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现象 | 学科·学界 | 文章·争鸣 | 读书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网上调查 | Blog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法制
茂名窝案2年后重启调查 曾放过160多名涉案官员

  2014年4月21日 02:21  新京报
    已退休两年的茂名市原政协主席冯立梅近日被调查,标志着沉寂两年的“茂名官场腐败窝案”重新掀开。

  2009年-2012年,以两任茂名市委书记落马为标志的官场贪腐窝案爆发后,茂名官场几近瘫痪。为“保持茂名稳定”,相关部门采取了“办案”和“挽救”并举的做法。

  包括时任市委书记罗荫国供出的贪腐名单上的大批涉贪官员,被采取了“高举轻放”的处理,窝案后维持原职。

  冯立梅便系免责者之一。对冯的重新调查,将再次考验有关部门在官场窝案面前的“政治智慧”。

  时隔两年,广东西南部的茂名市再次有重量级官员被调查。

  3月28日,广东省纪委发布消息:茂名原政协主席冯立梅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正接受组织调查。

  现年63岁的冯立梅已从政协主席职位上退休两年,这次被查被认为打破了“退休即平安着陆”的官场惯例。

  媒体报道,冯立梅被调查,源于中央巡视组要求复查茂名官场窝案。

  已沉寂两年的茂名官场窝案,爆发于2009年。是年起,包括原茂名常务副市长、两任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在内的官员陆续落马,窝案共涉及广东省管干部24人、县处级干部218人,波及党政部门105个,市辖六个县(区)的主要领导全部涉案。直到2012年,时任广东统战部长、原茂名市委书记周镇宏被调查,茂名官场才恢复平静。但这个平静,再次因为冯立梅被查而打破。

  媒体报道称,当年茂名窝案中有160余官员,因各种原因未予追究。多名茂名当地官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有5名省管干部涉案却未被立案查处,冯立梅恰是其中一员。

  涉案而未被处理的官员们,让很多落马官员及其家属们“不服气”,他们一直在向广东省、中央反映情况。接近广东省纪委的人士透露,此次冯立梅被抓,就是中央巡视组来广东之后接到了类似举报。中央巡视组认为,当年对茂名腐败窝案的处理,尚欠妥当。

  “冯立梅深耕茂名官场20年,任职纪委书记3年多,几乎掌握着茂名官场一切秘密。”茂名一位官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以冯立梅为钥匙,重新开启两年前的茂名官场窝案,可洞见诸多未曾披露的官场腐败细节。

  平安落地的“实力派”

  “罗荫国任市委书记时,冯立梅的根基已经非常深,是地方的实力派,在茂名,他可以当半个家。”

  出生于1951年的冯立梅为广东阳江人,仕途起步于阳江县委宣传部,在阳江工作22年,曾任阳江县委副书记、阳江市阳东区委书记等职。

  1992年,冯立梅由阳江调任茂名,担任茂南区委副书记、区委常委,之后在茂名官场20年,直至2012年初退休。

  20年间,冯立梅历任茂南区委副书记、茂名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委秘书长、市地方金融风险处置办公室主任等职。

  2003年5月起,冯立梅任茂名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并在2006年12月,升任茂名市政协主席,官至正厅级。

  2012年1月,冯立梅因到退休年龄退休,平安“落地”。

  履历显示,1990年左右,时任阳东区委书记的冯立梅曾因“建私房”的问题,被降级并调离岗位。除此波折外,冯的仕途一帆风顺。

  多位熟知茂名政情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冯立梅在茂名官场的升迁黄金期,恰逢前广东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部长周镇宏任茂名市委书记的时期。

  周镇宏于2002年至2007年任职茂名市委书记,此后,周升至广东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部长。2012年1月,周镇宏因涉嫌严重违纪,在统战部长位上被调查。今年2月28日,周镇宏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死缓。

  周镇宏主政茂名时期,冯立梅由市委秘书长转任茂名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3年又7个月后,冯立梅升至茂名市政协主席。

  冯立梅的升迁速度,被茂名一位退休老干部称为“犹如坐直升机”。

  上述知情人士介绍,2007年至2011年,在罗荫国任市委书记时期,茂名官场形成以罗荫国、冯立梅等人为主的三足鼎立的势力版图。

  “罗荫国任市委书记时,冯立梅的根基已经非常深,是地方的实力派,在茂名,他可以当半个家。”

  茂名一位前组织部官员说,冯立梅喜欢结交房产商、矿山老板等企业家,并且擅长在官员和商人之间牵线搭桥、平衡关系。

  为茂名当地人所熟知的是,冯立梅与房产商柯国庆走得非常近。茂名一位商人曾见到冯立梅与柯国庆在茂名一家酒店开房打麻将。“当然,几乎都是冯立梅赢。”

