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现象 | 学科·学界 | 文章·争鸣 | 读书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网上调查 | Blog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人物
南方周末:“女股神”刘央的财富之旅:“我也只是一枚棋子”

冯禹丁  2012年4月24日 06:32  南方周末
         西京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西京)主席兼投资总监刘央的丈夫认为,女性的头发具有“某种天地合一的神力”,象征着财富之源。但2011年刘央还是嫌留了19年的头发“太麻烦”,于是给剪短了。

        结果过去的一年,西京的投资业绩果然不理想,刘央本人频频被媒体爆出“洗仓”、“清仓”、“改口唱空”等新闻。

         刘央是在香港捞世界的北京人,她钟爱中资民企股,现在管理的基金规模约39亿美元(合245亿元人民币),比尔·盖茨基金作为非银行机构QFII(境外投资机构)在中国的投资,2/3由西京打理,也就是说刘央是这位世界首富的“管家”之一;在2011年之前,她的出色表现为其赢得了“女股神”等称号。

         2012年3月31日,刘央在深圳接受南方周末记者独家专访,“这几个月香港比2008年还惨。”刘央说。此前三天,香港恒生指数暴跌500点至20555点。而在整个2011年,西京旗下的旗舰基金亏损了约30%。

         流年不利

         2011年9月9日,香港各大媒体不约而同刊登了同一条消息——“西京刘央‘清仓’,12只股票一股不留”。报道称,港交所的股权披露资料显示,西京于日前大举抛售,“将原先持有的12只股票一次性清仓”。

         刘央重仓民企股不是秘密,其中25只股票的持股量由于持有比例超过5%而必须披露。因此这条消息非常劲爆,当天港股大盘暴跌345点,跌幅1.71%,刘央名下持有的股票更是惨不忍睹。

         然而实际的情形是,先前刘央的公司是西京中国,母公司是西京集团。她以个人出资收购了母公司并更名为西京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于是按照交易所规定,原西京中国持有的股票须将持股人变更为刘央及西京资本控股有限公司。

        而变更程序是,由交易所先将西京中国的持股数清零,然后进行备案变更。由于时差原因(母公司总部在伦敦),变更期间又恰逢中国的中秋节假期,港交所没有同步变更。然而就在短短两三天中,香港媒体纷纷报道了刘央清仓的新闻。

        消息见报的当天,刘央的手机被人打爆了,朋友、被投企业纷纷想一探究竟,“我怎么可能一下抛得掉那么多股票,交易量在哪儿?谁接盘?”刘央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后来我明白,有人就是利用香港散户比较易受蛊惑的特点,专门造谣来打压股价获利。”

        刘央不敢再接受采访,“有人天天编排我,说西京被大鳄‘吃了点心’(指小基金成为大的对冲基金的盘中餐),拿我的话去打击我投的股票。”

        还有一件同样发生于2011年的小事,也使刘央深受触动。一天她去香港一餐厅吃饭,遇到一位老人过来找她合影,拍完照后老人对她说,“我跟着你买了好多股票,亏了很多钱,但我还是支持你。”

        性格开朗的刘央常在媒体上唱多个股或大市,这件事使她反思自己的角色,“我是基金经理,我的本职是向自己的投资人负责,给他们回报,我的投资人也不在香港,所以我没必要说太多。”

        2011年,香港股市如坐过山车,西京投资基金因此亏损了近三成。“我最大的失误,”刘央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是在8月份中国不再升息、巴菲特50亿美元买进美国银行时,错误地判断港股已见底并进场大幅加仓,其实那才是欧债危机引发一轮大跌的开始。”

        本来截至2011年7月份,西京中国还微幅盈利并跑赢大市,但8月下旬至10月初短短不到两个月,恒生指数从约20000点跳水至17000点,最低点曾跌至16100点,刘央损失惨重。而巴菲特投资美国银行后,后者股价也继续跌了25%。

        如今整个西京控股管理的基金规模现值约39亿美元,其中除了约5亿美元的西京中国基金,和西京健康、西京财富等几个小规模定投基金外,刘央还管理着约29亿美元的专项委托理财账户,客户包括挪威中央银行、比尔·盖茨基金会和罗斯柴尔德家族等。

        亚洲“最有权势女性”之一

        不过,2011年确是刘央职业生涯中实现龙门一跃的一年——她出资逾亿元,从创始合伙人手里买下了有着20年历史的英国资产管理公司西京集团的全部股份,成为首位掌舵英资资产管理公司的华人。

        2002年4月,刘央获西京三位创始合伙人之一Peter Irving的邀请加盟西京。次年3月19日,她独立募资1900万美元成立西京中国基金,从基金规模看可谓白手起家,“就这点钱还募了近一年,那时候投资人都不相信中国经济的潜力,认为中国的银行都做假账。”

        西京中国在香港成立伊始便遭逢SARS,而刘央入市抄底一战成名。2006年-2007年香港两年大牛市,恒指由15000点冲至31000点,刘央为投资人赚得两倍收益,成为西京的王牌基金经理。她把自己赚的数千万美元的管理费和奖金,也全部投资于基金中。

