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现象 | 学科·学界 | 文章·争鸣 | 读书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网上调查 | Blog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法制
消息称国家在能源行业反腐还会有大动作

  2014年5月29日 04:21  中国经济网

    5月末的北京,温度经有了明显的上升,火热的阳光已然是盛夏的感觉,而位于月坛南街38号的国家发改委大院却多少显得有些冷清。

  尽管前去办事的人依然很多,但不少人脸上表情都相当的严肃,当时代周报记者问及能源局腐败案时,所有的人都采取了回避的态度。

  5月23日晚,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其官方微博宣布,近日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犯罪,依法对国家能源局副局长许永盛、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28日,新华社的消息显示,许永盛已被免职。而在几天前,他的名字已经从能源局的官网上消失。

  此前,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核电司司长郝卫平已经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在短短的三天时间内,4名能源局官员被查,且集中在煤电领域,魏鹏远、郝卫平、王骏3人,分别分管煤炭、核电和新能源。截至目前,能源领域今年落马的官员、高管的人数已增加到21人。这对于能源局甚至发改委来说,自上而下都是相当大的震动。

  对于此次能源局大范围的反腐,有一种说法是已经“酝酿了很久”,去年蒋洁敏下台后,纪委就已经“盯”上了能源局的几名领导,“现在公开,肯定是证据已经坐实了。”一名接近能源局的有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能源行业,国家的反腐应该还会有大动作。”

  多名官员落马

  2013年5月,能源局内部爆出了最大的腐败案,时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刘铁男被立案调查。

  时隔一年,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被带走调查,此后短短的3天内,能源局先后有4名官员被带走。

  1993年,能源部被取消之后,煤炭主管权移交国家经贸委行业规划司。2002年开始启动机构改革撤销了经贸委,原经贸委行业规划司部分职能被合并到国家发改委。魏鹏远时任发改委煤炭处处长。在国家煤炭项目审批、能源规划制定上有较大话语权。2008年8月,国家能源局挂牌成立,魏鹏远调任煤炭司副司长,负责项目改造、煤矿基建审批和核准工作。

  据了解,2000年前后,魏鹏远曾因嫖娼被抓,被保后一直行事低调,直到2002年被“带病”提拔。因此出事后,很多人认为是早晚的事儿。

  而王骏的落马则最令人唏嘘。在能源圈内,王骏曾以“懂行”博得口碑,其对电力行业有较深的研究。

  王骏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国电力体制改革方案起草人。2000年5月5日,时任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基础产业司电力处处长的王骏,在《经济学消息报》上发表了这篇题为《令人沮丧的电力改革》的文章。

  在翻阅这4个人的简历时,不难发现,除魏鹏远主管煤炭外,其他3人都曾经主政过电力,并有多达十年以上的职务和工作上的交集。王骏最近的6年间,一直于新能源司主持工作。

  业内人士分析,四人所在的电力、煤炭及新能源部门都握有项目审批权,此次腐败窝案可能将能源项目审批环节中所出现的权力寻租、灰色利益链再度曝光。

  200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国家能源局于当年8月正式挂牌,许永盛转任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司长。“在电力司司长位置上,许永盛工作勤奋,干事也有魄力。”有电力行业人士这样评价。在许永盛任电力司司长期间,郝卫平是电力司副司长,属上下级关系。

  而主管新能源的王骏早在2001年就担任国家计委基础司电力处处长,在2002年王骏升任国家计委基础司副司长后,接任电力处处长的正是郝卫平。

  据了解,电力项目核准包括电网规划、输电工程、变电站建设、自备电厂建设、“上大压小”工程以及小火电机组关停等。电厂项目从筹划到建设获批,一整套手续至少需要耗时两年,中间各环节繁多,有巨大的寻租空间。

  能源审批寻租

  除了国家能源局,拥有能源管理职能的部委还有国土资源部、国资委、安监总局、电监会、水利部等;国家电网公司、中石化、中石油等中央企业也肩负着某些行业管理的任务。

  以前项目审批经常需要“跑部前进”,“拿什么跑?”上述接近能源局的有关人士称,“跑部”绝对不仅仅是拿着材料,更多的是拿着钱,不少拿的还是各地政府专门拨付的专款。

  这在业内一些专家看来,其实这些都是常态。但他们认为,之所以2014年能源系统会频发腐败案,是由2013年的中石油腐败案件引发的“蝴蝶效应”,“中石油的案件涉及面太多,牵扯面太广。”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任浩宁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能源行业之前垄断度太高,尤其是电力、石油、煤炭这几大行业,确实有很大的寻租空间。