  柯国庆被称为茂名“地下组织部长”,据公开材料,柯国庆曾向茂名原常务副市长杨光亮、茂名原市委书记罗荫国行贿。目前,杨、罗均已被判刑。

  茂名官场窝案

  茂名市系列腐败案共涉及党政部门105个,市辖6个县(区)的主要领导全部涉案

  罗荫国是一位由基层成长起来的官员。出生于1954年的罗荫国是高州人,父母均是普通农民。

  18岁时,高中毕业的罗荫国到邻镇做小学教师,两年后当上了村干部,之后成为镇委书记;1984年,30岁的罗荫国开始到高州市任职,由对外经济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一直升至高州市委书记。

  1998年,罗荫国调任高州所属的地级市茂名,历任茂名市委秘书长、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等职;2007年11月至被带走调查前,罗荫国身兼茂名市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要职,到达个人权力顶峰。

  罗荫国案卷宗显示,1993年至2011年1月的18年间,有63人向其行贿。其中党政或事业单位领导干部44名,商人19名。

  广东省检察院披露的罗荫国涉案金额为,受贿共计人民币862万元、港币1318万元、美元40多万元以及丰田牌轿车一辆(价值人民币35.5万元)、房产一套(价值人民币51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共计人民币2565万元、港币2823万元。

  在罗荫国的案卷材料中,其受贿罪事实主要分为两部分。

  第一部分是,罗荫国在干部任命、人事调整、工作调动、职务升迁、关照工作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第二部分是,罗荫国为商人承揽工程、中标项目、土地办证、企业用地、酒店评级等方面谋取利益。

  案卷材料显示,大部分官员或商人行贿的目的是直接为自己谋取利益,比如原电白县委书记李喜气行贿后的回报是,罗荫国支持、帮助李喜气担任茂名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及成为广东省人大代表候选人。

  商人罗泽勤和陈伟华向罗荫国行贿,是为了补选高州市人大常委、参选人大代表候选人。

  此外,还有5位官员和商人行贿是“间接受益”。

  茂名市民政局原局长叶其坚行贿的目的之一,是帮助女儿叶萍从茂港区民政局调入茂名市投资审核中心工作;高州市委书记李上林请托罗荫国支持弟弟李观胜担任茂名市物价局局长;商人崔雄请托罗荫国支持、关照儿子到电白县开办采石场;接受贿赂后,罗荫国帮助商人黄伟的女儿黄丽桦进入茂名市自来水公司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商人林国文行贿的目的,是请托罗荫国对茂名纪委副处级干部蔡进雄提拔事项予以关照。

  另据媒体报道,至案发时止,罗荫国的妹妹、妹夫、妻弟等人分别在茂南区劳动局、茂名市刑警支队、信宜市检察院、茂名市中级法院、茂名市财政局、高州市卫生局等部门担任要职。其子女分别加入了澳门、澳大利亚籍,并在境外置业。

  多位知情人士介绍,茂名窝案案发前,买官卖官几成公开化。这种官场生态,始于2002年,当时,周镇宏调任茂名任市委书记。随着罗荫国的落马,弥漫于官场间的买官卖官之风才刹住。

  有报道称,在周镇宏及罗荫国主政时期的茂名,通常情况下,仅仅一个科级职务,不花一二十万元是不可能的。一般情况下,每年春节和中秋节,下属都要向上级领导贡献红包。给科级领导的红包不会低于1万元,给处级干部的红包则大概是科级干部的10倍左右。

  随着3月28日茂名原政协主席冯立梅被调查,茂名系列腐败窝案已波及茂名的党委、政府、人大及政协等四套班子,且仍有蔓延之势。

  人人自危

  罗荫国涉案后,茂名官场几乎瘫痪,保持茂名稳定成为上级重点考量的事情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罗荫国案发的直接原因是受下属、茂名市原常务副市长杨光亮案影响。

  前文提到茂名“地下组织部长”商人柯国庆向杨光亮行贿的同时,也向罗荫国行贿。柯国庆在交代时,将罗荫国一并供出。

  罗荫国是被检察机关直接带走调查的,并随后被宣布刑拘。作为在职厅级官员,未经过纪检监察部门的“双规”程序,直接被检察机关带走,这在广东还前所未有。

  茂名一位厅级退休干部分析,正是因为罗荫国的措手不及,导致他没有时间与涉案人员串供,大量权钱交易在此后浮出水面。

  随后,2012年初,罗荫国的前任周镇宏亦被调查。周被指“对茂名发生的系列严重腐败案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

