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现象 | 学科·学界 | 文章·争鸣 | 读书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网上调查 | Blog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法制
揭纪委办案过程:过年先让双规人员吃饺子看春晚

  2016年2月23日 00:15  新京报

      “你们3个人怎么在这里玩手机?”

  “玩手机又怎么样?”

  这段对话发生在广东阳江市公安局阳东县分局红封派出所。广东纪委暗访组在春节后到此对“为官不为”进行暗访时,不仅遭对方反问,拍摄设备还被抢了。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我们准备过年过节时,纪检人员要纠正四风;假期结束我们还没缓过神来,他们已经开始查岗了;如此辛苦的他们还不时会遭遇威胁甚至人身伤害……

  从事纪检工作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

  工作开始:丛“密封信”中领取任务

  春节期间,湖南省纪委推出了一个名为《跟着纪委去暗访》的报道,披露了纪委督查纠正“四风”的一些行动画面。

  大约是在去年中秋节结束之后,湖南省纪委详细地记述了一次暗访的过程。

  清晨6点半,8名工作人员先在纪委机关门口集合,检查组组长宣布工作纪律,组员签署“保密承诺”,但当时他们仍不知当天的任务究竟是什么。

  签字完毕,一位组员拿出一个封好的信封,这是他刚从“指挥部”领到的,他当着全组队员的面拆封。随后,大家依次上车,等全体坐定、车窗关闭好,这名组员才开始宣读当天的检查对象。这一切,都是为了防止走漏风声。“今天,我们的任务就是抽查市政府、市人大机关的工作。”该组员说。

在一间办公室,纪检人员发现有人在QQ“通风报信”。在一间办公室,纪检人员发现有人在QQ“通风报信”。

  纪检人员指出这是错误行为,对其进行批评,书面登记并请当事人签字。但对方感到“这个帽子扣得有点大”,不愿在违纪材料上签字:“这不算通风报信吧?”后经过检查人员对其办公电脑的查看,发现该干部不仅涉嫌报信,还有刚一上班就与某单位的“约饭”记录——“晚上吃饭,您这边大概几个人?”“我们大概6-8个人”

  这一行为涉嫌接受公款宴请,该干部终于承认“我确实错了”。

  这一天,纪检工作人员工作了12个小时,中午谢绝了市纪委的午餐后,回到食堂吃几口剩饭,抽查完市区大酒店附近的公车后,在市区一家宾馆的大堂沙发上休息了半个小时,一直到晚上9点,回到了出发地点。

  特殊装备:2万元眼镜可录像

  除了“查岗”外,暗访“四风”也是纪检工作人员的重要任务。

  有媒体曾披露,暗访小组通常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进入餐厅查公款吃喝,等被举报人结完账,看开的发票是公家的还是私人的。暗访小组组长往往是班子成员,组员则更多地用年轻人,“年轻人认识的人少,圈子窄,社会关系也相对简单,不容易被人发现。”一位地方纪委的负责人说。

  据这位负责人透露,纪检工作人员会有特制的眼镜和包,上面有摄像机,全程记录整个暗访过程。上述负责人表示,一个眼镜在2万元以上,一个包在6万元以上,都是需要备案的物品。

  特制眼镜听起来好炫酷!让人联想到这样一个角色↓

  谈话策略:过年先让“双规”人员吃饺子

  回到正题。

  有了线索,下一步就是谈话。北京市纪检系统一位长期负责办案的工作人员曾对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的同事透露,“小人物”是突破案件的首攻对象,因为他们的问题性质往往不太严重,一般不愿也没有必要替主要人物“顶雷”。

  北京市一位区纪委办案人员曾表示,谈话对象个人情况各不相同。比如有的违纪人员夸夸其谈、虚张声势,办案人员往往“围而不攻”,根据其心态变化针对存在的违纪问题进行查问。还有的违纪人员负隅顽抗,大有“打死也不说”的架势,或者乱编一气,这时往往采取步步紧逼的策略,利用证据的威慑力和政策的感召力,促其交代问题。

  虽然查办案件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比如坚决不能用手机,切断和外界的联系,但也需要一些人情化的方法来“助攻”。

  上述区纪委办案人员告诉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的同事,2014年春节前一位干部严重违纪违法,被采取“双规”措施,办案人员让他吃上了饺子,还让他看了春晚,需要时还为其叫了外卖,感情攻势也让查办过程更顺利。

  广东省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科员陈志军曾对媒体表示,再高级的领导干部一旦接受组织调查,也会脆弱。依他的经验,是要听他们吐吐苦水,然后再向他们摆出已查明的事实、讲明政策,并对其试图掩盖的犯罪事实予以及时地揭露。

  为了突破案件,陈志军都和同事们常为了一两个小时的谈话,花上很长时间准备,比如查明被谈话人更多的违纪违法事实,对被谈话人的人生经历与性格特点进行研究等。

  身心俱疲:常面临人身安全威胁

  对谈话办案已经到了着迷的程度的陈志军,经常梦到办案的场景。他从2006年开始从事纪检工作,有时在办案点一蹲就是一年。随着反腐力度不断增大,2012年以后,他不断接案,基本都蹲在办案点,几乎无法承担家务。经他查办的落马官员有揭阳市原市委书记陈弘平,广东省财政厅原副厅长危金峰,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等。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发现,纪检人员工作除了面临巨大的挑战和压力外,还要时常遭遇威胁、甚至是人身攻击。

  听起来很酷的纪检人员,其实需要心灵的关爱

  近日,一则新闻披露,河南省平顶山新华区开发办原党组书记、主任杨河海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对纪检人员叫嚣:“现在你们查我,将来我出去一定要告你们,连你们纪委书记也一块告,我要让你们过不安生!”还有的县干部公然在纪委办案时要求其道歉,并大喊:“你们4个敢动一下,我立马就把你们一个一个从这个窗户丢下去!”

  四川省武胜县纪委书记郑机智表示,一些党员干部违纪违法问题比较严重,社会关系也比较复杂,有的勾结“黑道”,有的身居要职,有的树大根深,让办案人员既担心自己及家人安全,又深恐影响自己的发展前途。该县在查办县住建局原党组成员、总工程师唐明富受贿案时,办案人员就曾被多次威胁“没有好下场”。

  惠州市纪委课题组的一份调研报告称,问卷调查显示,35.6%的人认为纪检监察干部面临被查对象恶意攻击,造成纪检监察干部被恐吓、威胁、诬告的风险。有的被调查对象对纪检监察干部使用拉拢腐蚀招数不凑效时,便千方百计对办案人员家庭进行骚扰、恐吓、威胁,一天十几个电话,让办案人员的家属胆颤心惊,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创伤。然而纪检监察干部的家属精神、心理上受到的伤害往往被人们忽视。

  在浙江,海宁市纪委派驻信访局纪检组长在去年7月疑因抑郁跳楼自杀。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曾发文称,纪检干部不仅面临着人身危险,而且也面临着冷嘲热讽、挖苦奚落、心理失落、交往受阻等,这种心理压力要远远大于前者,其伤害会显得更为长久。特别是一线纪检干部一般要长时间、超负荷、高强度地工作,很多人长期生活在单位和家庭“两点一线”的封闭环境中。由于特殊性,纪检工作注重讲规矩、重规范,涉密事项多,纪检干部的交际圈子变得越来越小,负面情绪得不到及时缓解,心理垃圾越堆越多,长此以往,一些人感到身心疲惫。

  “谁能知道鲜花掌声背后的人生辛酸和家庭代价呢?”庄德水认为,不能只追求反腐目标,而忽视了对纪检干部的人文关怀和心理呵护。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无相关文章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