  国家能源局的官方网站上,煤炭司的具体职责为拟订煤炭开发、煤层气、煤炭加工转化为清洁能源产品的发展规划、计划和政策并组织实施,承担煤炭体制改革有关工作,协调有关方面开展煤层气开发、淘汰煤炭落后产能、煤矿瓦斯治理和利用工作。

  这就是说,煤炭司对于想要开矿的企业和煤老板来说,掌握着绝对的“生杀大权”。“各个权力部门但凡涉及到经济的,都必须通过发改委(煤炭司),所以各个企业只要把煤炭司给‘攻克’了,其他部门的路条基本就没什么问题了。” 任浩宁直言。

  在这一点上,山西的煤老板们深有感触。过去的国有企业都有探矿权,其实就是看下地下有没有煤,储量有多少。然后根据探矿的结果确定要不要开矿,如果这个地下的煤炭储量开矿可能会赚钱,那么就需要提出申请,“向发改委提出立项申请。”一名要求匿名的山西煤老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发改委批复同意后,由政府立项,“这时候才牵扯到是否同意给申请企业资源,然后才能再去跑各种的手续。”

  虽然前期的工作基本都在发改委和能源局完成,但是国土资源部、能源局等各级部门办手续时,亦需“走动”,基本是经省里有关部门的引荐或者自己找关系。

  “如果不懂这个,路就会越走越窄。”上述煤老板说。

  能源局的未来

  几乎可以肯定,能源局将会面临一轮新的调整。

  国家能源局的前身可以追溯到新中国成立时设立的燃料工业部。

  1982年国务院能源委员会成立,承担能源行业监管职能。

  1988年国家能源部成立后,煤炭工业部被正部级的中国统配煤炭总公司取代。

  5年后的1993年,因在级别上与几大国有能源企业平级,而能源项目的审批权又在国家计委,国家能源部被撤销,煤炭部恢复。

  2008年,根据国务院批准的“三定”方案,决定成立国家能源局,为国家发展改革委管理的国家局。负责煤炭、石油、天然气、电力(含核电)、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等能源的行业管理,组织制定能源行业标准,监测能源发展情况,衔接能源生产建设和供需平衡,指导协调农村能源发展工作。

  能源局挂牌两年后的2010年1月,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成立国家能源委员会的通知》,决定成立国家能源委员会,除了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副总理李克强分任正副主任外,21名委员由财政部、发改委、外交部等多部委的一把手构成。自此,中国能源管理大致形成了国家能源委员会、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三驾马车”的格局。

  2013年,为统筹推进能源发展和改革,加强能源监督管理,将国家能源局、电监会的职责整合,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主要职责是,拟订并组织实施能源发展战略、规划和政策,研究提出能源体制改革建议,负责能源监督管理等。同时,不再保留电监会。

  改革后,国家能源局继续由发改委管理。

  正因为如此,不少人把此次能源局的腐败归咎于发改委的监管不力,但任浩宁却认为这种看法对发改委来说有些不公平。他说,实际上在设立渎职程序时,能源局的监管并不归国家发改委管。但有一点不能否认的是,国家发改委确实是权力的中心,这在做项目的时候体现得相当明显,“能源行业的风电、光伏项目权力没有下放时,只要审批程序‘攻克’发改委这一关,其他审批手续基本上一路绿灯。”

  但发改委一般只考虑宏观层面,比如一个项目会带来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但具体的细节他们并不会去把控,因此,在目前的能源领域内,有一种比较激进的言论,那就是深化改革,政府职能的调整,发改委自己要首先调整。否则,“电力、煤炭等具体行业的改革更容易被发改委打乱。”任浩宁坦言。

  但任浩宁也明白,目前对于发改委的改革因涉及太多的部门和太多利益,推动不易。

  因此,不少专家建言,要逐渐给其他部门增加实际的权限,没有必要存在的审批环节要么下放给地方政府,实行备案制,要么索性取消。

  无论怎样,改革是大势所趋。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无相关文章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