         据刘央称,9年时间,这只基金的规模达到5亿美金,增幅超过摩根士丹利中国自由指数200%。其间刘央只有两年跑输大市,即金融风暴肆虐的2008年和2011年,也唯独这两年里恒生指数第四季度为负增长。

        这些成绩为基金经理刘央赢得了包括“女巴菲特”、“女股神”在内的各种光环,2012年3月还被《福布斯》杂志评为50位亚洲“最有权势的女性”之一。

         2006年,Peter Irving在一次游艇事故中遇难,根据他的遗嘱将其在西京的部分股权,赠与“对公司贡献达到一定比例的明星基金经理”。当时刘央因对西京的收入贡献高达80%而获得了股权,与另一创始人Tony Jordan成为联席主席。

        三年后,Tony Jordan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后决定退休,刘央买下他的股份。2011年3月日本大地震使三位创始合伙人中的最后一位——专注日本市场的70岁老人Ed Merner雄心不再,他主动提出将自己掌管的日本业务剥离,由刘央继承西京并希望她能将之发扬光大。

         刘央买下母公司于是水到渠成。她信上帝,于是把自己拥有的家庭抑或事业,都归之于“上帝的赐予”。她的野心极大,希望自己能够发现“中国的可口可乐、卡特彼勒和微软”,并使西京有朝一日如巴菲特执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一样闻名。

         刘央是个工作狂,每天深夜才离开办公室。她对中资股情有独钟,5亿美元西京中国基金的七成均投向了营收规模在百亿港元以下的民营企业股,自称“靠专业吃饭”的刘央对所投公司的管理层、业务状况、财务数据等了如指掌。

       “我们都是小学生”

         香港股市在2012年3月底爆发了一轮“民企风暴”,博士蛙(01698.HK)、大庆乳业(01007.HK)等数只民企股因财务丑闻而致股价暴跌(参见本报3月30日“港股起‘风暴’,内地民企遭遇诚信危机”一文),香港人称买了这些造假公司的股票为“踩了地雷”。

        “得以庆幸的是,这几年我一个地雷也没踩到。”刘央说,不过,2011年至今,她所持有的雨润食品(01068.HK),股价也从28港元跌至10港元;中国建材(03323.HK),股价从27港元跌至不到9港元;威高股份(01066.HK)从22港元跌至8港元;人和商业(01387.HK)从1.3港元跌到0.45港元,并曾三天跌去44%。甚至刘央名下的某只股票近期盈利增长超过50%,也被券商称为“盈利未达预期”而股价暴跌。

         作为声称“永远买被贱卖的或错误抛售的优秀民企股”的价值投资者,刘央很容易被空方盯上。“只要我持有的被披露出来的股票,几乎都被阻击,我成了港股第一大卖空对象。”

         她认为,“民企风暴”是空方势力发动的新一轮阻击,港股正处于一场金融战役中,她坚信阻击者是大洋彼岸的华尔街。华尔街对冲基金的套路是,用“裸空”手段先建好卖空的仓位,到季度末使由券商发布相关股票业绩低于预期的报告吹响集结号,其间“浑水”这类调查公司发布看空报告,穆迪、标普等评级机构调低股票的评级,投行炒作行业风险,媒体再跟进集中进行负面报道,在市场营造恐慌气氛引起大面积的恐慌性抛售。这套战法使香港股市近一年来几乎每到季度末就有一轮暴跌。

        “这是一个强大的系统。”刘央说,2011年下半年对冲基金云集香港,总规模估计达到数百亿美元,“就像一只大老虎进入羊群中,跟人家强大的系统和操作预测能力相比,我们就是小学生。”

        她甚至通过追踪西京存在托管银行里的股票被谁借走(卖空者需要先从托管银行借股票),追查到这场金融战役的“总指挥”,是华尔街一家赫赫有名的对冲基金。刘央称自己非常佩服这些老牌基金,“他们选择的切入点,无论是题材还是时机,都无懈可击。”

        早在一年多以前,对冲基金就选择和食品、农业及地产、建材相关的股票大举建空头仓位。果然,随后内地食品安全问题的频发和房地产调控,使得多只股票在遭受攻击时几无抵抗之力。而2012年3月份新一轮的攻击恰恰发生在内地政治风云变幻、香港特首选战正酣的当口。

        在2011年港股的惨烈大跌中,多家香港本土基金破产清盘,刘央说,如今在香港有十年以上历史的资产管理公司,就剩下西京和惠理两家。2011年底和2012年初,西京获得了两笔共3亿美元的投资,其中一笔来自美国第一大保险公司。最近,西京还将有2亿美元的新投资流入。

        为什么这个时候来自西方的资本开始拿钱给她,“他们是熊市牛市两边通吃的,往下砸的时候把钱给对冲基金,知道市场触底的时候,就把钱拿给价值投资者。所以我是春江水暖‘央’先知。”

        “咱也不过只是人家一棋子儿,我这十年,就悟到这么点东西。”刘央叹了一口气。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