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现象 | 学科·学界 | 文章·争鸣 | 读书 | 文献服务 | 数据服务 | 中心网刊 | 网上调查 | Blog | 社会论坛
  当前位置:社会学人类学中国网 >> 社会现象 >> 焦点评论
真功夫长期内斗致估值缩水过半 品牌价值受影响

  2016年8月3日 00:35  法制周末

       身陷囹圄的真功夫原董事长蔡达标曾就“2013年潘宇海召开董事会议事,并在该董事会上当选董事长”一事不合规定提起诉讼。7月20日,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撤销该董事会决议。

  宣判后,真功夫公司表示对判决结果不服,将考虑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而在这份董事会决议有效的前提下,真功夫已经运转了两年,家族内部的诉讼已经高达几十起。同时,一审胜诉的蔡达标的股权正面临被拍卖的情况,新旧管理者的命运是否还有翻盘的可能性只是外界的关注点之一。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内斗之中,真功夫的估值也从巅峰时期的33亿元缩水到不足16亿元(司法拍卖估值折算)。真功夫快餐本来可以成为更大的‘民族英雄’,发展得更快更好,也可以像王老吉加多宝一样超越洋品牌。可惜几年来一直内部斗争、固步自封,反而加大了与洋快餐的差距。”食品饮料战略定位专家徐雄俊对法治周末记者说道。

  囹圄内外争夺“董事长”

  “这场漫长的家族股权争夺战正是中国家族式企业经营痛点的缩影之一。”徐雄俊说道。

  真功夫公司于2007年7月19日依法登记成立,投资人(股东)包括蔡达标、潘宇海、双种子公司、润海公司和中山联动公司,成立时的法定代表人为蔡达标。

  从法院认定各自占股来看,蔡达标持有真功夫公司的股权为:直接持有41.74%,通过双种子公司间接持有5.26%、通过中山联动间接持有3%,直接加间接合计持股50%。潘云海直接持股41.74%,通过双种子公司间接持股5.26%,合计持股47%。

  据媒体报道,2007年真功夫公司引进风险投资,为进行股份制改造和上市做准备。蔡借机以“去家族化”为名,逐渐排挤潘系人马。然而,随着家族内斗逐渐加深,真功夫上市也以失败告终。

  2011年,在应股东要求履行公司知情权而启动司法审计之后,蔡达标及真功夫部分高管因涉嫌经济犯罪被警方羁押,无法行使股东权利。

  蔡达标方面表示,其已根据公司章程委任妹妹蔡春红替其担任公司董事、董事长、代表其行驶大股东权利。但公司不承认对蔡春红的委任。  2013年12月9日,真功夫公司召开2013年度第二次临时董事会会议,会前,真功夫公司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向蔡达标身份证地址邮寄送达会议通知及会议提案。但会议召开当日,5名董事当中的黄健伟、蔡达标均未到会,也未派代表参加,他们两人的董事权利由会议主持人潘宇海代为行使。

  此次董事会全票表决通过了包括修改公司章程和选举潘宇海为公司董事长等六项议案。同月底,经真功夫公司申请,东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依法核准变更真功夫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潘宇海。

  2013年12月12日,广州市天河区法院一审认定蔡达标职务侵占1515万元,挪用资金1800万元,数罪并罚,判其有期徒刑14年。2014年6月6日,广州市中院对蔡达标职务侵占一案作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   2014年2月7日,仍身陷囹圄的蔡达标委托律师,以前述董事会会议的召集程序、表决方式及董事会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为由向天河区法院起诉,要求撤销该次董事会通过的董事会决议。

  会议通知未被“适当发出”

  事实上,在蔡达标已经被羁押的情况下,此次董事会的会议通知被递送到了蔡达标在公司章程中登记的地址(身份证住址),真功夫公司称无法直接与蔡达标联系,也没有义务向其他地址送达会议通知。

