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现象 | 学科·学界 | 文章·争鸣 | 读书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网上调查 | Blog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社会·民生
农村男多女少结婚难:寡妇抢手带几个孩子无所谓

姚冬琴  2016年2月23日 00:18  《中国经济周刊》

       今年回家,赫然发现,表哥竟然成了村里的红人,因为当媒人。

  很多年了,表哥一直是村里不务正业的代表。用村里人的话说:不爱种地,好吃懒做,天天西装皮鞋,四处闲逛,你还是个农民吗?

  这些年来,表哥一直喜欢做些动动嘴皮就能赚钱的营生,其实就是中介,业务范围很广:保媒拉纤、牲口交易、大棚蔬菜二道贩子等等;甚至谁家院子里的树成材了,表哥都惦记着帮他卖个好价钱。村里人经常调侃表哥:你这么能,咋不成精呢?

  表哥很无奈地告诉我,当媒人只是他的业务之一,但现在农村男孩太多、女孩太少,大家都来找他帮忙,他就变成专职媒人了。

  据表哥说,我们村1000多口人,如今就有二三十个到了结婚年龄的男孩找不到老婆,其他村子也一样,人口越多,找不到老婆的男孩越多。最主要的原因 就是农村重男轻女的传统和B超技术的普及。农村人都要生男孩,但上个世纪90年代之前,农村人几乎不知道能做B超提前知道怀的是男孩女孩,“估计那时候B 超技术也不发达吧,反正没女孩就一直生,咱村那谁生了5个女孩才生了一个男孩的,但后来,大家都知道做B超验男女了,许多人怀了女孩就主动流产,所以就男 多女少了,现在,这些孩子都到结婚年龄了。”表哥说。

  农村女孩紧俏到什么程度?表哥说,“寡妇都成了抢手货,带几个孩子都无所谓,当然,不能是男孩。”村里一户人家的女儿29岁,去年丈夫遭遇车祸身 亡,她带着两个女儿回到娘家,附近几个村都轰动了,光找表哥请说媒的就有十几家,而且都是20出头的男孩。“以前,离婚是件丢人的事,现在,离婚妇女大家 抢着要。未婚女孩就更抢手了。谁家那个姑娘,从小就长得丑,小孩子们都不爱和她玩,现在20出头,还那么丑,但说媒的都快把她家门槛踩断了,附近村里的小 伙子三天两头过来约她吃饭,请她去城里玩,送花送东西。这姑娘也变骄傲了,经常和别人说,“烦死了,天天一堆人围着,我又不是明星。”

  面对这么大的刚需,表哥终于从“二流子”变成了“商务精英”。他本身就朋友多,再加上七八个媒人同行,表哥编织了一个覆盖附近几个县的单身信息网, 一旦谁家姑娘离婚了或想在当地找男朋友了,表哥他们都会第一时间知晓,并马上开始匹配。现在,村里人对表哥的评价是“神通广大”。

  表哥说,找他说媒,先支付100元,这是手机话费,“我要四处打电话帮他找合适的对象啊”。村里有户人家,让表哥帮他儿子介绍对象,但表示找到合适的对象后再给话费,表哥说“没问题”,但到现在也没给他儿子找。“这是生意上的规矩,哪能随意破坏!”

  男女双方见面相亲,双方父母、媒人都在,只要双方互留手机号码,双方父母要当场给每个媒人200元。相亲现场至少有两个媒人,男女双方各一个,但最多时会有五六个媒人,因为有时候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媒人也要找同行帮忙。

  相完亲后,男方请大家到饭店吃顿饭,当然要吃好的。表哥说:“我现在比乡干部过得舒服,天天好吃好喝,还不怕别人举报。”

  最后,男女双方定亲了,男女双方会给各自的媒人或媒人团队2000~4000元,金额多少主要看客户满意度。

  表哥说,媒人最喜欢挑剔的单身女孩,反正每次相亲只要双方互留手机号码自己就能赚300元钱,“邻村一个女孩在城里打过工,感觉自己像城里人似的, 但她父母不让她在外面找对象,老家的她又看不上,我半年帮她介绍了十几个,她都不满意,她父母三天两头过来求我。光她一个人,我就赚了几千块钱。”

  表哥说,因为男孩找对象越来越难,女方对嫁妆的要求也越来越高。除了“三金”、汽车,甚至县城里买套房之外,彩礼钱也越来越多:最早的时候,是1.1万,意思是“万里挑一”;后来变成2.18万,意思是“两家一起发”;现在是3.18万,“三家一起发”。

  三家?我不理解,问表哥:结婚不就男女双方吗?第三家是谁?表哥得意地笑了:“第三家就是媒人家,你现在知道媒人的地位有多高了吧。”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无相关文章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