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学界 | 社会现象 | 文章·争鸣 | 读书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Blog | WIKI | 网上调查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焦点评论
张维迎:未来30年应转向县镇体制改革

张维迎  2008年12月9日 10:14  新浪

  新浪财经讯 由《英才》杂志社、北京青年报社、新浪网、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联合主办的第八届中国管理100年会暨双十管理盛典12月5日在北京举行,新浪财经全程直播本次会议。图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张维迎作主题演讲。

  以下为发言实录:

  张维迎:因为今年的金融危机,从国内到国外,大家都显得非常慌张,所以干什么都不太从容。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人无远危,必有近忧”,所以我们希望今天的历史可以更拉长一点,这样的话也许我们可以少一点烦恼,多一些乐观的情绪。

  这30年的改革,不仅改变了中国,而且改变了世界。在现场背板给出的数据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在过的若干年中,中国的GDP占世界GDP比重的变化。

  在19世纪之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到了19世纪之后,中国GDP在世界上的比重才不断地下滑。到了我们改革开放之前,我们仅有4.8%,而在1820年的时候,中国的GDP占世界的比重是32.9%。从将近1/3,变到不到1/20,只有仅仅一百几十年的时间。

  但是改革开放之后,我们看到,中国的GDP占世界GDP的比重又开始回升。根据有关方面的估计,到2010年,中国的GDP占世界GDP达到了15%,如果以5%的速度成长,到2030年,中国的GDP占世界的比重可以达到23%,也就是说可以基本恢复到了过去200年的地位。

  按照现在的汇率来算,中国作为一个经济体,占世界经济的6%,如果按照购买力计算,现在已经远远高于6%。按照汇率算,中国只是世界第四大经济体,但是按照购买力计算,我们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可以预期,在2015年的时候,中国的GDP总量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到那个时候,我们所有的中国人,包括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我们的企业都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也就是说,当我们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的时候,我们所应该承担的责任,与我们自己拥有的能力是相同的。

  今天,《英才》杂志在这里召集一年一度的年度盛会,我想也许在10年、20年之后,《英才》杂志可能要到美国、欧洲去举行这样的会议,而不仅仅是在北京。我们今天看到,像商业周刊、福布斯、财富等等著名的全球媒体,都是来中国举行这样的会议。所以,我希望借助这个年会,也提醒我们,我们应该为未来10年、20年后的事情做好准备。

  为什么中国能够取得如此大的成就?简单地说,我们走了一条市场化的改革道路。

  什么叫做市场经济?什么叫做计划经济?其实就是两个标准。第一个标准是资源配置的方式。也就是说,我们究竟是由政府的计划来规定我们做什么、如何做,包括我们每个人在什么地方工作、领多少工资?还是由市场价格来告诉我们资源应该如何配置?第二个是说,这个企业制度究竟是公有制为主,还是非公有制为主。近30年在这两个方面发生了什么变化?我这里想特别借用我们管理学的例子,给大家说明一下。

  在1980年的时候,国家经委曾经邀请美国的教授给中国的国有企业做培训。美国的教授设计了课程表之后,把课程表给了中国方面,最后中国的有关方面把两门课给划掉了。哪两门课呢?一门是市场营销,一门是公司财务。

  因为在那个时候,我们所有的企业,要生产什么都是由政府规定的,产品生产出来后由物资部门、商业部门直接收购,价格也是由政府直接规定。这样说来,市场营销这门课对于当时的中国企业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去掉了。

  而且,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所有的企业都是国家统一核算,企业需要投资要向国家申请,你有了钱、有了利润也要上缴国家。所以,企业仅仅是一个生产单位,并不具有独立经营功能。研究怎么投资、怎么获取资金,包括发行股票、债券,利润怎么分配等等问题,对于当时的企业是没有意义的,所以这两门课在1980年的时候,在中国的企业管理中是最没有意义的课。

  现在,如果我们再回到大学里,或者是参加任何一门培训课,可以看到这两门课已经成为了所有的管理学院里最重要的课程。那么这个改变是怎么发生的?这是因为中国两个主要的转轨。

  其实,中国改革的内容非常多,要梳理出一个头绪来,我们最主要的是要抓住两个改革:一个是价格的改革,或者是叫做价格的自由化,第二个是企业制度的改革,就是企业的非国有化。所有其他方面的改革,包括工资制度、社会保险制度、财税等等的改革,都是围绕着这两个方面的改革进行的。

