普通的市民。巨大的落差让他“泪洒西湖”。

  依然驰骋沙场的“双星”集团总裁汪海仍然说:“80年代马胜利是我们的代表。”

  聚会之后,汪海“承包”了马胜利,在社会上又掀起一片涟漪。62岁的马胜利穿上了西装扎好了领带说,“5年以后成为亿万富翁”。

  然而,这次“承包”很快便悄无声息了,原因至今仍然是一个谜。“双星”集团外宣处处长郭琳对本报记者说:“当时我们给马老安排了房子和车,让他把老伴也接过来。但是他在这里呆了几个月就走了。毕竟,他离开市场已经10年了。”

  今天的马胜利谈起那段历史时已经很低调了:“刚开始(汪海)说办一个厂子来,如果办我就想给他帮帮忙,后来也没搞起来。那是国有企业,什么事情也都不是汪海一个人说了算。”“后来也有朋友让我进他们的厂子帮忙,一个月给几千元钱,我觉得跟个讨饭的似的,也就不去了。”马胜利说。

  “太多的荣誉,好强的性格,成了后来他发展的障碍。”高梦龄说。颇具意味的是,前往石家庄采访马胜利前,身在济南的高梦龄写下两个毛笔字托记者送给马胜利,展开一看是:“唯真”。

  对话马胜利

  “改革不是想怎样就怎样” “我们是奉献的一代”

  记者(以下简称记):一进门,我们就看到客厅里摆满了荣誉证书及奖杯。今年是改革开放30年,作为中国企业承包第一人,“改革先锋”您是当之无愧的,您能不能说说当初搞“承包”时的情况?

  马胜利(以下简称马):唉,都过去的事情了。改革开放20年的时候,我60岁,还想站出来说说,现在都70岁了,也不想说了。我们是奉献的一代,也是牺牲的一代,这也是我们那一代人的特色。

  记:听说当时您被免职时,连个正式文件都没有?

  马:嗯,口头免的。年龄大了,提这个觉得伤心。2004年西湖聚会,汪海(双星集团总裁)请我,好多记者也写了,泪洒西湖。当时也是有怨气,话都说不下去。后来我卖卫生纸不是卖“援旺(谐“冤枉”)”牌卫生纸嘛,但是过去就过去了,也不愿提了。

  “改革总会触动利益”

  记:现在企业集团林立了,而您是我国第一个搞“集团”的带头人。有人认为,正是您铺的摊子太大而陷入危机中,您怎么看?

  马:那个时代打一个长途电话都很难,现在出国跟跨省市似的,那个时代呢,交通、通讯包括我们的管理体制、地方保护主义等,那都没办法,你太超前有时候也不行,对吧?

  记:那您认为失败的主客观原因是什么?

  马:我在那本书上(《风雨马胜利》)不是总结了“十大失误”嘛。第一条就是头脑发热盲目扩张,当时只想着承包潜力很大,前景很好,那时候让我停下来,不发展,是不可想象的;还有就是做了一千多场报告,牵扯了我很大的精力;再就是缺乏创新,总相信过去的经验可以解决未来的问题,太骄傲自满了。

  记:您认为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马:最主要的?我觉得,改革,不是自己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要不怎么叫改革?改革必定要触动一些人的利益,那么这些人就肯定不会让你好过,总会想方设法维护自己的利益,当初很多人就到领导那里去告我“9大罪状”,上级来了9个调查组,查来查去,咱老马无论在经济上还是生活方面,都是清清白白的。我个人不善于协调,更不会和上司搞好关系,这是致命的弱点。

  齐鲁晚报实习记者刘颖超、马姗姗、刘晓薇对本文亦有贡献。本文部分资料来自《风雨马胜利》(马胜利、高梦龄著),《激荡三十年》(吴晓波著)。

  作者: 齐鲁晚报记者 鲁超国 刘海鹏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 《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纪念改革30年之企业思想家篇 (2008-11-25 09:43)
  • 南方周末:家属追忆叶剑英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 (2008-11-10 12:08)
  • 吴敬琏:生命同中国改革连在一起 (2008-11-10 09:25)
  • 南方都市报:任仲夷口述广东改革开放历程 (2008-11-10 09:18)
  • 追忆任仲夷:任仲夷调任广东之前和之后 (2008-11-10 09:11)
  • 回眸:任仲夷大胆处理“两个凡是”和张志新案 (2008-11-10 09:09)
  • 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木棉花开——任仲夷在广东 (2008-11-10 09:07)
  • 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与袁庚面对面重温蛇口精神 (2008-11-10 09:03)
  • 陈开枝忆小平南巡:11天改变一辈子 (2008-11-08 23:00)
  • 南方人物周刊改革30年系列报道:三十年争议者 (2008-11-07 09:51)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