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现象 | 学科·学界 | 文章·争鸣 | 读书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网上调查 | Blog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法制
释延鲁:释永信省内关系盘根错节 需中央查处

  2015年10月15日 23:41  北京晨报

      少林寺和释永信,从来不缺少话题。这些话题,既有清规戒律之外的性、酒肉、私生子,也有针对禅修和商业交织的质疑,还有关于财产经济方面的糊涂账。从话题的角度来说,少林寺是中国最为世俗化的寺庙,没有之一。

  世俗化的少林寺,自然免不了红尘世界中的恩怨情仇。面对曾经的得意弟子实名举报,少林方丈释永信,面临着过去15年方丈生涯中最严重的危机。师徒反目,恩怨种种,无非钱与性。前者是根本,后者则是举报者用于吸睛的花絮而已。

  少林寺的举报风波,暂时归于平静。举报者和被举报者,在过去一个多月里,都缄口不言。谁是谁非,只有静待调查结果。

  “流亡”的举报团队

  从7月25日“释正义”的首次网络举报开始,到8月8日释延鲁出现在北京实名举报,仅仅15天里,针对释永信的举报团队便悉数露出真容。团队中,被怀疑为“释正义”的蔡亮亮是“发言人”,曾为释永信担任过法律顾问的王永华是“军师”,其余提供举报材料的僧俗,则各似“文臣武将”;而释永信曾经的得意弟子释延鲁,自然就是这个团队的“首领”。

  8月8日下午,在北京的一家宾馆房间内,释延鲁率领这个团队中的上述主要人物,首次也是唯一一次集体出现在媒体面前。武僧释延鲁,身材高大,体格健壮,穿一件宽松的麻质短袖对襟衫。谈及释永信时,他额头上的青筋鼓起,搁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总是紧握成拳头。

  其实“释正义”一出现在网上,就被拥护方丈的少林弟子们指认是释延鲁。可见那时师徒之间的矛盾,在寺内已是尽人皆知。释延鲁自然矢口否认,直到坐在记者们的面前,他仍然坚称不知道“释正义”是谁。然而,和“释正义”的网上举报内容相比,释延鲁团队并没有提供出更多更充分的证据。更何况,自从释延鲁实名举报之后,“释正义”也在网上销声匿迹。这一切,似乎都不言自明。

  即便“释正义”真的另有其人,释延鲁为何又要在“释正义”网络举报之后,带队前往北京实名举报呢?释延鲁是这么解释的,一来,自己在登封饱受骚扰恐吓,人身安全堪忧;二来,释永信在省内的关系网盘根错节,所举报的内容,非中央级部门插手,则难以查处。

  但国宗局的回复,难免令释延鲁有些失望。8月25日下午,国家宗教局向媒体透露,针对释永信的举报材料,已转送河南省宗教局了解核实。

  “流亡在外”的释延鲁,对记者说“自己的心从未离开过少林”。采访结束时,释延鲁还拱手相告,“待少林寺正本清源,定邀众位亲临少林,领略正宗禅武。”

  从情同父子到陌路仇人

  释永信和释延鲁,前者生于1965年,后者生于1970年,师徒二人,只差5岁。两人于1985年相识,至今正好30年。

  1987年,释延鲁拜在释永信门下,才有了释延鲁的法名。按照释延鲁此前的回忆,他最初只是想在少林学一身武艺,是在释永信的影响下,对佛教产生了兴趣,才决定留在少林寺出家。

  在最初近20年的时间里,两人维持着和谐的师徒关系。释延鲁很快成为禅武兼备的武僧。1998年,他代表少林寺摘得加拿大多伦多世界武术大会的金牌。同年,释永信创办少林武僧团,释延鲁担任武僧总教头。

  释永信倡导以禅武弘扬少林品牌,释延鲁自然成为他最得力的助手之一。1999年释永信升座方丈,在他背后撑“法伞”者,也是释延鲁。在2000年后,少林寺的国际交流明显增多,在释永信接见外宾的许多照片中,都能见到他身后站着的释延鲁。