  现在看来,恰是如此之多的官员涉贪,反而使其中的官员安全了。

  公开资料显示,罗荫国案发后,供出了100多位科级以上干部。“那段时间,茂名官场人人自危。”长期任职茂名的一位科级干部说。

  茂名一位负责外事工作的官员说,罗案发后,茂名所有科级以上官员的护照、港澳通行证等都要求上交到市外事侨务局;处级官员的上述证件被要求交到广东省外办。

  如何处理涉案官员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茂名一位厅级退休干部介绍,罗荫国涉案后,茂名官场几乎瘫痪,保持茂名稳定成为上级重点考量的事情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由于案件波及面太广,有关部门不得不将“办案”和“挽救”并举。

  “高举轻放”的处理

  很多涉案官员被定义为消极腐败。媒体报道,当年放过了160余官员

  2011年3月19日,广东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林浩坤在茂名主持召开了全体干部大会。这次大会作了反腐总动员,“有问题”的官员被限令在4月10日之前向驻在茂名的专案组主动交代,以争取宽大处理。

  上述老干部说,除了限期交代外,当时还划定了一条线:50万元以下的不追究。

  2012年4月,广东省纪委通报称,茂名市系列腐败案自2009年以来,查处了茂名市委原书记罗荫国严重受贿案,市委原常委、常务副市长杨光亮严重受贿案,市委原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倪俊雄受贿案,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朱育英受贿案,原副市长陈亚春受贿案,电白县委原书记李日添受贿案等系列腐败案。

  全案共涉及省管干部24人、县处级干部218人,波及党政部门105个,市辖6个县(区)的主要领导全部涉案。

  但是,只有61人被立案查处,属省管干部19人、县处级以下干部42人,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人。

  一位接近广东省纪委的人士说,很多涉案官员被定义为消极腐败。“作为市委书记的周镇宏和罗荫国收钱,你不送钱行吗?很多人是被裹挟的。”

  这一震惊全国的腐败窝案最终被高举轻放。媒体报道,当年放过了160余官员。

  作为系列腐败窝案中的一环,罗荫国案也同样被“高举轻放”。

  2011年2月,罗荫国及妻子被带走调查;2013年7月,罗荫国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缓。

  据媒体报道,全面崩溃的罗荫国供出了100多位官员。其案卷显示,有63人向他行贿,其中官员44名,商人19名。

  新京报记者查证,向罗荫国行贿的44名官员中,只有3人进入司法程序,目前受到审判。这三人分别为:茂名市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朱育英;茂名原市长助理雷挺;化州市原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黄鸿。

  该案中至少24人仍担任原职、其他职位或退休。

  窝案“幸存”后重启调查

  在中央巡视组的要求之下,广东省纪委准备复查茂名官场窝案,“很多原来不追究的,现在要重新追究。”

  茂名检察院一位官员介绍,罗荫国案发后供出了冯立梅,但冯主动向专案组作了交代并退赃,最终未被追究刑责。

  茂名一位官员说,冯立梅拉着妻子一起到纪委退赃,他当着纪委办案人员的面,大骂妻子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收钱。冯由是得以从窝案中“幸存”。

  多位认识冯立梅的官员、商人介绍,自2012年1月退休后,冯立梅一直过着悠闲的、深居简出的生活。“很多退休老干部热衷于参加各种社会活动,但冯立梅甚至不到熟人的公司办公室去坐。”

  据媒体报道,冯立梅是在3月28日中午被纪委带走的。当天下午6点钟,广东省纪委即对外发布公告。快速定性是因为他在纪委已有案底,追责程序可随时启动。

  茂名一位厅级退休干部表示,“高举轻放”的处理方式使得有处分的人不服气,没有受到处分的人不会得到深刻教训。

  “涉案干部是谁、是否受到了党纪政纪处理等均没有公布。”茂名一位科级干部说。

  “要公布行贿者的名字,干部犯了错误,不给群众监督怎么行?对于性质恶劣已经判刑的主要干部,要搞典型分析。这是最实际的教育。”上述纪委出身的老干部说。

  这导致茂名诸多官员产生怨气。一位老干部说,“哪条党纪国法规定了行贿、受贿不被处理。”

  更有一些茂名系列腐败案件中受到处理的官员家属采取了实际举动,他们向广东省、中央反映这一情况。

  在中央巡视组来到广东后,茂名政法系统一位被追究刑责的官员妻子给巡视组写了举报信。今年春节前,她接到茂名市信访办的相关回复。

  冯立梅被调查后,有媒体报道,中央巡视组接到相关举报后认为,当年对茂名腐败窝案的处理,尚欠妥当。在中央巡视组的要求之下,广东省纪委准备复查茂名官场窝案,“很多原来不追究的,现在要重新追究。”

  而冯立梅被视作此次重新调查的风向标。茂名一位正科级官员分析,冯立梅深耕茂名多年,又做了3年多纪委书记,他掌握茂名官场的一切秘密,冯立梅被调查,意味着“谁都有可能被查,主要看查处的力度。”

  上述前组织部官员说:重启调查会产生震荡;“这需要考验办案者的‘政治智慧’。”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无相关文章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