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现象 | 学科·学界 | 文章·争鸣 | 读书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网上调查 | Blog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时政
军报评军队停止有偿服务:打仗才是主业

  2016年3月28日 07:37  京华时报

       京华时报讯 近日,中央军委印发《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工作正式启动。中央军委计划用3年左右时间,分步骤停止军队和武警部队一切有偿服务活动。对于承担国家赋予的社会保障任务,纳入军民融合发展体系。

  《通知》要求,自《通知》下发之日起,所有单位一律不得新上项目、新签合同开展对外有偿服务活动,凡已到期的对外有偿服务合同不得再续签,能够协商解除军地合同协议的项目立即停止。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主要原则和配套措施,对改革经费收支管理办法、研究建立相关岗位津贴制度、各类遗留问题处理办法等进行明确。

  《通知》强调,全面停止军队和武警部队有偿服务活动,是一项事关军队建设发展全局的重大政治任务。各级必须强化政治意识、看齐意识、号令意识,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以高度的政治自觉和强烈的责任担当,闻令而动,大事大抓,确保中央军委的决策指示落到实处。

  >>评论

  打仗是军队主业偏离会祸患无穷

  昨天,解放军报发表评论指出,军队的根本职能是打仗,偏离“主业”祸患无穷。军队吃“皇粮”,应一心谋“打赢”。讲创收、搞“副业”,无异于自毁长城。如果嘴上喊着“强军兴军”,心里想着“挣钱谋利”,心思不在“战场”在“市场”,让“副业”抢了“主业”的位置,必然心有旁骛、分心走神,使命驱动变成利益驱动的最终结果是将不能谋、兵不能战,误党误国。

  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涉及军地多方利益,涉及大量政策制度创新和复杂敏感问题的处理,组织难度大,协调困难多。各级要转变观念,彻底摒弃挣钱谋利思想,把全部心思用在能打仗、打胜仗上。综合运用行政、法律和经济手段,妥善处理各种矛盾问题。

  □历史背景

  军队医院等都是有偿服务形式

  何为军队对外有偿服务?此前,一名军内经济专家曾向京华时报记者透露,军队对外有偿服务利用军队资源保障军队服务的同时,有一些多余的资源可以给社会开放提供有偿服务,利用军队资源保障作战的情况下,适当地对社会开放,主要行业大概有十几项,最典型的是军队医院、军队院校、军队科研机构、军队仓库、码头、文艺产品。

  据了解,有偿服务是特殊历史条件下的产物。1998年军队和武警部队停止经商后,暂时保留一些领域可以开展有偿服务活动,在特定时期对锻炼技术队伍、提高平时富余资源使用效率、缓解标准经费不足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后来,一些单位有偿服务的摊子越铺越大,投入的精力越来越多,甚至出现违规运行、滋生腐败等突出问题。

  □改革进程

  全军去年起摸底有偿服务情况

  从去年开始,停止有偿服务就一直是中央军委深化改革的一项重大工作。去年4月期间,全军对外有偿服务清理摸底就已全面展开,重点查找擅自对外服务创收、扩大项目范围、乱支乱用收益等问题。军队从事对外有偿服务和创收活动的单位全部纳入清理摸底范围,全面摸清2013年以来军队对外有偿服务和开展创收单位的人员配备、服务项目、经费收支、运行管理等方面,以及存在的各类矛盾问题的底数,准确掌握全军开展对外有偿服务和创收活动的总体情况。

  同时,为方便接受部队官兵投诉举报和咨询建议,去年5月初,“全军对外有偿服务清理整顿”专题网站正式上线运行。

  习近平主席曾反复强调,有偿服务问题给军队带来的危害不容忽视。去年11月,习近平在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宣布“下决心全面停止军队有偿服务”。

  □专家解读

  把更多精力集中到打仗上

  国防大学军队政治工作教研室公方彬指出,此次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启动是要让军队更加纯洁,把精气神集中到打仗上来,需要官兵达到心无旁骛的境界。

  军队提供有偿服务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改革开放后,为弥补国防经费不足的问题,军队自谋出路参与经商。

  从军队建设方向讲,大国军队都没有“经营”一说,这方面应该明细分隔。因此解决问题要着眼于军队主要任务是训练打仗,不能过多介入社会经济方面,容易影响军队形象和性质宗旨。军队历来是不应该有自己利益的,军队一切为了人民,介入经济活动必然会扯进一些经济纠纷,并带来不良社会影响。

  国防经费不是军队自己产生的,属于国家财政支出。如果军队建设部门再反过来在社会上挣钱,进行社会保障服务,便会与国防经费科学使用存在矛盾,哪怕军队的服务设施是对老百姓无偿服务,那也不是军队应该做的事,而是国家总体层面应该考虑的。何况参与经济活动容易导致腐败,此前的反腐案例就涉及房地产等问题,要切断有偿服务,保证军队纯洁战斗力才会越强。

  军队医院或大量转移地方

  公方彬表示,将社会保障服务纳入军民融合体系,是为了着眼于效力和效益,讲究科学规律,既益军又益民。比如军队医院,既是社会的也是国防的,国防也需要纳入社会,起到一个良性互动。这次改革可能涉及到军队医院大量转移地方的问题,如果医疗行业不向社会服务,病人只能大批向地方转移,医院应开通军人服务窗口,把军人当做重要服务对象。由于社会医疗资源不够,假如转到地方,既要解决军人就医问题,同时,又不能闲置,以军民融合思维来对待,这一切问题就化解了。但是,要解决切断有偿服务带来的后续问题,需要考虑依法使用政策来调整这些历史遗留问题。

  公方彬认为,有偿服务单位在工作之外会有一些奖惩制度,涉及奖金。没有有偿服务后,有些领域的福利会大幅度缩减,可能涉及人才流失问题。但是,军人没有灰色地带,也没有超支部分,考虑到军人特殊行业,应该会在工资待遇增加的同时,取消一些单位的福利,这些需要军人从观念上改变,也需要政策考量平衡,在推进过程中进行完善。

  军队不应该与人民争利益

  计划3年时间解决与整个军队深化改革时间周期相吻合。公方彬表示,所有的改革都会涉及利益,利益有其根本性,难度必然大,相关改革涉及行业规范、体制机制调整、具体裁减什么等问题,这些系统工程会很难,在解决的过程中需要进行全局考量。整个周期重点需要在制度设计上发力,有了顶层设计、思路、目标和标准,具体怎么落实,这方面还需要拿出最科学的规划来。

  军队改革是需要人人参与的,取消全面有偿服务作为整个改革组成部分,主要涉及服务行业,除了医疗行业和科研院所等,还涉及军营周围房屋出租的问题。总体来讲牵涉面也不小,牵扯更多的是单位性和某些行业性的问题,而指挥院校涉及会较小。

  公方彬表示,全军官兵特别是领导机关从思想上要转到习近平的治军方略上来,利益损失固然会有,也需要付出一定代价,但从军队长期发展来讲是利大于弊。军队不应该是与人民争利益的军队,应该是无私奉献的军队,集中打仗的军队。这样来说,一切矛盾都应该克服,也是完全能够克服的。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无相关文章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