  师徒之间的裂缝,在2005年开始显现。那一年年初,释延鲁在寺内锤谱堂为自己的武僧团培训基地设立招生办公室。这间招生办,成为师徒之间矛盾的起点。

  释延鲁在举报材料中说,招生办成为释永信向他索要财物的借口,4年间仅以此一项就向他索要了350万元。

  释延鲁的举报材料中,列举了师父释永信的“五桩罪”。其中“第一桩罪”是两人之间的经济纠纷,称在2010年之前的10年间,释永信向他索要共计700多万元。“第二桩罪”则是释永信和少林寺之间的财务问题,称释永信侵占挪用少林财产和善款;“第三桩罪”是公众极为关注的方丈私生活问题,媒体多有详述,此处略过不提。“第四桩罪”称方丈行贿地方官员;“第五桩罪”和第三桩接近,称方丈为自己和释延洁办理双户口、双身份证。

  除经济纠纷外,破坏师徒二人关系的还有释延鲁被迁单(指僧人因犯戒被摈出门)。几年前,网上流传出了释延鲁为自己孩子满月摆宴的照片。释永信得知后,劝他还俗,不要再穿僧衣示人,并从少林寺常住名单中除去了释延鲁的名字。

  至于释永信和刘立明、释延洁的关系,无论真假,都不是释延鲁举报的真正动机所在。

  释延鲁现身北京实名举报,使得师徒之间的矛盾公开并白热化。20多年前情同父子,如今已是陌路不如的仇人。在少林寺门房中的释延鲁照片,脸上被“点污”,旁批“叛徒”、“狗熊”、“坏蛋”; 而释延鲁心中的师父,则在当上方丈之后,逐渐变得“贪得无厌,好大喜功,自私自利,贪财好色,成为披着袈裟的‘魔’”。

  谁是“无缝的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佛教信奉的因果报应,在师徒二人身上也得到应验。

  当释延鲁现身北京实名举报师父之后,自己却也被徒弟举报。自称是他大弟子的释恒英,向媒体公开自己写给释延鲁的信,指出释延鲁有“不光彩的历史”,先后有两次婚姻且未向少林寺坦白。这封信,和此前“少林30僧人声明”的内容大致相符。

  在针对释延鲁的举报材料中,释延鲁被描述为“登封一霸”,他成立的少林武僧团培训基地,被指在登封违法占地、偷税漏税、涉黑滋事等。

  10月10日,署名为“孙玉婷”的人士发表网帖举报河南登封市长乔耸,称其在天中寺建设项目中涉嫌“贪污腐败”,因举报释永信而备受关注的释延鲁也牵涉其中,被指非法占地300多亩,且与登封市长有利益往来。网帖中还称,“2014年8月一个晚上,释延鲁喝多了,竟然喊市长‘干爹’。”

  于是,举报和被举报,乱成了一锅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师徒二人,谁是“无缝的蛋”呢?比如,释永信师徒食酒肉,就不仅仅是传言。在释延鲁的举报团队中,有一名僧人释延勤。2003年非典期间,他曾担任释永信的侍者,为他做饭。有一天,他端着素菜进入方丈室,却见师父桌上摆着一盘红烧肉,旁边还有一杯酒。师兄释延江还提醒他“不能老给师父吃素”。

  这位释延江,2003年4月,晨报记者曾在采访“少林功夫申遗”时与他有过接触。当时他在少林寺的角色类似于“公关”。和记者同桌吃饭,酒肉不拒。

  此外,关于释永信的负面消息,过去数年中一直不断,豪车,奢华,讲究排场,是这位“少林CEO”留给世人的第一印象。这一印象,在一定程度上抹杀了他重振少林所付出的努力,以至于提及少林,人们想到的首先是商业,然后才是禅武和佛教。

  红尘少林,恩怨情仇,世俗方丈,“不辩解脱”,释永信这次却又该如何才能“做一个了断”呢?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无相关文章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