  对于这样一份董事会决议是否可撤销的争议焦点也就集中在了真功夫公司董事会向蔡达标送达临时董事会会议通知及提案的行为是否符合公司章程的约定。

  天河区法院一审审理后认为,根据真功夫章程的相应规定,真功夫在向各董事发出董事会会议通知及提案时应符合“适当发出”的要求,然而章程中对“适当发出”的标准并未明确约定,应按通常理解进行。

  潘宇海方面为此提出,公司各出资方曾在《合资经营合同中》对此作出相关约定,应以此为准。但是法院最终认定该合同不能作为法定依据,所以其中的约定不能作为本案的审查对象。

  对此,一审法院认为,会议召开期间,蔡达标因涉嫌犯罪被羁押,作为与刑事案件密切相关的一方,真功夫公司完全能够通过合理途径获知蔡达标的联系方式,因此该公司以不清楚蔡达标羁押地且联系存在法律障碍为由称无法联系其本人,理由不成立。

  对于真功夫公司提出有关因蔡达标构成犯罪,已不具备董事资格,法院认为,当时有关蔡达标的一审刑事判决书尚未依法作出,尚不能认定其已构成犯罪。就此,法院认为,真功夫公司送达行为明显存在瑕疵,认定与公司章程中有关“适当发出”的约定不符。

  基于上述分析,法院认为,真功夫公司董事会在向蔡达标送达2013年度第二次临时董事会会议通知及提案的过程中,未能合理保障蔡达标就该次会议所享有的基本权利,该送达行为明显存在瑕疵,应认定与章程中有关“适当发出”的约定不符。故蔡达标以真功夫公司董事会召集程序违反公司章程为由要求撤销2013年度第二次临时董事会会议决议合法有据,应予支持,并判决撤销真功夫公司董事会于2013年12月9日作出的《2013年度真功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第二次临时董事会会议决议》。

  品牌价值受影响

  一审宣判之后,双方都接连作出声明。

  对此,真功夫公司方面的公开解释是,现在一审判决只认为董事会的召开程序存在问题,对董事会的决议内容并没有认定无效。“法院的该判决书只是说该次的董事会召开程序存在问题,应当重开,并未否认公司创始人潘宇海担任的董事长职务。”

  而身在狱中的蔡达标本人随后也通过其妹妹蔡春红发表声明,列举多项自其陷入刑事案件以来被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非法罢免并变更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等,并质疑潘宇海代表他(蔡达标)支持自己(潘宇海)。

  仍在上诉期的一审判决尚未生效,然而悬而未决的不仅仅是这一案件,还有一系列的相关案件以及真功夫的品牌命运。

  由真功夫股权之争所衍生的名誉权之争也由此有了新的动向。《真功夫你不要学》的作者许丹及出版社经济日报出版社已被真功夫在多地诉上法院,许丹的代理律师向记者介绍,已经就此撤销董事会的一审判决向法院提出中止名誉权侵权案件的审理。

  另一方面,蔡达标持有的真功夫公司股权全部处于法院查封状态。由于要偿还债务,早在2015年末,蔡达标持有的14%真功夫公司股权作价2.18亿元,在广州产权交易所拍卖。尽管真功夫的门店已经由2010年的380家增长至600余家,但在企业估值缩水以及内斗不断的消息中,拍卖以流拍告终。

  食品饮料行业观察员马磊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期的内耗肯定会影响到企业的经营与品牌建设,尤其这两年是国产快餐品牌的快速上升期,消费者的需求也有所升级,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真功夫开店600家,年销售额30亿元左右。而像老乡鸡快餐这样的后起之秀也有400多家店,年销售额达到10多亿元。但总体上,本土快餐品牌与麦当劳肯德基之类的洋快餐差距还非常大,任重而道远。”徐雄俊说道。

发表评论】【字体: 】【打印】【关闭

附 件:


  相关新闻
无相关文章


  站内搜索