  那么,在这里我给大家做一个判断:在过去30里面,前15年基本上完成的是价格体制的改革,就是完成了价格自由化。后15年,基本上完成了国有企业非国有化的改革。具体到年份,就是在1993年之后,价格问题不再是中国改革的关键问题,2008年之后,企业改革也将不再是中国改革的中心环节。

  目前,我们就像走在一条高速公里上,现在已经过了收费口,但是能走多快,这是技术性的问题,要看车况。我们大的国有企业上市之后,下一步是国有企业怎么减持的问题。这是技术问题,可以快一点,也可以慢一点,可以大一点,也可以小一点。但是,不再具有推进中国改革主要进程的功能。

  我们再看一下价格的改革是怎么进行的。价格改革的实质是从政府定价到市场定价的过程。

  请大家看演示图。先看这条黄线,这是市场定价的比重,蓝线则代表政府定价的比重,紫线表示所谓政府的指导价,这三条线就是我们现在的价格决定机制里面的三大类。我们看到,1993年的时候,市场定价的比重在90%左右,无论是从零售行业还是农产品、工业生产资料等等都是由市场定价了,之后的变化也不是很大。我们知道现在国家定价的主要方向是原材料或者是能源、基础设施方面,这些领域大体占我们国家产值的10%左右,就是说从1993年之后,我国商品的价格基本上是放开的。

  这个过程当时是非常惊心动魄。在1985年之前,中国价格改革的基本思路是什么?是怎么调整价格。那个时候没有多少人怀疑政府的定价能力,我本人是最早对于政府的定价能力提出怀疑的人。在1984年,我写了一篇文章,认为:第一、政府没有能力定价,任何价格只要是政府定的就是不合理的。第二、怎么从政府定价转向市场定价,就是双轨价格,这就需要先放开计划外,再放开计划内,逐步放开之后再实行统一的市场价格。

  所以,到了1985年的时候,国家价格改革的政策指导思想转向以“放”为主。在1985年1月,生产资料计划外的价格全部放开。之后,逐步扩展到计划内。但是价格放开之后又形成了抢购,所以政府放开了价格。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价格基本上放开了。

  再来看体制改革。

  在1992年之前,中国主要是通过非国有部门的发展来降低国有部门的比重。前15年,我们假定国有企业是可以搞好的,我们的思维是扩大企业制主权,我们把这些做法统一叫做承包制。1993年之后,我们开始实行了国有企业的产权改革,用中国的说法叫做股份制改造,此外还有各种各样其他的名目。大致来讲,这一过程大致经过了3个5年。

  第一个5年是1993年到1997年,县级以下的小企业改制基本完成.这里面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山东,某县的15家企业都卖了,所以这个县有一个称号叫做“全卖光”,还有一个县是送出去的,所以叫“全送光”。第二个5年是从1998年到2002年,这五年中,所有的企业都在进行大的改造。第三个5年是2003年至2008年,这五年的特点是特大型企业的改造,其中包括了几十个大的国有企业,像中石油、中石化、中移动、中人寿等等,全部上市了。还有三大国有银行全部引进战略投资,或者在境内外上市,这都是非常了不起的变革。同时,我们成立了国资委,对于国有企业进行了战略性的继续调整。

  我们来看一下《人民日报》发表的关于体制改革文章的统计。这条黑线代表关于承包制的文章,紫线代表关于股份制的文章。大概1992年之前,文章的发表更多的是谈企业怎么进行承包制,1993年之后,紫线上升,媒体开始大量地发表关于股份制的文章。

  再下一个图,紫线代表的是企业制度、产权制度,我们看到1993年之后,中国人在研究国有企业的时候,才开始谈论产权制度,而在1993年之前,我们很少谈论产权制度。所以,国有企业的转变,是在1993年开始发生的。1992年之前,所有的改革证明了一个结论:在国有企业的范围内,所有的招数都使尽了,但是没有办法解决需要解决的问题,所以1993年,企业开始转向产权制度的改革。

  我们再往下看一下有意思的统计。这个图统计的是国有工业企业在整个的工业产值中的比重。可以看到在1978年的时候,中国的工业产值87%都是国有部门生产的,之后一路下滑,到了2006年,国有的工业产值只占总产值的9.7%,也就是说90.3%的工业产值都是非国有部门生产的。

  国有职工的比重也在逐步下降。1978年的时候是6000万,到了2006年的时候,城镇就业人口当中,国有职工只有22.7%,而非国有达到了77.3%。1978年,国有工业企业有8万多家,2006年只有2.5万家,在数量上大幅度下降了。

  这些图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事实:现在吃国家饭的人,只有44.2%在企业工作,而改革开放初期的1978年,吃国家饭的人80.2%都在企业工作。所以,过去30年里,吃国家饭的人的增长是在非经济部门。政府党政机关的工作人员,改革初期是400万多一点,而到了2003年达到了1000多万。所以,政府部门是人员增加最快的一个部门。

  这是我们给大家看到的企业制度的改革。

  我们还要给大家讲一下私有企业的发展。可以说没有这些非国有的,包括乡镇企业在内的私有企业的发展,中国的改革不可能如此成功。

  我把中国的企业家划为三个代,每10年一代。我们从一些中国富人的排行榜可以看出,第一代企业家55.3%都是农民出身,再加上一些港澳同胞或者移民,大体占70%。1988年到1997年创业的人,72%是国有官员,都是政府企业出身的人。第三代基本上都是海归和科技人员。所以,归纳一下三代的中国企业家的背景,三代人各自特征明显。

  这三代人对应的是我们30年的经济发展。中国第一个10年主要靠的是制造业和商业,这是农民企业家的主要贡献。第二代企业家是政府官员转变的企业家,他们主要做的是房地产和金融服务等产业,这是中国经济第二个10年的引领的产业。第三代企业家做的是高科技,而这恰恰也是我们过去10年中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的推动力量。可以说三代企业家,推动了中国30年的发展。

  最后,我们给大家回顾一下中国改革的主要逻辑——我们走了一条现在被公认为非常成功的改革道路叫做市场化。其实中国一开始并没有想搞市场经济,如果一开始想搞市场经济,可能我们的路子跟现在完全不一样,而且未必比现在更成功。当然,这也是我们重要的教训,有的时候我们是歪打正着,有时候结果并不是我们预计的。

  大家都知道,农村改革是中国改革的开始。但是,也许大家并不知道,十三届三中全会还不允许正式包产到户,真正允许包产到户是在1983。为什么90年代好多地方开始民营化?因为企业都处于严重的亏损状态。在这种亏损下,地方政府提出了“不求所有,但求所在”。只要企业在我们的地方,谁所有并不重要,这才推动了它的发展。

  中国的改革也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经验,人类对于我们的制度转变的知识是非常有限的,我们所知道的东西,我们所能告诉未来的东西非常有限。但是,只要我们在进行一些小的变革,并且这些小的变革积累起来,就会变成大的变革,就会有像我们中国过去30年这样巨大的成就。

  最后,我们再讲一下未来的30年。过去的30年我们主要搞了经济改革,我刚才说了经济改革的任务基本上完成,剩下的是技术性的问题。那么,未来的30年应该转向什么?我觉得应该转向县镇体制的改革。这包括了两个方面,第一个是前15年我们主要建立一个相对独立的司法体系,规范政府在法律下的行为,老百姓也必须在法律下生活。第二个15年主要是完善、建立我们的民主政治,这样,我们再经历一个30年,中国的改革基本上完成。从一个大的历史来看,从1840年到2040年是200年的历史,之前,经过200年,我们曾经从原来的位置掉下来,在这200年中,我们要回到原来的位置。

  历史学家讲过,一个大的历史转轨需要200年的历史,如果这句话是对的话,那么我相信再过30年,中国基本上完成了历史性的转轨。所以,我们在座的每一位人士都应该想一下,我们如何适应未来的30年。

  从我们大体来讲,我们必须要考虑,我们要如何培养适应未来30年之后的精英人才。因为只有培养出这样的人才,中国才真正能够成为世界上说话有力量,能够对国际重要的经济社会事务有发言权的一个国家。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 对话王小鲁、姚洋:俄罗斯的改革比中国更成功吗 (2008-11-12 13:11)
  • 中国改革论战愈演愈烈 争论因三大消极现象出现 (2007-06-27 09:20)
  • 经济学家吴敬琏:今年中国改革面临哪些挑战? (2007-03-02 12:25)
  • 皇甫平回应第三次改革争论:应借鉴越南政改经验 (2007-02-05 11:10)
  • 北京日报/吴敬琏:2007年改革的重点和难点 (2007-01-29 11:08)
  • 秦晖:雄关漫道:第二轮改革的十五年 (2007-01-19 11:04)
  • 南都周刊/乔新生:中国改革走到制度化博弈阶段 (2007-01-09 08:26)
  • 高尚全:改革是推动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强大动力 (2006-10-23 08:57)
  • 张维迎:中国的改革命运系于对外开放 (2006-10-19 10:08)
  • 高尚全:正确评价中国改革,深化改革是唯一出路 (2006-09-07 08:21)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